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长篇连载  »   卖给流氓强暴

虽然将阿曼达以5000美金的价格卖给了四个地痞流氓,但豪拜仍觉得不解心头之恨,他又想起了判决他有罪时的庭审情况。本来,他以为以那些从他家里搜出来的赃物没什么太大的价值,根本就不可能判他有罪。可是,那个主控他这个案子的年轻副检察官,很想利用这个机会来树立她的威望,而且,她是那么漂亮,她充分利用自己漂亮女人的魅力,影响了那个基本由男人组成的陪审团。
  那个漂亮的女检察官名字叫沙朗·希克斯,今年26岁,刚刚从法学院毕业进入公诉机关,急于利用各种案件来确立她的威望。她很聪明,在以往办的案子中学到了很多东西,很快就晋升到级别比较高的副检察官的位置。
  在庭审的最后一天,沙郎·希克斯特意穿了一件定制的昂贵白色内衣和鲜黄色套装,下身穿了一条白色的裙子,脚上是一双白色高跟鞋。令人称奇的是,她并没有像别的办公室女郎那样穿上肉色丝袜,而是大方地露出了她光裸、白皙、性感、修长的双腿,顿时就吸引了法庭上所有男人的目光。
  甚至连豪拜都已经忘记了这是在审判他的法庭上,不时把目光和思想集中在女检察官票的双腿上,根本无法集中注意力倾听法庭的辩论。
  在法庭上,有一个由11个人组成的陪审团,其中有9名成员都是男性。在庭审过程中,那些男性陪审团成员的眼睛都在盯着女检察官的大腿看,无论她说什么那些陪审员都表示赞同。豪拜看到这样的情景,心里很无奈,他知道自己算是栽在这个女检察官手里了。
  在庭审辩论的最后阶段,豪拜无奈地倚靠在椅子上,目光越过公诉台盯着那个美丽的女检察官秀丽、迷人的双腿,虽然一直在听着那女检察官大声朗诵着她的公诉书,但他却一个字都没听进去,心里只想着她性感的大腿、迷人的小腿和白皙的玉足,阴茎不由得坚硬了起来。
  他抬头看了肯那些男性陪审员,发现他们和他一样,也在色眯眯地看着那漂亮女人的白皙的大腿。这样看来,大部分陪审团成员一定会支持那个骚娘们儿对他的指控,他已经成了砧板上的死鱼,无论如何也逃不过这些莫须有的罪名了。
  不过,豪拜也能想得通,如果他是陪审团成员的话,他也会对这个女检察官唯命是从的。所以,他并不恨那些混蛋陪审员,只恨那个用他的清白换来自己事业成就的女检察官。
  在监狱中,豪拜千方百计讨好他那些狱友,尽量多的通过他们从他们在外面的朋友了解那个女检察官的信息。他了解到,沙郎·希克斯毕业于一所非常有名的大学法学院,那个学校是美国学费最昂贵的学校,当然条件也是最好的。
  毕业后,希克斯嫁给了一个律师,大卫·希克斯先生,夫妻俩住在这个城市里最豪华的住宅小区里,目前还没有孩子。在朋友的帮助下,豪拜甚至弄到了几张女检察官走出法庭时的照片,那女人真是又骚又漂亮啊!
  借着从监狱小窗中透进来的昏暗月光,豪拜激动地欣赏着照片中女检察官的美丽面容和身材,一边使劲套动着自己的黑鸡巴。在监狱的那些日子,他每天都看着那张照片手淫、发泄,想象着总有一天会在这个美丽的骚母狗压在自己的胯下拼命地奸淫。妈的!豪拜恶狠狠地想道,你把老子弄进了监狱,老子一定要让你为此付出代价!
  终于,豪拜获得了假释的机会,这并不是因为他在狱中有什么好的表现,而是监狱里实在没有那么多地方关押犯人了。出狱后,豪拜先找到那个逮捕他的女警察报了仇,接着就开始策划如何让那个混蛋女检察官付出应有的代价。在狱中他就了解到那女人经常以诱惑陪审团成员的方式赢得了不少案子,「妈的!我就要让她用自己的身体为她的行为付出代价!」
  豪拜恶狠狠地自言自语道。
  豪拜满心怨气,决定找到那个女检察官,用他粗大的黑鸡巴好好教训一下那个在法庭上卖弄风骚的女人,让她永远都记住这样的耻辱。豪拜要彻底摧毁那个女检察官的意志和自信,让她怀上自己的黑种,让她每天都生活在被他奸淫和羞辱的痛苦之中。
  为了实现自己的计划,豪拜做了精心的准备,他每天都要去地方法院侦察那个女检察官起诉案件的活动规律,了解她工作的时间表。他时常装作参加旁听的市民坐在旁听席里,距离那个漂亮的女检察官常常只有几米之遥。那女人仍然穿着得体但又很性感的服装,走动间,起坐时,那性感、迷人的白皙大腿让豪拜忍不住地勃起、再勃起。
  那一天,法庭上审理的犯罪案件简直就是一出闹剧。那个被控有罪的可怜穷小子,没有一点可以为自己辩解的机会。虽然他也聘请了律师,可那个混蛋律师在庭审的过程中一直盯着女检察官白皙的大腿,无论公诉人或者法官说什么,他都只是哼哈的不置可否,根本没心思为自己的委托人辩护。
  当然,也不仅仅是那个律师,几乎所有男性陪审团成员,甚至法官都被女检察官性感的身体所迷惑,所有人都在按照可爱的沙郎·希克斯对案件的评判表达意见,所有人都在支持她的指控。毫无疑问,沙郎·希克斯再次取得了公诉的胜利。
  审判结束后,可怜的犯罪嫌疑人被戴上手铐押出了法庭,送进了监狱,而女检察官则兴高采烈地接受着人们的祝贺,甚至连法官都上前与她握手,显然是想接近这个美丽的女人,希望有机会与她同床共枕,一亲芳泽。豪拜不知道那个嫌疑犯是否也像他一样是被冤枉的,但他知道自己对这个女人的仇恨因为她的胜利而更加深重了。
  女检察官接受完大家的祝贺,收拾好自己的文件准备离开法庭,当她走过通道的时候,突然看见了坐在旁听席里的豪拜。豪拜夸张微笑的表情让她感到非常紧张,不由得抓紧了自己上衣的领口。她认出来这个对她不怀好意的男人就是被她送进监狱的众多罪犯中的一个,就赶忙加快脚步离开了法庭。
  回想起他向那个逮捕他的女警察复仇的种种手段,豪拜当然也想用同样的方式来收拾这个骚婊子检察官。慢慢地,一个完美的复仇计划在他的头脑中孕育成型,他希望能找到所有被这个骚货检察官起诉过的所谓罪犯,和他们一起干爆这婊子的屁眼儿。他可以肯定,那些被这个漂亮的女检察官投入监狱的人一定非常愿意和他一起向那个美丽的小母狗复仇。
  想到这里,豪拜忍不住笑了起来,他知道那些被沙郎起诉并关进监狱的人听到他的计划后一定会高兴得跳起来,也一定会硬得无法忍受。想着想着,豪拜的阴茎已经不由自主地膨胀起来,他仿佛已经亲眼看到那骚母狗被一个个黑人罪犯肆意轮奸着。这主意真他妈太妙了!
  豪拜了解到,女检察官曾经试图让一个被审判的罪犯揭发他的同伙,但遭到了拒绝。她有试图以大幅度减少那罪犯的刑期来换取他的口供,也同样遭到了拒绝。
  后来,豪拜还偷听到沙郎·希克斯与那罪犯代理律师的谈话,她希望那律师能说服他的当事人与检方采取合作的态度,说一旦那罪犯揭发了他两个同伙的罪行,她仍然可以帮助他大幅度减刑。得到这样的信息后,豪拜决定开始实施自己的复仇计划了。
  通过一些秘密渠道,豪拜与几个仍然待在州立监狱里的狱友取得了联系,了解到那个女检察官正在积极争取的罪犯也关在那里。豪拜那些狱友也是被沙郎起诉关进监狱的,自然对女检察官充满了仇恨,所以当豪拜把他的计划告诉那几个家伙后,得到了他们的一致响应。
  一周后,沙郎·希克斯踌躇满志地坐在她的办公室里,她刚刚接到那个罪犯律师的电话,说那家伙终于接受了她可以为他减刑的提案,愿意向她提供他两个同伙的犯罪证据。但是,他要求沙郎亲自去监狱与他面谈,并且,按照他律师的要求,在他们进行谈话的时候不能有任何人在场,那罪犯希望他对她所说的一切只有她一个人听到。
  本来,沙郎·希克斯非常讨厌去那个关满了龌龊罪犯的地方,但考虑到和那个罪犯的见面可以得到给他的同伙定罪的关键证据,她还是决定只身前往。于是她给那罪犯的代理律师打电话说,她同意在周五的庭审后去监狱与他的当事人见面交谈,但他要事先将所有相关的资料发给她,并保证他的当事人说出关于他同伙犯罪的一切证据。
  周五,美丽的沙郎·希克斯精心打扮着去参加一个案件的最后一轮审理,她穿着特别定制的黄色裙子和黄色上衣,里面穿着白色衬衣,脚上穿一双白色高跟鞋,优雅而自信地走进法庭。法庭里所有男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她那双性感、白皙的美腿上。陪审团很快有作出了最终的庭审结论,又一个倒霉的家伙被投进了监狱。庭审结束后,沙郎急忙驱车赶往州立监狱。
  到达监狱后,沙郎从车上下来,穿上一件长外套,她不想让自己黄色耀眼的装束在监狱里引起注意,因为州立监狱里的许多犯人都是被她的公诉判定有罪而送进来的。
  不过,监狱大楼的温度比较高,沙郎只能无奈地脱掉长外套,搭在肩上来到了登记台。办好登记手续后,她在一个高大魁梧的白人卫兵的护送下来到另一栋大楼里的会见室。以前她来到这座监狱会见犯人的时候,都是在主楼的会见室,来这个会见室她也是第一次。
  在从主楼走到这边的路上,正好经过监舍的通道,沙郎的出现立刻引起了犯人们的骚动,他们从窗口看到这个漂亮、性感的女人,口哨声和嘘声立刻响成了一片。沙郎刚还是还有些紧张,但想到身边有高大魁梧的卫兵,她立刻鼓起了勇气,甚至挑衅般的扭动着她丰满的屁股,引来了犯人们更大的喧哗声。沙郎得意地朝他们笑笑,大踏步地朝会见室走去。
  会见室是个很小的房间,里面只在靠墙的地方放了一个小桌子和两把椅子。
  卫兵问沙郎,在她与犯人会见的时候,是否需要他在旁边守卫。沙郎告诉卫兵,应犯人律师的要求,她只能单独和犯人谈话,因为其中的一些内容需要保密。卫兵将房间里设置的紧急按钮的位置指给沙郎看,告诉她一旦有紧急情况就可以按那个按钮呼救,然后就离开了。
  沙郎拉过一把椅子坐下,等待着犯人被带进会见室。等了约15分钟,犯人还没有被带到,就在沙郎有些不耐烦的时候,只听门一响,一个高大粗壮的黑种男人走了进来,但他并不是沙郎准备会见的那个犯人。她感觉事情有些不对头,正想去按动那个紧急呼叫按钮,但被进来的黑人一把推得靠在了墙上。
  「喂,臭婊子,你还记得我吗?」
  那个男人掐着沙郎的脖子恶狠狠地说道。
  沙郎感觉非常恐惧,她极力思索着在哪里见过这个看上去有些面熟的家伙,但是一时却怎么都想不起来他是谁。
  「呵呵,不记得了吗?上一周我们还在法庭上见过,我就坐在你身后的旁听席上啊。」
  豪拜盯着沙郎的眼睛,用嘲讽的口吻说道:「嗯,骚婊子,我和我那些伙计们都还记得,你在法庭是怎么用你的性感身体和眼神去骚扰、控制那些陪审团里的男性陪审员的。既然你可以那么做,那么现在我们也来品尝一下你美丽、性感的身体也不算不公平吧!是不是啊,伙计们?」
  听到豪拜这么说,又看到6个狞笑着走进房间的罪犯,沙郎心里害怕极了。
  这些黑人的面孔她都非常熟悉,正是她把这些罪犯一个个投进了监狱。她恐惧地看到,那个最后走进房间的男人扛着一个单人床垫,进屋后一下把床垫仍在了房间中央的地板上。沙郎当然明白那床垫是干什么用的——肯定不是为了休息的。
  看着男人们步步紧逼地靠近了她,沙郎扔掉手里的长外套,蜷缩在房间角落里,泪水顺着脸颊流了下来。她心里明白,那些犯人就是来找她报仇的。尽管非常绝望,但她还是抱着最后的一点希望哀求着他们,口气中再也听不出她是一个在法庭上语气铿锵的女检察官了。
  沙郎伸出手,似乎这样就可以抵御向她靠近的男人们,「求求你们了,别伤害我……我求你们了,拜托……」
  听着女人颤抖的哀求声,豪拜大笑起来,朝他的伙计们招了下手,「来啊,好好伺候一下这只小母狗,伙计们!」
  几个男人一拥而上,七手八脚将蜷缩在墙角的女检察官拉了起来,有两个男人抓着沙郎的双臂,其他人的手则在她的身体四处抓挠着,似乎要把她的衣服撕成碎片。一瞬间,沙郎的衣服和裙子都被撕破了,接着她的乳罩和内裤也被粗鲁地扯下。然后,她就被拖拽着扔到了那张床垫上,白色的高跟鞋也随着她被抛起的动作飞了出去。
  这时,沙郎才发现,那个第一个走进房间的男人拿着一台摄象机,将她被这些男人侮辱的过程都拍了下来。她低下头,想着这个看起来有些面熟的男人到底是谁,然后,她脑子里闪过一个名字,豪拜。对,就是他,可他不是已经被假释了吗?怎么还会待在这里呢?
  沙郎当然怎么也想不到,豪拜用钱贿赂了监狱的管理和卫兵,又买通了那个罪犯的代理律师,设计好了这个圈套,就等着沙郎自动送上门来。现在,他将摄象机交个身边的一个犯人,让他继续拍摄侮辱沙郎的镜头。然后,他狞笑着一步步朝伏在床垫上的女人走去。
  沙郎抬起头,看着豪拜走到床垫边,看着他脱掉了自己的裤子,心里非常恐惧,忍不住呻吟起来。由于豪拜并没有穿内裤,他坚硬的黑色阴茎直挺挺地对着沙郎的脸。周围的犯人看着沙郎害怕的样子,都大笑起来。
  「喔喔,请你……拜托,请你发发善心……不要,不要强奸我……」
  沙郎抽泣着说道。
  「加油,豪拜!给这小母狗一点厉害的瞧瞧!」
  周围的人大声鼓噪着,一个家伙更是不遗余力地大叫着:「肏死这个婊子!肏死这个婊子!肏死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