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长篇连载  »   妈妈,让我照顾你吧!

结束了棒球队的练习,在开车回家的路上,我能清楚听见我那已经长大的儿子,把头埋在手套里啜泣的声音。直觉让我知道一定有些事情发生了,然而,内心的另一股声音却告诉我--无论地点或时间都不是恰当的时刻来向儿子表达我的关心。沉默对此时的我是相当难堪的,因为乔许是我的生命,我的灵魂。而他出生的那一天正好是先夫约书亚的忌日。
  
那一天,不愿意错过儿子出生的先夫,以飞快的速度冲向医院。然而,一位冒失鬼却把车开到了亡夫的前面,让灰色的路上立刻多了两条无辜的亡魂。而在乔许降临到世上不久之后,我才得知丈夫死亡的噩耗。从此以后,乔许成了我的一切,他是这个世界上我唯一关心的人事物。我猜想,我认为丈夫的灵魂将藉由儿子的躯体而永远与我同在。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在车子开上离车库不远的道路时。而在我准备将车子停妥之前,乔许突然跳下了车子,并朝着家里的方向狂奔而去。是什么让他有如此的举动?这是我唯一能想到的原因--我儿子的心受伤了,而在我脸上显现的那种因为了解一切而难过的表情,在此刻反而让他觉得更加不堪。
  
进入家门之后,我发现乔许正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大声的哭着。他的拳头有如雨点一般,一拳接着一拳往沙发上的坐垫招呼过去。
  
我朝他缓缓走了过去,同时试着理清脑中混乱的思绪,“乔许,”我来到他的身边,轻抚着他的头发:“你想不想和妈谈谈今天在球场上发生的事啊?”说话的同时,我坐到了他的身旁。
  
他没有给我回答,只是把头放在我的膝盖上面,接着愈哭愈大声。我告诉自己,也许在他痛哭完后,他会愿意开口说话。因此,我只是坐着不动拨弄着他的头发,直到他放松下来。
  
“我被逐出球队了。”这是他开口的第一句话。
  
如果你认识乔许的话,也许会将他归类在有学习障碍的一类。的确,比起学校里其他的同学,他学习新事物的速度要慢上许多。此外,他还有些笨拙有些痴傻,并且有点口吃。这种情况使得他成了同学嘲弄的对象。他也曾试着做些事情来改变这种情形,然而,无论我给他多少帮助和鼓励,同龄孩子一再的嘲笑与戏弄,总是会让所有的努力成为一场空。
  
我让他抬起头来,将他抱得更紧一点,“现在,现在……”我喃喃道:“一切都会没事的,乔许。妈在这里,无论发生了些什么,妈对你的爱永远都不会改变。至于你被赶出球队……嗯……有些棘手!”
  
我们在沙发上坐了许久,说许久是因为我也不知道有多少时间流逝。而到了最后,乔许终于慢慢安静下来,接着在我的臂膀中沉沉睡去。由于睡眠是他在此刻最需要的,因此我并不打算叫醒他。我只是小心翼翼的移动他的身子,好让他能够舒适的趴在我的膝盖上睡觉。过了一会儿,我轻手轻脚的离开他,转身去拿毛毯。虽然我不喜欢他在沙发上睡觉,但是今晚,这又何须在意。
  
我拉下他球裤的拉炼,解开了扣子,将他身上的球裤缓缓脱下。有些人一定要换上睡衣裤才能有个好眠,而我的乔许,正如同他的父亲一样,拥有上述的习惯,而这也是我替他换裤子的原因。
  
然而,就在我脱下他的裤子之时,乔许那获得自由的鸡巴弹了出来,微微向上的龟头宣告着它正处于半勃起状态。我情不自禁的注视着儿子不安分的老二,虽说此时的他正睡得安详。
  
当我的视线停留在眼前这根年轻又未经人事的鸡巴时,先夫的记忆也在同时一幕幕重回我的脑海。重新燃起的性欲使我好想要爱抚它、玩弄它,又或者只是握住也好。天啊!经过了这么长的时间,我想也没过竟然会怀念起男人那话儿的触感。天啊!眼前的可是我儿子的鸡巴啊!
  
就在我沉溺于想像中时,儿子那开始兴奋的老二将我拉回到现实的世界里。
  
“妈。”他半梦半醒的叫道。
  
“亲爱的,我在这。妈就在这里。”为了不让他觉得尴尬,我迅速地将毛毯盖在他的身上。我再次坐了下来让他把头放在膝盖上面,而我也因此动弹不得,只能看着他由浅眠到熟睡。我随手拿起一个沙发上的小枕头,同时思索着该如何打发接下来的时光。
  
时间已经来到了半夜的两点时分,由于脖子变得僵硬,我不得不让自己躺下来。我按摩着颈部,也不时转动头部,此外还注意着乔许的动作。有好几次,如同往常一样,他踢掉了身上的毛毯,他的老二完全勃起并且在睡裤上造成一处隆起。这种生理变化让我变得像是一座雕像一样,我转过身将沙发旁边台灯的灯光调暗,别问我为何做出如此举动,因为我自己也不知道。
  
此时灯光虽然微弱,却足以让我清楚看见儿子巨大的阳具。以乔许的年龄而言,他的老二算是大号的。他的鸡巴长度介于六到七寸之间。天啊!我突然有了一个念头,如果学校的女孩们知道我儿子所具有的“长处”,我敢保证他将成为学校里的风云人物,至少对女孩子而言是如此的。
  
我的神智随着乱伦想法的增强而变得疯狂,我努力地克制自己,不要做出弯下腰来玩鸡巴的动作。心跳愈来愈快,汗水也由我的眉间一滴滴落了下来,我能感受到来自双腿之间的痉挛感觉,而在一阵颤抖过后,淫水终于开始分泌出来。我夹紧了双腿试着让“妹妹”冷静下来,然而躺在我大腿上的乔许的头,只是让情况变得更糟。
  
我已经很久没有尝过这种刺激的感觉了!没错,我得承认我会自慰,不过现在的感觉却和手淫带来的不一样。非常的不一样,这种感觉让我想起了先夫在世的时候,这种快感就和亡夫在以前给我的几乎一样。
  
我阖上了双眼,拼命地想些其他无关的事,逼自己不要再把注意力放在身边的人的身上。我了解在脑中流动的邪恶想法是绝对错误的,也知道此时我想做的事可能会造成儿子一生的伤害。我知道,我可以让乖巧的儿子变得极为叛逆,也会让他对我怀着一生的恨意。我不能这样做!如果失去乔许的爱,那么我活着还有何意义!
  
接着,明知心里淫秽的想法依旧盘旋不去,我还是缓缓张开了眼睛。我把头转了个方向,将目光放在那根几乎夺去我全部注意力的长条物之上,当我发现儿子梦遗的时候,我不禁发出沉重的喘息。如同我说的(喔,老天!),在儿子的肉棒产生强烈摇晃的时候,欲望终于战胜了理智。
  
真该死!这是我此时的想法,只要我抚摸鸡巴的动作不要太大,那么他也许不会醒来。一想到这里,饥渴的感觉使得我把头朝肉棒的方向慢慢前进。我能感觉到他老二的热度,当我的位置已近到足以抚摸鸡巴的时候。又小心又缓慢,我用手指圈住他的肉棒,现在,我的手指已经无法离开它了。
  
以非常慢的动作,我开始上下套弄手里的鸡巴。喔,天啊!这感觉真是太棒了。在老公不幸身亡之后,我已经好久好久没有接触过男人的身体了。由于乔许的老二仍是有些干燥,所以我把手移到了嘴巴附近,喔,这种味道!他的阳具闻起来竟然如此肉欲。在那一刹那之间,手指传来的味道让我无比沉醉。舌头由嘴巴中伸了出来,我发现--我正在舔着我的手指。
  
我在手掌上加了一些口水,然后将其抹在乔许的老二上,接着,开始揉弄我儿子硬梆梆的鸡巴。突然,一道轻声的呻吟由他的喉咙深处发了出来。这个声使得我以为他醒了过来,也使得我把手缩了回来。就这样过了几秒钟后,见他没有其它动作,我才却确定他仍是在熟睡状态中。
  
在我又开始继续先前未完的动作之时,乔许的屁股微微抬了起来,龟头前端也开始分泌出一些精液,这个时候,乔许和我的呼吸声是一样地深沉。我的淫穴因为渐升的性欲而开始燃烧,可是在我膝盖上的乔许的头,却使得我无法填补蜜穴的饥渴,而我的臀部也随着套弄乔许肉棒的动作,自然而然地做出了上下的摆动。
  
在手指顺着鸡巴来回滑动之时,我慢慢加强抚摸的力道,也让手指沾满儿子那些许的精液。我再次将手放入口中,开心的舔着指上的精液,记忆着这让我想念许久的味道。
  
“嗯嗯嗯嗯……”我开始发出了呻吟。
  
当我套弄的力道与速度增强变快的时候,乔许不由得发出梦呓般的声音。我不再关心自己的举动是否会惊醒沉睡中的他,现在的我,只想看见儿子射精的模样。不只是想,我更需要看见那白色的精液布满我的整个手掌。我的表情和嘴巴不断透露出我渴望的讯息,然而,我知道那是不可行的,因为我不能也不会让事情演变到那种地步。
  
乔许在沙发上弓起了身子,头往我的大腿之间愈钻愈进去,同时,我也向他靠得更近了些,腿也夹得更紧了点。我的高潮即将来到,我从没想过自己会在这种情形中得到如此大的快感。
  
“喔……我……喔……我……”我还是叫了出来,虽然说我尽可能的闭紧嘴巴:“喔……我的天啊……啊啊啊!嗯嗯嗯……太棒了……嗯……太爽了……我……喔……我……天啊……我不行了!”
  
一波接一波的高潮不停冲击着我的蜜穴,我能感觉到四片阴唇有了强烈的悸动,而不断流出的淫水更是让我的内裤湿得一蹋糊涂。在我享受着高潮的同时,乔许发出了一些怪声,声音似乎在诉说着他的饥渴或是什么的。
  
抬起头我看着乔许将精液射向天空的模样,我不曾想过原来一个男人可以把精液射得那样的高。我把身子往他老二的方向移动过去,希望他第二波的精液可以射在我身上的任何部位,我增加了施于他肉棒之上的压力,直到第二波高潮由他的鸡巴爆发出来。这一次的精射比第一次来得更强更有力,天啊!我忍不住开始怀疑此次才是他真正的射精。
  
看着这种模样,我忍不住张大了嘴巴,热腾腾的精液不偏不倚的击中我的鼻尖,然后顺着鼻梁缓缓滑落下来。为了不让精液落到地上,我伸出舌头来了个半路拦接。在吞下这期盼许久的蜂蜜之前,我让沾满精液的舌头在上唇附近舔了一周。
  
乔许再次慢慢的躺回沙发上,而我则清理着那少许未入喉的精液。他半软的鸡巴回到了大腿上,回复到我刚脱下他裤子的那种模样。帮他盖上毛毯之后,我进入浴室洗澡,而此时罪恶感就像一个巴掌狠狠地打在我的脸上,就在我坐入浴缸的时候,泪水如大雨般倾盆而下,而开始翻腾的胃则使得我有一种想要呕吐的冲动。我对儿子做出了不该的举动,唯一欣慰的是至少在整个过程之中,他一次也没有醒来。
  
到了隔天早上,一切回归正常,至少,乔许表现得像没事发生一样。我在心中暗暗发誓,从今而后要远离所有与性相关的事物,也不能再对儿子做出任何亲密或超出常轨的举动。我不曾向乔许提起过我干的好事,而在湮灭了所有证据之后,我更相信他绝对不会晓得那一夜的事故。
  
那夜的事似乎已被埋入记忆的深渊,然而事实并非如此,每当看着乔许准备就寝或入浴的模样,乱伦的想法就会在心里蠢蠢欲动,我总是要费很大的劲才能克制自己想要抚摸他的欲望。如果你要说我是“性饥渴”的话,我愿意承认!多少年了,多少个独守空闺的夜晚,我对于性的感觉和需要似乎都在与乔许共处的那个晚上活跃了起来。此刻的我感觉得到欲火正在体内熊熊燃烧。我的淫穴已来到了觉醒的时刻,我听得见它呼唤男人的声音,呼唤一根硬鸡巴的声响。
  
事态愈来愈严重,每天每天的手淫再也无法熄灭阴道内那猛烈燃烧的性欲。我,好想被干!
  
为了摆脱连续几天有如地狱般的生活,我试着与一位因工作而认识的朋友出门约会,然而就在他来到我的家门口时,在乔许看到这位不速之客之时,事情有了出乎意外的变化。自从先夫去世后,我就没有再与任何人约过会,因此今天可算是多年来的第一次,然而,我却怎样也无法向乔许坦承约会的事实。也由于我的怯懦,使得乔许将眼前的这位男性当成敌人,此刻他的身体更因为激动而不停地颤抖!
  
我试着向他解释,然而任凭我说破了嘴,他依旧是愤怒异常。为了降低他的怒气,取消约会成了目前我唯一能做到的事情。彼得了解我的难处,并且表示会再找机会约我出门。此时,门口的台阶上只剩下我一人,一个内裤被淫水弄湿的人,一个以为有机会满足性欲的人。
  
愤怒的乔许如一阵龙卷风飞奔回到楼上的卧室,我跟随他的脚步试着要与他谈话。我敲了敲门接着转开了门把,随之映入眼帘的是他躺在床上以及脸埋在棉被里的模样。
 
“乔许,”说话的同时,我坐到了他的身边:“你还好吧?亲爱的。”
  
“滚开!”他对着我咆踍道:“你不要我了!”
  
“没这回事,乔许,你知道妈很爱你,不管是现在或将来。”我试着以文字来替自己辩护。
  
“那你为什么要和那个人出去?”他的音量依然是非常的大。
  
“亲爱的,你不了解。有时候……嗯……我是说……这是难免的。”我不晓得该如何向他解释,所以我试着结束彼此之间的谈话。我想,闭嘴也许是终结尴尬的最好方法。
  
“没事了,乔许,他已经走了。妈将他赶走了!”
  
“真的吗?”他在说话的同时坐直了身子,并且将脸对着我,恢复自信的他又问道:“可是……你为什么要赶走他呢?”
  
“亲爱的,因为妈知道他让一个特别的人感到沮丧,而这个特别的人又是我生命中的唯一一个男人。”
  
“喔,妈。”乔许一边说一边用手环抱住我的脖子。“我好爱你啊,妈。我保证,我会让你快乐的。除了我之外,你不再需要其它的人。虽然他走了,但我会竭尽全力来照顾你的。”
  
在短暂的拥抱过后,我到厨房准备宵夜,而乔许则是到浴室洗澡。如同往常一样,他只在身上穿了一件浴袍走下楼来。吃完点心之后,我起身去洗了个澡,接着我回到客厅,准备与乔许一同坐在沙发上看电视,消磨着周末的时光。
  
“乔许,在电影开始之前,我们来打小勾勾好不好?”
  
“好啊,妈。无论你说什么都行。”他回答道。
  
“这样吗?那如果有一天我醉得不醒人事,你可是要来扶妈一把喔!现在就来扶扶看好不好啊?”我开玩笑的说道。
  
“好啊。”他开始说出约定的内容:“我可以和父亲一样。在你觉得难过的时候,轻轻抱住你。我也可以给你一个吻以及其他父亲会做的事情。我会陪你渡过所有快乐与悲伤的时光。而若是到了晚上你觉得很冷,我会进去你的卧室里,抱着你入眠,我知道你一向喜欢和爸爸相拥而睡。”
  
泪水沾湿了我的双颊,他的话让我回想起往日的美好时光,以及我这一生中最完美的情人,也就是乔许的父亲。他的话甚至让我有了生理上的反应,我不只是双脚发软,甚至还差点晕了过去,当儿子说出他知道在我心里最隐私之事的时候。
  
“乔许,你怎么会知道那件事?”我问道。
  
“少来了,妈。”他说道:“你和爸爸深爱着彼此,而即使是小屁孩也知道相爱的人会做些什么。你们常常抚摸对方亲吻彼此,有时候我还会听见房里传出来你的声音。虽然我太不知道你们究竟在干啥子事,但是我知道你们很快乐。而每次当我听见你呻吟的时候,我还会以为你生病了呢!不过,当我听到你向父亲说:‘喔,这种感觉太棒了’的时候,我知道爸爸一定让你觉得好很多,所以在放心之后,我就会跑去睡觉。”
  
听完了他说的话,我朝着他的方向跑了过去,然后紧紧的抱住他:“喔,乔许,我最最亲爱的乔许!妈对你的爱是如此之深,我向你保证,没有人可以取代你在我心中的位置。”
  
我们勾着彼此的手,往客厅走去。就在这个时候,乔许不带机心的拍了一下我的屁股。相信他毫无机心的原因是,他只是在模仿他父亲的行为而已,亡夫在世的时候常常会做出这种举动。
  
“乔许!”我惊讶的叫道。看见我的样子,他忍不住地笑了出来。“好啊,你认为这样很有趣是吗?”我大声要求他坐到桌子旁去。乔许猜到了我想做些什么,所以他开始跑来跑去。我在客厅的中央抓住了他,然后把他压到地板上。当我做势要打他,笑声在我们之间荡了开来。
  
乔许已是个强壮的大男孩,他轻而易举地把我们的位置换了过来,并且将我的手高举到头部之上。由于他的浴袍在我们嬉戏的时候打开了,因此,我可以看见内裤之下他那膨胀的肉棒。在这一瞬间,我想起了上回的事。
  
“好了,好了。”我说:“电影要开始演了,让妈起来吧。”我以撒娇的语气请求道。
  
“嗯……可是我不想让你起来耶。”他答道。
  
我试着把他推开,也试着把屁股移到另一边,然而我的动作反而使他整个人压在我的身上,造成了一种男上女下的姿态。对乔许而言,这只是个游戏;但是对我来说,这却是一种充满性挑逗意味的接触。也许是我的潜意识让事情演变成这种局面吧,也许吧。
  
乔许抬起了一只手臂,接着开始对我搔痒。当他搔着我的时候,我再也忍不住了!这么说有些奇怪,在这种情况下被搔痒的我,性欲竟然开始燃烧起来,很难相信吧?乔许不知道我的心理变化却知道如何搔弄我,经过多年的观察,他由父亲身上学到了目前施用于我身上的手法。
  
被儿子压着的我,慢慢走向疯狂的境地。他以为我的挣扎是为了能够脱身,然而事实上,我是为了自己的想法而挣扎啊!当他试着阻止我反抗的动作时,我碰巧抬起的屁股竟然撞上了他的鼠蹊部。在缠斗之中,我身上那大一号的T恤滑落至腰际。同时,我也感觉到了大腿之间那经由乔许鸡巴传来的热度。
  
乔许也察觉到这种情况,但是他却丝毫没有将肉棒移开的意思。上半身只剩下一件内衣的我,将双腿紧紧夹了起来,为了以防万一,我还用脚踝锁住乔许的腿。我不想让他的鸡巴由内裤里弹出来,我必须控制住局面,然而,在我能掌握住大局之前,我还是搞砸了。我接下来的动作,让事情变得一发不可收拾。
  
就在我试着将身子撑起来的时候,他的老二顺势滑入我的大腿内侧。这种感觉是如此美妙,我的身体也变得炙热,淫水开始分泌,阴唇变得湿润的我,完全说不出话来。
  
而乔许停止了动作,正确来说,他应该是感到手足无措。是要起身离开或者保持现在的姿势不动,这两种想法交互困扰着他。现在的情况,让我体会到了渡日如年的感觉。思绪飘到了好远好远,我试着找出办法来解决眼前的困境。
  
我认为我最好把锁住乔许的脚踝松开,赶在他完全勃起之前,让我的双腿分开。虽然我不认为他和女孩子做过这档子事,然而,由于现在的姿势太过暧昧,我不得不担心人类的原始本能会促使乔许将鸡巴往前送。在我脑中的乱伦想法并不是一种错,错的是在我交叉双腿的时候,我的动作严重刺激了他的老二。
  
“嗯嗯嗯……”他用鼻腔发出了轻声的呻吟。我坐起身来,拨开盖住他脸庞的头发,“妈,我爱你。”他以一种极为浪漫的口吻说道。
  
我知道他想做些什么,他的语气让我清楚知道此时在他脑中的想法。还记得上一次听见这种腔调,是在我与亡夫准备燕好的时候,那时的情形就和现在一模一样。没有任何的预警,他低下了头,用嘴封住了我的唇。
  
“喔,乔许,”我说道:“我们不能这样做!”
  
“可是,妈,你……”
  
“嘘……”我把食指放在他的嘴巴之前,要他安静下来:“你知道吗?有某件事情是母亲与儿子绝对不能一起做的。”
  
“妈,可是我们又没有怎样,我们有做错些什么吗?你和爸爸不也一直在做那种事,为什么我就没有见过你拒绝他呢?”他抗议着说。我相信他仍然不知道事态的严重性。
  
“乔许,你的父亲和我彼此相爱,可是我们……”
  
“可是?妈,我们也深爱着对方不是吗?”
  
“你说的没错,乔许,但是这种爱是不一样的。”
  
“我不要听,妈。”他以近于哭喊的语气喊道。这也难怪,毕竟他的鸡巴已经勃起了好长一段时间。
  
“你的意思是……你给爸爸的爱比给我的还多吗?”听到这里,我终于能确定乔许对性一无所知。此时,泪水在他的眼中不停的打转。看着他如此纯洁如此无邪的模样,我不禁伸出双手抱住他的腰,让彼此的身体贴得更近了些。当我将他愈抱愈紧,当他的肉棒再次进入我这充满母爱又温暖的大腿时,我能清楚感觉到他的老而正在慢慢膨胀……膨胀……
  
“妈?”
  
“我在这,亲爱的,怎么了?”
  
“为什么我现在会有一种以前不曾经历过的奇怪感觉?”
  
我保持着沉默,因为我根本不知道该如何启齿。现在的我被满腔的性欲包围着,我正在尝试带领儿子到一个他不曾接触过的世界。在潜意识的深处,我清楚的知道我们即将跨越过一道禁忌,而这道禁忌是没有任何父母会尝试去将其打破的。
  
终于,我开始让自己的手在他的身上随意抚摸,而他的臀部则是我这双手的终点。接着,我温柔的搓揉着他的肉棒,那一根将要喂饱我的肉棒。我的呼吸变得沉重,而乔许则将眼睛眯成了一条线,他企图由我的动作找出生理产生剧烈变化的原因。
  
在这个激情的时刻,乔许反而一动也不动,我以为他会开始让鸡巴在我的体内冲刺,谁晓得此时的他活像一根木头,看来我只好主动出击了!我慢慢挪动着屁股,然后跨坐在他的身上,品尝他的肉棒在我的臀部附近滑进滑出的感觉。他并未动手脱下我的胸罩,由此可得知,他根本不晓得如何让肉棒进入我的体内。
  
我好想要占有他,我从来不知道想要拥有一个人的欲望竟然可以如此强烈。而现在,我的内裤成了让梦想成真的阻碍。我的大腿因为他龟头渗露出的精液而变湿,而由我的蜜穴分泌出的淫水,也不甘示弱的将内裤浸湿,我抓住他的屁股然后将其抬高,这样一来我的淫穴便可以吞噬他的肉棒。
  
我试着让他以轻松的心情来面对我臀部做上上下下的动作,在我试了两次之后,他终于抓到了干穴的节奏。有好长一段时间,我们一起摆动着身躯。乔许的动作出乎意料的慢,如果你以为他会因为初尝做爱的极乐滋味而狂抽猛送的话,那你可就大错特错了。全然不像因为初次做爱而导致脑筋混乱的处男,他的动作很慢很慢。
  
喔,天啊!真不敢相信世上竟会有听来如此淫荡的音乐。我那不断流出的淫汁,使得他在插穴的同时,制造出一声声“噗滋、噗滋”的声音。我竭尽全力将大腿拼命夹紧,只为了让阴道壁能够紧紧夹住体内的这根鸡巴。
  
“喔……喔……我的老天爷……”在乔许卖力地抽送的时候,我开始发出浪叫:“嗯嗯嗯……乔许……嗯嗯……你弄得我这里好舒服……喔……”在这个时刻,除了享受性爱之外,我再也顾不得其它。我与儿子的亲密程度胜过世界上所有的母亲,我真是爱死这种感觉了!最后,我们到达了浑然忘我的境界,我甚至以为他的肉棒并未停留在我的蜜壶之内。
  
这个紧要关头,乔许开始发出奇怪的声音,他紧紧阖住了双眼,脸孔也变得扭曲。我马上意识到,我的儿子已经走到了生平第一次高潮的大门之前。
  
“喔……妈!喔……我的……妈!我好想小便!啊……我要小便了!”
  
我再次紧紧地抱住他,迫使他插得更快更用力。现在的他就像一只忙碌的蜜蜂,嗡嗡的叫着,自顾自的飞舞着,飞得又快又强。高潮占领了他的身体,他颤抖的程度与一个癫痫症发作的病人无异。泪水夺眶而出,他哭了起来。我知道在他的泪水中包含着喜悦与困惑的感觉,但是困惑又如何?我可是拥有极为长远的时间来向他解释,在他和我们之间的改变

虽然他从不介意我们之间的改变,然而他的年龄,依旧让我在每次做爱时有着些许的罪恶感。不过谁又顾得了这么多呢?乔许的生日将在近期之内到来,天晓得,也许我会再送他一个永生难忘的礼物也说不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