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长篇连载  »   性奴舅母的漂亮屁眼

Sample TextSample TextSample Text性奴舅母的漂亮屁眼

我叫汤姆,30岁,我舅母丝祺42岁,我和舅母的姦情已有一年多了,自
舅父长期在上海工作,舅母和我的通姦更是亲戚间的公开秘密。

这年我觉得要开始对舅母的调教了,因为丝祺就是那种下贱变态的女人,我
决定在长假到拉斯维加斯进行深入调教,把舅母变成淫妇。

抵达拉斯维加斯的时候,已经是午夜时分了。一路奔波,我们都累坏了,除
了赶快办理旅馆入住手续外,什么都不想做了。随便在旅馆的露天餐厅吃了点快
餐后,我们就回房睡觉了。

上午8点,我从睡梦中醒来,惯常的晨间勃起让我涨得难受。丝祺仍然在熟
睡,以前,我总是不忍心在这样的时候打扰她,只好去冲个凉水澡来熄灭自己的
慾火。但是,今天早上不行!我翻开她穿着的短睡袍,丝祺肥美的大白屁股立刻
暴露在我的眼前,哦,我更兴奋了,扑上去趴在她的身上。

「喔,别这样啊,亲爱的,我还要再睡会儿。过一会儿好吗?我困死了。」
丝祺被我弄醒了,她含混不清地说道。

「不行!我就要现在做!现在!你要记住,这两天你是我的性奴隶,我要享
受一下性奴的骚穴了。」说着,我拉开她的大腿,并在她的屁股下面垫了一个枕
头,「掰开你的骚逼,我的性奴!」我命令道。

丝祺彻底清醒了,她想起了自己的承诺,于是不再反抗,乖乖地按照我的命
令将自己的阴唇向两边拉开,展现出那已经充血的阴蒂。

趴在舅母的两腿之间,我低头靠近她的阴户,伸出舌头在她那长长的肉缝中
间上下舔着。仅仅过了几分钟,她就有了激烈的反应,她的屁股向上拱着,大腿
根部的肌肉颤抖起来。当我的舌头划过她的阴蒂时,我听到她大声的呻吟,感觉
到她的阴道不停地收缩着。

在我的刺激下,她的臀部像个小驼峰似地向上拱起来。我加快了舔弄她的速
度,舌头在她的阴毛、阴蒂、阴唇和肛门间不停地穿梭着。

10分钟以后,我感觉她的阴道里的肌肉开始痉挛,她的阴蒂也开始变硬并
不断地颤抖着,丝祺马上就要到高潮了。就在她躺在那里如同筛糠一般地抖动着
身体的时候,我爬起身,将早已坚硬无比的阴茎使劲插进了那已经非常湿润的肉
洞里。

丝祺的肉洞真是个温暖温馨的所在,她收缩着肌肉,紧紧夹着我的阴茎,让
我舒畅无比,难怪有那么多男人在她的肉洞里流连往返。想起这个肉洞昨天刚被
舅父的鸡巴操了几乎整整一夜,我就更加兴奋起来。

一般情况下,我总是要等丝祺达到高潮后再射精,但是今天早上我可不管这
些了,毕竟,现在她是我的性奴。我将双手伸在她的屁股底下,用一根手指插进
她的肛门,然后更加猛烈地姦淫她。

当我觉得自己就要射出来了的时候,我用手指使劲在她肛门里抽插,然后猛
地将精液射进她的子宫里。同时,我舅母也达到了高潮。

做完爱后,我浑身舒泰地洗澡、刮鬍子,然后打电话到客房服务订了两份早
餐。当送餐的服务员敲响我的房门时,我舅母刚刚完洗澡擦干身体,我拿起她的
短睡袍送进浴室里。

「我们的早餐送来了,穿上这个,性奴,然后去给服务员开门。别忘了给他
小费啊。」我对舅母说道。

「你让我穿着这个去开门?这睡袍太短了,连我的屁股都盖不住,而且它还
这么透,他什么都会看到的。」

「那又有什么关系,你不是个性奴吗?他大概看不到什么吧?也许他根本就
懒得看你。就穿这个,不然你就光着身体去开门……去把我们的早餐拿进来,我
已经饿了,快点啊,性奴!」我态度强硬地催促道。

我舅母接过睡袍,从头上套下去。她说得对,那睡袍刚刚勉强遮住她那36
D的大奶,但透过衣料完全可以看见乳房的轮廓;下面,她那肥大白皙的屁股也
几乎完全暴露着。穿好睡袍,丝祺头也不回地走出了浴室。

过了片刻,我听到开门的声音和舅母的说话声,「请把早餐拿进来吧,请放
在这边的桌子上,好吗,我的宝贝。」

「好的,夫人。」

我从浴室半掩的门向外望去,看到那个服务员目不转睛地盯着丝祺的身体,
眼光中透露出贪婪和渴望,「哦,真不可思议,夫人,您太迷人了!」他边说边
更放肆地打量着她几乎光裸的身体。

「谢谢,」我舅母说道,「我想,现在我该给你小费了,请等一下,我去拿
皮包。」说着,我舅母走到床头柜前,弯腰在她的手提包里取钱。

但是,她弯腰时间似乎太长了,她那样的姿势让她的整个屁股都露出来了。
而且,她没有穿内裤,那条鲜嫩湿润的肉缝和小巧漂亮的肛门正好直对着那个小
伙子。终于,丝祺直起身子,递给那个服务员三张一美圆的钞票。

「谢谢您。如果您还需要什么,请给我打电话,我叫拉里。我马上就会上来
为您效劳的。」

「好的,拉里,我记住了,」我舅母笑着说道,「嗯,现在还有特别的小费
给你。」她直视着那个小伙子的眼睛,一把将睡袍拉到乳房上面,把自己赤裸的
身体完全展示在服务员面前,「也许晚些时候,等我丈夫不在浴室里的时候,你
就能做更多的事情,而不仅仅只是看看而已。」

「那我现在能摸摸您吗?」拉里问道。

我舅母点点头,把衣服拉得更高。拉里用双手握住我舅母的两个乳房,使劲
搓揉起来,接着,他俯身低头将我舅母的左乳头含在嘴里,使劲吸吮起来。过了
一会儿,他又转头含住她的右乳头,再次使劲吸吮。一边吸吮着,他一边将手伸
到我舅母的大腿和胯间摸索着,他的手指甚至插进了她的阴道里。

「哦,上帝啊!夫人,您的阴道里好热好湿啊!我能操您吗?」

「哦,也许下次吧。我们要在这里待好几天呢。」说着,丝祺把拉里送出了
我们的房间。然后,我们开始吃早餐。

吃完早饭,我要丝祺跟我到浴室去,她乖乖地跟在我身后。在浴室里,我要
她脱光衣服,丝祺笑了起来,她以为我又要操她,就迅速脱掉那件短睡袍,兴奋
地等待着。

「我给你买了个好东西。」我说道,「你还记得在阿尔伯克基市的时候吗?
那次,我在成人书籍音像用品店里等了你一个小时,而你在电影院里跟那个17
岁的小情人调情。」

丝祺点点头,但不知道我下面要说什么。

「嗯,我在那里无所事事,所以就浏览那店里的成人用品,我给你买了好几
个特别的礼物呢。现在,我要送给你第一件礼物。」说着,我拿出了那个大号的
肛门塞。

「哦,上帝啊!你不会真的让我用这个东西吧,是吗?」

「记住,你现在是我的性奴,所有的性奴都要塞上这个,你也不例外。现在
你把它塞到你的身体里,然后穿好衣服。现在我离开浴室,你自己收拾吧。等你
穿戴完毕,我要仔细检查的喔。我希望你能把它放到合适的位置,否则,我会惩
罚你的。」

我舅母的脸上露出痛苦屈辱的表情,但她还是答应听从我的吩咐。我能看出
来,我的命令已经让她兴奋起来了。我在壁橱里找了几件衣服,我希望丝祺在白
天跟我出去的时候穿。接着,我很小心地在肛门塞上涂抹上润滑剂,然后递给我
舅母,「15分钟后我来检查。」

15分钟以后,我舅母从浴室里走出来,她的脚步有些蹒跚,脸上的表情也
有点痛苦。我把手伸进她两腿之间,在她的屁股沟里摸到了肛门塞的扁平底座。

「太好了!看来我的性奴已经准备好了,现在我们可以出去玩了。我们出去
赌赌钱,吃顿午饭,再看场表演。」我兴奋地说道。

「在接下来的两天里,你还打算怎么玩弄我?」我舅母问道,有点害怕的样
子。

「别担心,亲爱的。这是我们的假期,还是乱伦一周年纪念,我打算让我们
俩都玩得开心,我会让你实现你多年来淫梦中的所有疯狂想法,现在只是刚刚开
始。」听完我的话,我舅母的身体明显颤抖起来,既有担心也有期待。

这一天,我们玩得非常开心。我舅母穿着她旅行第一天穿的那条沾着卡车司
机精液脏短裤,大半个屁股都露在外面,窄紧的裆部紧紧勒在她的阴户上,几乎
可以看到她的阴唇。她上身穿了一件紧身衬衫,36D的乳房大半都暴露在外。

在她那条肮脏的短裤里,粗大的肛门塞深深插进她的直肠里,她每走动一步,
都要忍受那根橡胶棒的折磨和刺激。

上午,我们一直在逛商店;中午的时候,我们在一家豪华的饭店里品尝了当
地的美食;到了下午,我们在两家戏院里观看歌舞表演。还不错,在那两家剧院
里表演的演员,都是很有才华的年轻艺术家。

大约下午5点左右,我们回到旅馆。在房间里,我忙碌地翻弄着我们带来的
衣服,寻找适合我的性奴晚上出去穿的衣服。

「你在干吗啊?」我舅母问道。

「我在为我的性奴挑选晚上出去穿的衣服啊。我已经计划好了非常特别的活
动,所以得给挑选合适的衣服。看看,我已经选出一些了,来,你脱光吧。」

我舅母脱掉她的紧身衬衫和超薄胸罩,那36D的大乳房立刻暴露出来,粉
红鲜嫩的两个小乳头已经变硬挺立起来。接着,她又脱去短裤,我可以看到她的
阴户又红又湿。当然,她没有穿内裤,我不允许她穿。她站在那里,除了高跟鞋
和插在她肛门里的肛门塞,她已经一丝不挂了。

看到我给她挑选的衣服,丝祺显得有点惊讶。本来,她以为我会把她打扮成
风骚荡妇的摸样,但是我给她挑选的服装却是一件紧身但很时髦的裙装,裙子的
下摆在膝盖以上3英吋。上衣的领口开得比较低,但仍然可以完全遮盖住她的乳
房,而且,那衣服的料子也不透明。

乳罩是一种比较保守的半杯型,上面缀着细小精緻的蕾丝边,我还为她准备
了一双长筒带吊袜带的轻薄连裤丝袜。最具有色情意味的就是那双有四英吋后跟
的高跟鞋,还带有细细的袢带可以缠绕在她的脚踝上。最后,我又为她挑选了四
枚戒指和两只手镯。

「好了,把这些穿戴起来,然后我们去四楼的餐厅吃晚饭。对了,把你的屁
股噘起来,让我帮你把肛门塞拿出来吧。」

我舅母听了十分高兴,她弯下腰噘起光裸的屁股。由于一下午大部分时间都
是坐着,所以粗大的肛门塞紧紧地顶在她的屁眼里,已经插进去的非常深了。

我费了很大力气才把那根橡胶塞拽出来,看看丝祺的肛门,已经被撑成了一
个圆圆的肉洞,好一会儿都无法收缩回去。我递给一些纸巾让她垫在肛门上,然
后命令她赶快穿戴起来。

晚上6:30,我们在旅馆的餐厅里享用了一顿丰盛的晚餐,席间我还要了
一瓶1974年出产的切图拉图尔酒,给晚餐增加了更多的兴奋和暧昧色彩,也
让丝祺满意地傻笑个不停。

吃完饭,我告诉我的性奴说,我们要去当地一家脱衣舞俱乐部。丝祺听后,
第一次显示出忧虑的神情。但是,既然已经答应在这两天做我的性奴,她就无法
拒绝我的任何安排。

俱乐部里挤满了人,大多数是单身男人,也有一些相伴而来的情侣。舞蹈演
员个个漂亮无比,人人淫荡异常,除了个别人还穿着高跟鞋,她们几乎全都不着
寸缕。在观看了两个脱衣舞孃的表演后,我对身旁一个大胸脯的女服务员说道:
「喂,能否把你们的经理请过来?我想跟他说两句话。」

10多分钟以后,俱乐部经理肯塔基来到了我们的桌子前。

「肯塔基,」我对他说道,「本周是我们乱伦一周年的纪念,现在我们在休
假。至于什么原因我就不详细说了,反正我舅母丝祺在今明两天是我的性奴。」

刚听到这里,肯塔基便兴趣高涨起来,他两眼放光,放肆地从头到脚打量着
我的舅母,看她的乳房,看她的身体,看她的脸庞,「哇,您的舅母真是个漂亮
性感的性奴啊!」他啧啧地赞叹道。

「是啊,你说的没错。丝祺一直幻想着在许多男人面前跳脱衣舞,今天我想
帮她实现幻想。你觉得让她今晚在这里做个脱衣舞孃怎么样啊?你可以不用付她
工资,我向你保证,我的性奴会尽全力取悦你的顾客的。」

肯塔基看着我舅母说道:「亲爱的,你知道吗?我这里的演员要脱到全身一
丝不挂的,你能行吗?如果你想在这里跳舞,就必须彻底脱光,你觉得你能接受
吗?」丝祺舔了舔嘴唇,点了点头。

「你看上去不是非常确定啊,我可是认真的啊!你必须全部脱光,我的客人
们希望看到你的最隐秘的部位。如果你不能让他们满意的话,他们会变得很粗鲁
的。如果你愿意,你可以一直穿着高跟鞋和丝袜,但你的乳房、屁股和阴户必须
完全暴露出来,你明白吗贱人?」

这次,我舅母坚定地回答说:「我明白了,我必须向他们露出我身体的一切,
我能做到的。」

「展示你身体的想法会让你兴奋吗贱人?」

「是的,会的,让我非常兴奋。」丝祺回答道。

「OK!那太好了!现在你去后台做准备吧,我给你15分钟时间,然后我
向客人们宣佈。」肯塔基非常满意舅母的答桉。

20分钟以后,肯塔基走上舞台,他对着观众大声说道:「女士们先生们,
今晚我给你们准备了一个特殊的节目。在观众中有一对男女到我们这里来渡假,
庆祝他们乱伦一周年。那个舅母长久以来一直幻想做一次脱衣舞孃,因此,我同
意给她一个机会让她实现自己的幻想。今晚,在这里,她将第一次登台,给我们
献上她的第一次脱衣舞表演。现在,让我们以热烈的掌声欢迎贱奴丝祺登场!」

在台下几声稀稀拉拉表示礼貌的掌声里,丝祺走上了舞台,她身穿着我为她
挑选的那件时髦但比较保守的裙装,是普通主妇出门穿的衣服。观众们看到的是
一个已经兴奋起来的女人,她的屁股随着舒缓而有冲击力的音乐节奏扭动着。

也许正是因为她的衣着与那些脱衣舞孃大相迳庭,一个身穿传统保守的家庭
主妇的服装出现在这样的舞台上,自然会引起观众不一样的感觉,让他们得到另
类的刺激。试想,当一个身穿保守服装走在大街上的漂亮女人,突然在你面前脱
光了自己,你会有什么样的感觉呢?

丝祺穿的那件紧身上衣很好地勾勒出她那36D乳房的轮廓,她那两个乳头
在衣服的前胸顶两个突起坚挺的高峰。她兴奋地舞动着身体,秀美的长发随着舞
步在她的肩头飞舞,衬托着她那美丽的脸庞更加妩媚性感。

在她的下身,那件套裙也在她的舞动中飞舞着,似乎要飞离她的身体,她那
丰腴的屁股在舞步中颤抖着,彷彿要将包裹着裙子撕裂开来。

细跟的高跟鞋前端开着口,露出了纤细白皙的脚趾。在音乐的节奏声中,她
的高跟「的的」地敲击着舞台的木地板,轻盈的舞步在舞台上划了一个完美的圆
圈。

台下的男人被我舅母吸引了,他们目不转睛地盯着她的身体,完全忘记了手
中的美酒。虽然丝祺刚刚在台上跳了一分钟,但我从他们的表情能感觉到,那些
男人已经开始勃起了。

丝祺跳到舞台中央,一边轻轻拍打着自己的腹部,一边在音乐的节奏中慢慢
摇摆着她的屁股。随着音乐节奏的加快,她屁股扭动的速度也在加快。她的手先
是抚摩着自己的肚子,然后慢慢滑向她的左大腿和小腿,直到她的上身紧贴在腿
上。她一边抚摩着自己的腿,一边尽量分开双腿,让那些在她身后的男人可以从
她的裙子下摆看到她的屁股。

丝祺继续在舞台上旋转着,她尽量照顾到舞台的每一边,以便让所有的男人
都有机会看到她性感的大腿和隐藏在裙子下的诱人部位。

丝祺不断变换着舞姿,她一会儿高高扬起她的腿,一会儿又俯身噘臀去抚摩
自己的美足,她的裙子在她的舞动中不断地提高,男人可以看到她身体更多的隐
秘部位。我敢肯定,一些男人已经看到她的阴户了,我的阴茎不由自主地颤抖起
来。

舞台周围的人越聚越多,许多人离开他们在吧台旁边或者其他地方的座位,
向舞台这边围拢过来,以便更清楚地观看我舅母的舞蹈。他们已经没有时间互相
闲聊,他们现在所能做的就是一边观看我舅母的舞蹈,一边把手伸进裤子里抚摩
自己的阴茎。

舅母继续跳着舞,她慢慢地来到了舞台的边缘,离台下只有四英尺的距离,
她将两腿张得更开,缓慢而性感地晃动着屁股,偶尔猛地翘起屁股并快速地摇摆
两下,然后她再次放慢节奏,在激越的鼓点中像转动磨盘一样转动着她的胯骨。

由于距离很近,台下的男人可以不时看到丝祺的裙下风光。一些男人嚷嚷着
已经看到了她的阴毛,一些男人则说还没有看到。

「妈的,叫什么叫?」一个男人叫喊道,「就是可以看到她的阴毛,我能看
到,妈的,真的可以看到!」

在男人们的争吵声中,丝祺将手放在头后,挺起她的大乳房,继续晃动着她
的屁股在舞台上跳着。终于,她在舞台上站住,面对着台下的一张桌子,对着坐
在桌子旁边的男人们奋力扭动着自己的身体,一边将她的裙子提到屁股上面。

台下的男人们都紧盯着她的身体,他们看着她那白皙丰满的屁股在他们的眼
前晃动着。一个男人走到舞台跟前,趴着身体扭着头,眼睛直盯着丝祺的裙子里
面看。丝祺分开腿,稍微下蹲一点,以便让那个男人看得更清楚些。

我舅母一边跳着一边走下舞台,来到了坐着几个黑人的桌子旁。那几个黑人
顿时欢呼起来,他们随着丝祺的旋转不时地拍拍她的屁股,而丝祺则不断地前后
晃动着臀部,彷彿在前后套动着他们阴茎。

「哦哦哦,好啊!晃你的骚屁股!婊子!来吧,让我们乐乐!」他们一边叫
喊着,一边拍打着她的屁股。

一个黑家伙为了看得更清楚些,就将身体半趴下去,然后将头伸向我舅母的
裆部,看着她的阴户。他伸出舌头舔着自己的嘴唇,一边喃喃着:「来吧,宝贝
……让我舔舔你的屄……让我钻到你的裙子里,来吧,宝贝,来啊……」

丝祺笑了,她点点头,又向前挪了两步,跨在那个男人的脸上,然后继续她
的舞蹈。她扭着屁股,将两腿尽量分开,让那个男人从下面直接看到她的裆部。

观众开始疯狂了!那个钻在她裙子下面的男人肯定看到了丝祺凸起的阴阜、
修剪得很整齐的阴毛和湿润的阴户,虽然她穿着丁字型小内裤。

在那个男人那样的位置,我还可以肯定,他可以闻到她性慾勃发的阴道里散
发出来的香气,那香气在不断刺激着他的情慾. 我看到他的阴茎已经在裤子里勃
起,将裤子顶起了一个大包。当然,丝祺肯定也看到了那个大包。

就这样,我舅母在每个桌子边旋转舞蹈,挑逗和刺激着每一个男人。许多人
学着那个黑人的样子,要钻到她的裙子里看她的阴户,丝祺就会分开腿跨在他们
的脸上,让他们在她的裙子里看个够。

当她来到最后一张桌子边的时候,有一个年轻的小伙子,大概只有18岁的
样子,已经躺在地板上等着她了。丝祺跨在他的脸上跳着舞,看到他的裤子被已
经勃起的阴茎顶起一个包,她的屁股在男孩的身体上前后晃动,他的阴茎在他的
裤子里上下跳动。

在震耳欲聋的音乐声中,丝祺慢慢地向下坐下去,把滴着淫水的阴户靠近他
的脸。她的膝盖弯曲着,她的大腿分开着,她的屁股离他的脸越来越近。

我站起来,看到她的阴户几乎就要贴在他的嘴唇上了。他们贴得如此的近,
我相信那个男孩一定闻到了从她阴道里发出的性慾的味道。她丁字内裤那条细细
的裆带,仅仅能过遮挡住她那湿润的阴道口,其它部分则完全暴露给那个男孩,
这样刺激让男孩的阴茎在他的裤子下面不停地抖动着。

丝祺继续张大她的腿并向下坐,让那条窄窄的布条勒进她的肉缝,让男孩看
到她湿润的阴唇。突然,丝祺发现那男孩的裤子前面湿了一大片,他已经在裤子
里射精了!他竟然在没有触摸阴茎的情况下就射出来了!丝祺起身离开,重新跳
上舞台,以免别的男人发现这个男孩的窘况。

这时,台下的男人们都争先恐后地涌到舞台边上,想尽量靠近丝祺。我甚至
看到那个俱乐部经理肯塔基也使劲推着他的几个重要客人朝舞台跟前挤。

男人们开始齐声吆喝着:「脱光衣服贱人!脱光衣服贱人!」

他们喊着,跺着脚,拍打着舞台的地板。丝祺则和着他们叫喊和跺脚拍打的
节奏晃动着屁股,虽然她依然衣着整齐,但我知道现在俱乐部里的每一个男人的
鸡巴都已经硬了。

丝祺回到舞台中央,准备开始第二波挑逗男人的舞蹈。这一次,她专注于她
的豪乳,上身剧烈地晃动带动着她丰硕的乳房在胸前掀起肉的波浪。

这时,一个男人爬上舞台,仰卧在舞台中央,希望丝祺像刚才对待那个少年
那样,也给他一些特殊的刺激。可是丝祺并不买帐,她站在舞台一侧,对那个男
人叫道:「站起来!滚下台去!」台下的几个男人听丝祺这么说,七手八脚把那
家伙拽了下去。

距离舞台边缘只有四英尺远,丝祺一边一边随着音乐舞动着身体,一边慢慢
后仰,她沉颠颠的乳房脱离了衣服束缚,从开口很低的领口蹦了出来。

她伸手抚摩着赤裸的乳房,手指将凹陷的乳头拉了起来,所有的男人的目光
都被她那白皙丰满的乳房吸引着。她又朝舞台边缘走了几步,现在她离台下的男
人们只有一英尺的距离了。

一个男人伸手抓住了丝祺赤裸的乳房,丝祺一把就将他的手打开了。她双手
捧着自己的乳房,在舞台上慢慢旋转着,向所有男人展示着她傲人的一对肉峰。

随着激越的音乐声,丝祺夸张地扭动着屁股,然后又伸手将裙子下摆向上提,
让她那被半透明内裤包裹着的肥臀暴露在男人们面前。

丝祺来到舞台的另一侧,向那里的男人们重複着刚才的动作。这时,她示意
一个男人上台,将头伸进她的两腿之间,近距离地观赏她湿润的阴户。

接着,她又招呼一个黑人上台,用手抚摩她的屁股。两个男人被她刺激得激
动异常,阴茎在裤子里剧烈地膨胀着,把裤裆顶起巨大的包。两个男人交替着玩
弄她的乳房和屁股,又轮流趴下去窥视她的阴户。最后,一个男人将一张10美
圆的纸币塞进了她的内裤。作为回报,丝祺同意他解开她上衣的纽扣。

这时,她已经结束了她第二波舞蹈,她的内裤里已经被塞进了100美圆。
丝祺兴奋地喘息着,性慾的火焰在她的两腿之间升腾。台下的男人大声叫喊着,
催促她继续。

在第三波舞蹈中,丝祺继续向男人们展示她的阴户。她尽量张开大腿,膝盖
拚命向两边分开,并将裙子一直拉到腰上,台下的男人们目不转睛地盯着我舅母
的两腿之间,他们可以很清楚地看见她被半透明内裤覆盖着的阴户。我看到我舅
母内裤裆部的细带被挪到一边,男人们可以看到她阴部的大部分了。

丝祺上衣的扣子刚才已经被男人解开,现在她将衣襟向两边拉开,然后拉下
乳罩让乳房暴露出来。巨大的肉团在她的舞蹈中跳动着,迅速把男人们的目光从
她的两腿之间拉到她的胸部,接着又被吸引回她的两腿之间。男人们的目光在我
舅母的乳房和阴户之间穿梭着,丝祺的身体在男人们的注视中疯狂地舞动着。

她转到了另一伙男人面前,她的乳房在她每一个舞步中弹跳着,她的屁股前
后晃动着,彷彿他们的阴茎在她的阴道里抽插着。她捧着自己丰满赤裸的乳房,
手指轻轻抚摩着乳头,跳着轻快的舞步继续前行,来到一伙黑人们面前,她晃动
着屁股,似乎在邀请他们来跟她性交。

那些黑家伙在如此近距离看到一个漂亮香港女人的身体,都忍不住大声喊叫
起来。丝祺弯下腰,让她赤裸的乳房正好吊在他们的头顶上。几只手立刻向上抬
起,企图抓住她的乳房,但她稍稍抬起身,让他们刚好够不到。

丝祺转身,移动着舞步来到另一边的舞台边缘,十几个男人的视线正好了她
的膝盖平行,他们可以直接看到她的大腿。「分开腿!分开腿!分开腿!」男人
对着她大叫着。

丝祺挪动脚步,在他们的叫声中分开了大腿,然后她开始前后耸动屁股,模
拟剧烈性交的动作。随着动作,她开始呻吟和喘息,彷彿她正被男人姦淫着。

「哦哦哦哦……啊啊啊啊啊……噢噢,YESSSSS……」她叫着,屁股
晃得更厉害了。

慢慢地,丝祺又扭到了另一伙男人面前,她重複着刚才的表演,大腿比刚才
分得更开,她裆部那根细布条已经完全勒进她的阴唇之间。由于淫水的作用,她
的内裤的底部已经完全透明,丝毫也起不到遮挡的作用了。

当她再次来到那伙黑人面前的时候,她的裙子被她全部拉到腰部。在一些衣
物的半掩半露中,丝祺的身体显得更加的性感,那效果甚至比全裸更吸引男人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