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春色  »   我与大蛮牛的性福生活


我与大蛮牛的性福生活




  我叫何幽兰,今年三十岁,在一家大型的公司任职,月薪有三万,平时工作
也不算很累。

  在大学的时候,我交了一个男友,他很好看,在我的回忆中,他仿佛在芸芸
同学中间闪着光芒。

  后来,事实证明人只看外表是不行的。

  结婚以后,他作为一个男人,居然不出去工作,天天在家里呆着,一天一天
地说着「明天一定去」,最后一事无成。

  后来我也想开了,我现在月薪不少,父母前几年过世,也不用赡养老人,过
日子完全够了,每天回家能看到心爱的人,也是一种幸福。

  二十八岁的时候,我们决定要一个孩子,但是怎样也怀不上,检查后才发现
我患了不孕症,生不出孩子。

  这简直是晴天霹雳,他不能忍受自己将要绝后的事,成天郁郁寡欢,经常跟
我争吵。

  我一开始还能跟他好好说话,时间久了,我不堪忍受,也开始不耐烦起来。

  再后来,我无意中发现他居然带女人回家睡觉!

  终于,我决定跟他离婚。

  反正我父母都不在了。不用顾虑太多。

  他很轻易地同意了。

  近十年的感情,一夜之间,烟消云散。

  他走后,我也曾在空荡荡的屋子里哭过,十八到二十八,一个女人最美好的
时间我都给了他,最后却是这样的结果。

  
  不过日子总是要过,我最终还是缓了过来,我发现我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爱他
一个吃软饭的男人,怎么会有吸引人的魅力。

  一个人过日子,时间多了很多。

  平时在家上上网,周末的时候去健身房锻炼锻炼身体,饥渴了就自己用按摩
棒解决,也挺好的。

  除了偶尔会有点孤独,别的,一切都好。

  两年之后,我以后我以后就会这样下去,直到有一天……

  「进来吧,我一个人住,这鞋是全新的。」我一边说着,一边从鞋柜里拿出
一双大号的拖鞋,放在门口。

  门口站着一个大汉,他有些不好意思地笑笑,然后脱下皮鞋,露出里面干净
的灰色袜子。很难想象,想他这样的糙汉子,居然是个很爱干净的人。

  他叫牛雄,是我在健身馆里认识的人。

  他在健身馆很引人注目,因为他实在太壮了,几乎有两个人那么宽,皮肤黝
黑,浑身都是怒龙般虬结的肌肉块,手臂之粗壮,简直就是在对「胳膊拧不过大
腿」这句话的嘲笑。

  胸肌像是两块厚实的「坦克装甲板,边缘是暴凸的肌肉纤维,提醒着人们这
是鲜活的肉筋,六块腹肌棱角分明,胯下鼓鼓囊囊一大坨,不知里面装着多大的
货。

  两条腿如同两根顶着房梁的肉柱子,肉柱上是大块大块的肌肉,小腿上的腱
子肉几乎比一般人的大腿都粗。

  我所在的健身馆一般都是些跟我一样的白领,而他应该去拿健美冠军才是。

  一来我对他有些好奇,二来我平时也有些孤单,而他强壮的身体也让我心跳
加速,毕竟正是三十如狼的年纪,所以我就跟他攀谈了起来。

  事实上,我并不介意和他发生些什么。

  一来二去,聊了几次,熟悉了之后,我知道了他叫牛雄,一个烂俗甚至是难
听是名字。

  知道他今年三十二岁,让我惊奇的是,他居然这个年纪了还没结婚,当我问
及原因的时候,他憨憨地笑笑,含糊过去。当

  然,我也跟他说了一些我的事情,比如说我跟我前夫的事。

  今天,我说请牛雄来我家里吃顿饭,他有点心领神会的意思,想了想,还是
答应了。

  穿好拖鞋,牛雄走进客厅里,四处看了看,说:「平时都是一个人过吗。

  「是啊。一个人呆久了,有时候会有些孤独感。」我给他倒了杯水,放在茶
几上。

  我们坐了下来。

  牛雄有些感慨,「始终还是有个家好,我也是一个人惯了,中间的滋味我也
知道点。」

  「知道苦还不找个老婆?」我取笑他。

  他也笑道:「你不也是一个人吗,三十多岁的单身,总是有点理由的。

  又聊了几句,我站起身来,说:「想看电视就看,电脑在我卧室里,想玩就
进去玩,我现在去做饭。呵呵,不用太客气,也没别人,当自己家就好了。」

  他应了一声。

  我炒了几个小菜,烧了点红烧肉,然后吃了一顿久违的双人餐。

  期间我问牛雄用不用喝点酒,他说他不抽烟不喝酒,这倒是让我非常惊讶,
不抽烟的男人已经很少见了,不喝酒的更是几乎没有,我本来以为他会来上半斤
呢。

  一边聊天一边吃饭,我注意到牛雄是不是伸手去抹头上的汗,现在正是夏天,
只不过还没到最热的时候。

  我一个女人倒是不觉得,看他似乎有些热了,便说:「热的话,就把,衣服
脱了吧,家里空调坏了,我也没修。

  牛雄笑了笑,说:「没关系的,我是热体质的人,平时就热习惯了。再说,
毕竟在别人家里,我就穿了一件,光膀子不太好。」

  牛雄一直没跟我说过他工作的事,我也一直以为他是一个粗人,想不到还挺
知节的。'

  我噗嗤一笑,「还害羞呢,健身馆里那么多人你还不是脱了?」

  牛雄嘿嘿笑道:「不一样的。

  我伸手在他胳膊上摸了一下,汗津津的,「我们认识也有几个月了,你也别
把我当外人,你看你都热成什么样了。反正你不穿衣服的样子我见多了。」说着,
我自己也笑了起来。

  牛雄确实也热,听我这么说了,犹豫了一下,还是把衣服脱了下来。露出了
里面一身的腱子肉。

  我仿佛能感到一股雄性的气息扑面而来,忍不住心跳加速,轻轻吸了一口气。

  他脱了衣服,舒服了很多,又大口大口吃起来,而我确已经没什么胃口了,
我上面的嘴已经不饿了,我下面的嘴却开始饥渴了起来,我的眼睛不住地在牛雄
身上游弋,想象着他压在我身上的感觉,下身一股液体涌出,打湿了内裤。

  「怎么了?」牛雄发现我没怎么吃饭,问道:「没胃口?」

  「啊……没什么,想起我已经很久没这么跟人一起吃饭了。」我连忙说。

  「哼!你那个男人,真不是东西。」牛雄有些忿忿道:「幽兰你别生气,我
实话实说,哪有女人赚钱养家,男人什么事都不管的道理?再说了,就算你生不
出孩子,十年的夫妻情分他也不讲了?」

  「不说他了。」我岔开话题,「你怎么这么壮啊。」

  「天生的。」牛雄瞥了我一眼,说。

  「天生的?」我有些吃惊,又有些嫉妒。

  他过了一会,才笑道:「骗你的,怎么可能是天生的。不过我确实天分就比
较好,后天练得也勤快。你说你,三十岁的人了,跟小女孩一样好骗。

  我没想到牛雄看上去憨厚老实,居然被他捉弄了,一时有些脸红。

  牛雄不等我有时间尴尬,把一直粗壮的胳膊伸到我面前,「捏捏看?」

  我轻轻掐住他小臂上一块肌肉,完全掐不动,我使了使劲,感觉跟石头一样,
他放松下来之后,肌肉便不再那么硬,而是厚实而又有弹性。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他的身体好像很热。

  「练了多久啊。」

  「十多年了。我以前是个胖子,后来下决心减肥,一减就停不下来,十多年
过后,就这样了。」

  「减肥减十多年,你也算是厉害了。」我取笑道。

  「问题是我以前最重的时候也没上两百斤,减肥十多年,你猜我现在多重?
两百一十斤!」

  「都快有两个我这么重了,不过现在是肌肉,跟以前肯定不一样的。」我捏
着他胳膊上的肌肉,爱不释手,牛雄也不吃饭了,气氛有些微妙。

  我也开始热了。

  「我也有点热,去换个衣服。」我说了一声,然后进了卧室。

  我脱光了衣服,赤裸着站在大镜子前,心里仿佛有一团火在燃烧。

  我看着自己的身体,这是一具很诱人的肉体,胸前是两团肥硕的大奶子,柔
软而又坚挺。

  43E 的尺寸足以让任何人满意,乳头比较大,但是乳晕很小,腰腹得益于我
经「常的锻炼,平坦光滑,没有一丝赘肉。

  屁股白嫩饱满,如同熟透了的水蜜桃,大阴唇肥的流油,小阴唇有些长,皱
褶很多。

  只是阴部阴毛太浓密了点,阴唇也比较黑,这是我唯一比较遗憾的地方。

  除此之外,都很完美。没有男人能拒绝这样的肉体的。

  我又穿上已经完全湿透了的内裤,没带胸罩,仔细挑选了一件白色睡裙。

  镜子里,透过白色的睡裙,可以隐隐约约看到里面黑色的乳头和内裤。

  现在的我,就像是一个勾引野男人的荡妇,不过我本来就准备这么做。

  我也许不是一个淫荡的女人,但我是一个欲望无比旺盛的女人,每天早晚我
都要自慰有时候甚至一天三次!

  而前几天,正好是我的月经期,借着月经期,我已经禁欲整整一周了!

  就是为了今天,我能在欲望的控制下,成为一个荡妇。

  走出卧室,牛雄瞪大了眼睛,吃惊地看着我。

  「怎么了,我一个女人,总不能也光着上身吧。」我说。

  「幽兰,你前夫真是……」牛雄说

  「不是说好了不说他了吗。」我冲他翻了翻白眼。

  「我还有些热。」牛雄忽然又说。

  「热?热你就继续脱呗。」我故意装作随意地说。

  他上衣已经脱了,现在只有一条短裤。

  他也不废话,脱掉了短裤,露出健壮的大腿,他穿的是子弹型的内裤。内裤
胀得满满的,就像是塞了一个装满了水的气球在里面。

  我的目光直直地盯着他的胯下,这样很有损形象,但我已经控制不住自己了。

  我看得出来他还没硬。

  没硬就这么大!要是被他压在身下,用那大鸡吧狠狠地日进我的肉穴……

  一股热流涌向下身,我的双腿一软,几乎要高潮了。

  牛雄伸手扶住我,「怎么了?突然头晕了?」

  他不是在取笑我,我能听出他话里的关切之意,这让我不由得心里一暖。

  但是我欲望已经充满了我的头脑,我全身的血液都集中在了卵巢、子宫、淫
穴……

  我久旷的身体渴望着交配,渴望着雄性的肉棒,渴望着男人的精液。

  现在我只有一个念头——让牛雄操我,狠狠地操我,然后把浓浓的精液射在
我的身体里!

  「腿软了。」我顺势坐在牛雄的大腿上。

  他的大腿几乎有我的腰那么粗,我的双腿得分很开才能坐下去。

  我的阴户紧紧贴在他的大腿上,他肯定能察觉到,我的内裤全湿了。

  牛雄也完全明白了现在的状况,他双手一拉,我刚穿上身没多久的裙子就被
扔了出去,身上只剩下一条内裤,两只肥硕的大奶暴露在空气中,乳头已经硬挺
起来。

  我对自己的乳房比对我拥有的任何东西都自豪和自信,无论是在公共浴室还
是在A 片里,我没有见过任何一个乳房比我的更好的女人。

  43E 的尺寸已经足以压倒大部分人,更难得的是,它们并没有因为巨大而下
垂,依然骄傲地挺立在我的胸口。

  它们也是完全真实的,软嫩的手感跟硅胶假胸不可同日而语。

  牛雄的反应完全应征了我的自信,他的表情写满了惊喜。

  我晃了晃身子,两只肥硕的奶子泛起一股肉浪。

  牛雄受不了了,低吼一声,大口一张,把我半拉子奶子吃进嘴里去。我发出
一声满足的低吟,双手在牛雄宽口厚实的背上抚摸,细细感受着一块一块充满弹
力的肌肉。

  牛雄贪婪无比,大口大口吮吸着,想要把我的奶子整个吃进去。

  我扭动屁股,用自己的阴户磨蹭着牛雄的大牛腿。

  「操你妈!」牛雄忽然吐出我的奶子,怒吼了一声,然后把我打横抱起。

  我一手往他胯下伸过去,摸到了梦寐以求的大鸡吧。

  这?难道是我太久没摸,手感找不到了?

  这也太大了吧!我真的摸得是一个男人的鸡巴,而不是他的手臂?

  牛雄迈开步子,几步走进卧室,把我粗暴地扔在床上。

  我迷醉地看着牛雄,他喘着粗气,脖子上肉筋浮现,因为天热而出的一身汗,
让他黝黑的肌肤泛着油亮的光,大鸡吧把弹性极好的内裤顶出一个高高的帐篷。

  「别操我妈,操我。」我捏着自己的肥奶,淫声说道。

  牛雄纵身一扑,压在我的身上,两百多斤的体重把我深深压紧了床里,他大
块厚实的胸肌碾压着我肥白柔嫩的奶子,某个灼热的硬物顶在我的肉穴外面。

  我的肉体上有些微的痛苦,但我的精神上无比地幸福,我甚至希望他永远这
么压着我,把我压死,把我压成肉酱!

  他把我压在床上,碾了几下,撑起身来。

  我得以喘息,发出一声长长的呻吟。

  我知道男女在上床的时候,不需要装矜持,也不需要隐瞒自己的欲望和想法,
毕竟对方可以说是自己最亲密的人。

  事实上,放得更开一些,双方都会玩得更爽一些。

  今天我也没有矜持的打算,我早已决定要将压抑了一周的性欲完全释放出来,
彻底做一回荡妇。

  我摸着牛雄的胸肌,指甲轻轻挂过边缘凸起的肌肉纤维,挑逗着黑色的乳头。

  牛雄也完全放开了,一改刚才的文雅,化身嗜血的猛兽。

  他一手扶住我的腰,另一只手抓着我完全湿透的内裤,「嘿!」他手臂上的
肌肉小山般隆起,用力一拉,价格不菲的内裤被生生拉断,破布被他扔到了床下。

  我两腿间的阴户和浓密的阴毛暴露在这个男人的眼前,那里,一片泥泞。

  牛雄一手使劲揉捏着我的肥奶,即使是以他的大手,也只能覆盖我一半奶子,
他大力捏弄着,给我带来一波波微痛的快感。

  另一只手摸向我的淫穴,拨弄着我;的阴唇和已经凸出来的阴蒂。我不知羞
耻地把双腿大大分开,方便他玩弄,双手,则捏弄自己的奶子。

  「操,骚货,这么多水。」我的淫穴里,淫水泊泊流出,没多久就把牛雄的
手弄湿了,他喝骂道。

  我淫笑着说:「水不多,你的大鸡吧不是日不进去?」

  牛雄不说话,食指和中指并在一起,往我的肉穴里钻去。

  我又长叹一声,同样是两根手指,自己的和男人的怎么差别就这么大。

  牛雄的手指挤开我的肉穴,四处抠挖了几下,然后轻车熟路找到了我的G 点,
我闭上眼睛,细细体会着。

  牛雄绝对不知道玩过多少女人了,他的手法很娴熟,动作也很快,我的快感
一波波袭来。

  但是,不够,我要大鸡吧,明明有一根粗壮的大鸡吧在我身边,我干嘛还用
手指。

  我推开牛雄的手,爬了起来,他很快明白了我的意思,仰躺在床上。

  我跪伏在牛雄双腿间,面对着他的胯下,隐隐闻到一股异味,这味道让我的!

  心跳更快了。我迫不及待地趴下他的内裤。

  一根巨大的肉筋怒龙出海一般弹在我的脸上,同时,一股浓重的味道扑鼻而
来。

  这股味道怎么说呢,你可以说是臭的,没有任何问题,但是我竟是如此喜欢。

  这是牛雄胯下鸡巴的味道,是男性荷尔蒙的味道,是「性」味,这股味道仿
佛有着催情的作用,我实在太喜欢这股味道了。

  然后是他的鸡巴。这是怎样的一根鸡巴啊!

  我一直以为欧美A 片里的黑鬼的鸡巴就是人类的极限了,而牛雄的鸡巴则推
翻了我的认知,比我的手臂还长,比我的手臂还粗,上面爬满了弯弯曲曲,筷子
粗细的血管,通体乌黑发亮,暗紫色的龟头比鸭蛋还大上不少。

  这才是真正的「第三条腿」!

  我喜欢这跟鸡巴,我想要这鸡巴每天都塞满我的淫穴,我想要割下来,永远
揣在怀里,走到哪带到哪!

  「怎么这么大啊。」我有些惊奇。

  「怎么样,喜不喜欢。」牛雄晃腰,用鸡巴抽着我的脸。

  「喜欢,喜欢,爱死大鸡吧了。」我抓住大鸡吧,毫不犹豫地舔了上去。

  可惜舌头的灵敏度没有鼻子高,只能尝出一股淡淡的咸味,没有那股腥骚的
味。

  我一手按摩他拳头大小的卵蛋,一手扶着他的大鸡吧,舌头舔着龟头以及鸡
巴上扭曲的血管。

  舔了一会,我站起来,把他灼热的牛鸡吧按在我的淫穴外面过了几圈。

  我的淫穴一直就很爱出水,就这么一会儿都跟尿床了似的,弄湿了一大片床
单,牛雄的鸡巴这么大,在我的肉穴外面滚了一圈就湿透了,跟从水里捞的出来
一样。

  我又趴伏下来,双手捏着肥奶,把粗黑的鸡巴夹在中间,给牛雄乳交起来。
白嫩的乳肉夹着黑硬的鸡巴,借着淫水的润滑,上下滑动。

  「爽吗?」我问道。

  「爽,真他妈的爽。」牛雄回答道。

  我看着眼前窜动的龟头,心痒难耐。

  我舔了几下,把龟头添得全是亮晶晶的口水,长大了嘴,含进了嘴里。

  巨大的龟头把我的嘴塞得满满的,我用舌头在龟头上画着圈,环绕他的冠状
沟,一边继续用我的肥奶夹着他的大鸡吧使劲挤压着上下滑动。

  「爽,真爽。」牛雄轻轻挺腰,把鸡巴往我喉咙里顶。

  我想把这根大鸡吧吃更多到嘴里去。

  我以前也帮我前夫做过深喉,但是这样的巨物,还是第一次。

  牛雄的鸡巴太大了,我努力吞咽着,但还是有些恶心的感觉。

  牛雄说:「行了行了,我这东西太大了。」

  我不理他,又吞一口,我感觉大鸡吧的龟头好像已经到我喉咙里,再进不去
了,我强忍着想吐的感觉,含着鸡巴,食道本能地蠕动着想排除异物。

  这蠕动无疑让牛雄很爽,他不时握紧拳头又松开,身上肌肉一跳一跳的,出
了一身汗。

  一边含弄鸡巴,一边摸着牛雄的腱子肉,弄了十来分钟,我的逼痒得不行了,
骚水已经流了半床,嘴也有些累了,于是把大鸡吧吐了出来,大鸡吧上全是我的
口水。

  牛雄不待我说话,爬起来,把我按倒在床上。

  我顺势淫荡地分开双腿,把微!微蠕动着的淫荡肉穴暴露在他眼前。

  「别急,看老子不干死你。」牛雄说着,挺动腰身,把鸡巴顶在我的淫穴外
面。

  我撑起身子,看着我两的交合处,有了对比,才知道大小,牛雄的龟头几乎
把我整个阴户都覆盖住了,我不得不得怀疑这样的驴货能不能进到我的身体里,
不会裂开吧。

  牛雄用龟头抵着我的阴户,大力磨蹭着。

  「说,你是什么玩意。」

  「我是骚逼……是欠干的骚货。」一边有些害怕,一边又有些期待,我颤声
回答。

  牛雄鸡巴上的青筋似乎是跳动了一下。

  他往肉穴里挺近了一点。一个灼热坚硬的东西挤开了我的阴唇。

  「大鸡吧操你愿不愿意?」

  「愿意。」

   一阵轻微的疼痛,然后我淫穴里的淫肉接触到了更多的鸡巴。

  「大鸡吧该怎么操你?」

  「大鸡吧……想怎么操就怎么操!」我说出我内心真实的想法。

  牛雄继续使劲,疼痛让我有些受不了了,面上也露出一些不适地神色。

  牛雄把鸡巴抽出去,又插进来,用半截龟头操着我,我渐渐适应,开始渴望
更多的鸡巴。

  牛雄又抽插了几下,就现在我快要忍不住自己来的时候,他伸手摸向我的大
腿,摸了一手的淫水,牛雄吃了一惊,低头看去,两条大腿都被骚水弄湿了,亮
晶晶的一片。

  「你这骚逼,水也太多了。」牛雄这才注意到,床单被打湿了一半了。

  「骚逼水多,才经得住操。」我继续说着作践自己的淫荡话。

  他忽然用力把半截龟头顶住我的肉穴,压在我身上,两百多斤的身体压了下
来。

  同时,他那手臂般的粗大鸡巴也坚定缓慢地往我淫穴里前进。

  我半张着嘴,嗅着牛雄身上的雄性气息,淫穴感受着被粗大鸡巴入侵的痛苦
和快感。

  到头了,到头了!我能感到大鸡吧顶到了我的宫颈,我不知道牛雄的大鸡吧
进去了多少,但可以肯定的是,绝对没完。

  我不知道牛雄有没有察觉到,我也没有提醒他,我想要被尽情地狂操,想要
牛雄把他的一身蛮力全用在我身上,把他的兽欲全宣泄在我的淫穴里。

  牛雄的鸡巴又进来了一些,把我的宫颈往我的肚子里也顶了一些,然后不动
我长处一口气。

  我的肉穴无比充实,一根巨物正塞在里面,我的淫肉正贪婪地紧紧贴着鸡巴
牛雄大手使劲揉捏我的肥奶子,猛力抽动,快感一波波袭来。

  「我的逼……舒服吗。」我双手见缝插针地抚摸牛雄厚实的胸肌。

  「舒服。」牛雄喘着粗气,大鸡吧一下下打夯似的日着我的逼。

  「紧吗……」

  「不紧。」

  牛雄居然说我不紧,可气坏我了,这大概跟男人被说「家伙很小」差不多?

  我下身使劲,夹着他的鸡巴,「不紧……你……日进来都这么费劲?」

  被我这么一夹,牛雄浑身肌肉绷紧跟石头一样,力气又大了些,「日得进去
的逼就不紧,我遇见过几个小姑娘,怎么都日不进去。最后还不是看着鸡巴流眼
泪。」

  「啊……啊……」牛雄说得很好笑,但是我全部精神都集中在了肉穴里,肉
穴里的淫肉一阵痉挛。

  我高潮了!

  「啊……大鸡吧……操得我好爽……」我胡言乱语着。

  在我高潮的时候,牛雄闷哼一声,发狂一般狂操着我。

  鸡巴一下下顶到我的肉穴最深处,又全部拔出去,再狠插进来。

  「骚货,看我不日得你叫爹!」不知什么时候,他手臂般的鸡巴已经全部日
进了我的淫穴,随着牛雄的操动,蛋蛋啪啪啪地拍打着我的阴户。

  在高潮的时候,被这样狠操,我以前哪里受过,几乎是在第一个高潮刚刚平
息下去的瞬间,我就到了第二个高潮!

  「啊……大蛮牛……你操死我了……继续……使劲……操死我!把我干死!」
我疯狂嘶吼着。

  连番高潮和快感,我的肉穴里淫水源源不断流出,随着牛雄的操弄发出「咕
滋咕滋」的水声。

  每次鸡巴抽出去,都会有一股淫水跟着涌出。

  「喜不喜欢老子的大鸡吧?」

  「喜欢……爱死了……」

  「操!你个骚逼。」牛雄把我的双腿架在他的腰上,双手把着我的大腿,他
的鸡巴向前撞的时候,双手还把我往他那里拉,每一下他的龟头都狠狠撞在我的
花心。

  这下可要了我的亲命了,「太有劲了……大鸡吧……爽死贱货了……」

  「叫不叫爹?」

  「儿子!」

  牛雄忽然静默了一下,他把我的两条大腿往上折,然后压在我的身体旁边,
这样我的肉穴就凸了出来。

  这样的姿势,正是他最好使劲也最容易操的姿势。

  「叫不叫爹?」牛雄瞪着我问。他浑身冒着淡淡的热气,肌肉一跳一跳的,
上面青筋暴露。

  我有些害怕,但不知怎的,我却说:「儿……子。」

  这下可捅了马蜂窝了!

  牛雄的腰高高抬起,把鸡巴从我身体里拔出去,然后再把鸡巴狠狠凿进我的,
肉穴里!耻骨和耻骨相撞,发出低沉的闷响。

  他一定用了全力!我的肉穴像是被公牛撞了一下,又像是被人狠狠打了一拳,
眼前一黑,剧烈的快感让我几乎断了气。

  还没回过神来,下体却忽然空虚了,然后又是一次剧烈的冲击。

  牛雄也不说话了,疯了一般开始操我。

  大鸡吧每次连根拔出,然后狠砸下来,在我水汪汪的肉穴里溅起一片水花,
淫水甚至都溅到我的脸上了。「啊……啊……啊……」大鸡吧每次抽插,都让我。

  抽搐一下,发出一声短促的淫叫。

  「大蛮牛……大骚马……操得我好爽。」淫穴里又酸又麻又胀,在牛雄的爆
操下,我很快就到了高潮,阴道里的淫肉痉挛着。

  我本能地想抱着他,但是我的手脚都被牛雄死死压住,一动都不能动。

  就这样,我就以这样双腿大开,肉穴高凸,一动不能动的姿势,被牛雄这个
一身腱子肉的壮汉手臂粗细的大鸡吧爆操着。

  我的淫水一点不见少,但是淫穴里被操成了一肉穴的白沫。

  大鸡吧偶尔插歪,戳在我的腿上和肚子上,牛雄也毫不介意,坚硬的鸡巴随
意调了个角度,就又插了进来,把我的穴肉带出去,又塞进来。

  不知道被操了多久,我高潮了十几次,已经有点受不了了,连忙告饶:……
蛮牛……壮汉子……骚货不行了……骚逼快被你操烂了……「我虽然每天都自慰
好几次,但连着高潮十几次以前还真的没试过。

  牛雄认识沉默着操着我。

  我知道他想听什么,但我心里不知怎么就是不想说。

  我使出最后的力气,用力夹紧肉穴,又一次高潮之后,我快撑不住了,准备
放弃抵抗,随牛雄发泄。这时他的动作突然变了,不再全部抽出,而是快速抽送。

  我知道他快到了,更加用力的夹紧肉穴。

  牛雄低吼一声,喘着粗气,大鸡吧直直地往我的肉穴里捅,尽根没入。

  我感觉到大鸡吧在我的肉穴里跳动,然后一股股的热流注满我的肉穴。

  我被大鸡吧操了,大鸡吧正在我的肉穴里射精!

  这个念头刺激着我,与滚烫浓稠的精液一起,让我又到了一次高潮。

  牛雄放开我的手脚,我也终于可以活动了。

  他伏在我身上,两百多斤压得我有点喘不过气来。

  不过我没有推开他,反而把他伸手把他抱住,双腿也和他的大粗腿纠缠在一
起。

  上一次这样是多久以前了?好像不止是两年了。

  牛雄身上的气味闻起来暖洋洋的,他出了一身汗,有些粘,我的手在他背上
摸着。

  他的鸡巴还塞在我的阴道里,阴道里胀胀的,暖暖的,很舒服。

  我们两都没说话一会儿,牛雄的大鸡吧软得差不多了,拔了出去。一条大黑
场从我的肉穴里滑出来。

  我胀胀的肉穴一送,下身一热,一股白浊的浓汁流了出来,差不多得有,一
杯水那么多,又黏又稠,混杂着我的淫水操成的白沫我想撑起身子,但被日得浑
身发软,使不上劲,牛雄拉了我一把。

  「怎么这么多啊。怪不得这么胀。」我摸摸肚子,现在子宫里一定还被灌满
了这样的精液。

  「嘿嘿,蛋蛋大,射得自然就多了。不过里面还有你的骚水呢。」牛雄也揪
着床单上那一大滩东西说:「平时可没这么多。」

  我白了他一眼,伸手在他胳膊上掐了一下,掐不动。

  牛雄把我抱了起来。

  「干嘛啊?」我有些奇怪。

  「把你卖了。」

  「你刚刚操完,裤子都还没提起来,这就不认人了?」我笑道。

  「也是,卖之前得把卖相弄好点。浴室在哪?」我给他指了指。

  牛雄固然是一身的汗,我却也差不了多少,是该洗洗了。

  浴室里,我把阴户洗干净,弯腰看了看。

  阴部那一片整个都被操红了,是大小阴唇,都有些红肿,阴道口还合不拢,
大大地张着,露着一个酒杯大小的洞。

  「你看你,把我小穴操成什么样了。」

  牛雄伸手探了探,两根手指轻松伸了进去,我也没太大的感觉。

  「乖乖,刚!才你一定爽死了。」

  我扑哧一声笑了,「有你这么自己夸自己的吗。」

  不过他也没说错,刚才我确实爽得丢了魂。

  「过来!一身汗臭,让我给你好好洗洗。」牛雄应了一声,老老实实做在浴
池里。

  我在手上抹上沐浴露,擦了几下,肥奶不小心在他身上蹭了蹭,沾上了一些
泡沫。

  我一愣,忽然想起自己可以用奶子帮他洗,于是又在自己的肥奶上摸上沐浴
露,两手抓着大奶子,帮牛雄洗起来。

  说起来,做完之后,用奶子帮男人洗澡,也算是固定节目了。

  不过我这次倒是非常愿意。

  牛雄实在太壮了,腱子肉也太发达了,我真的喜欢。

  软软的奶子在他紧实的肌肉上细细磨蹭,敏感的乳头被他肌肉间的缝隙拨弄
着,真是一种享受。

  「幽兰,你的身材太棒了,尤其是乳房,又大又软,玩一辈子都玩不够。」
牛雄也赞叹着,他自然也不闲,一手捏着我的屁股,一手干脆伸进我的肉穴里抽
插起来,是不是还偷抓一下我的奶子。

  「那你想玩一辈子吗?」我脱口而出。

  说完我有些后悔,牛雄也尴尬得笑笑。毕竟我们只是一夜情。

  「对了,你怎么没结婚呢。」为了避免尴尬,我转移话题。

  「配不上别人。」

  「配不上?」我有些奇怪,牛雄人长得不难看,身上肌肉又这么棒,鸡巴也
大,性格好像也不错,在我看来算是很不错的男人,怎么会说配不上别人。难道
他家境不好?

  刚刚有过亲密的肉体接触,不,现在都还有着肉体接触,牛雄也不再避讳什
么,「因为这个。」

  他甩了甩胯下的大肉肠,「这玩意瘾头太大,一个女人遭不住我日。但你说,
我要是结婚了,还在外边玩女人,对得起老婆吗?这可不是男人该干的事!」

  「所以你就没找老婆?」

  「没办法啊,老憋着我也受不了,又不能对不起老婆。其实现在也挺好的。」

  我沉默了,我想起了自己的前夫,他吃我的用我的,还背着我找小三。

  连我面前这个粗人的一半都比不上——从各个方面来讲。

  牛雄很快意识到了什么,一手把我摁进他的怀里,「没事的,以前过去了就
过去了。你这么年轻漂亮,身材又这么棒,可以找到一个好男人的。」

  「我都三十岁了,还生不出孩子,又离过婚,谁要啊。」我有些失落,抱住
了牛雄。

  我也想跟心爱的人一起快快乐乐过一辈子,哪怕受点苦,受点委屈。可惜命
运偏偏不能如我所愿,也不知是我要求太多,还是得到的太少。

  父母早亡,爱人离异,还生不出孩子。想着想着,我忽然哭了出来。牛雄把
我紧紧抱着,一只手轻轻拍打着我的背。

  浴池里,水流下,我在牛雄怀里痛痛快快哭了一场,想要把心里的委屈都发
泄出来。

  哭着哭着,我有些累了,干脆闭上眼睛在牛雄怀里睡了。其他的,我什么都
不想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