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长篇连载  »   不像儿子和妈妈的对话

“姆妈。你儿子是那种人,你还不知道吗?我怎么会去四马路那种地方?!就是去百乐门,也都是自拉洞(自助的意思,意为自带女人去跳舞)。”

  爱兰不知怎么心里泛出一股酸意,撇一撇嘴:“哼!你还太不像话了。拿妈妈跟你的姘头比。”

  母子两人闲话到如此,早已不像是母亲和儿子的对话,而是男女俩的调情了。

  尤其是爱兰这一娇嗔,更让小川,有把妈妈爱兰当作是自己的一个情人的感觉。

  他心中一荡,正抚到爱兰腰肢的双手一紧,把光光的亲妈妈搂进怀里:“姆妈,伊拉(她们)是我的女朋友,不要讲姘头。不过不管怎么说,她们没有一个比得上您……”

  “不嫁给你就跟你上床,不是姘头,是啥?”

  爱兰的眼神也有点迷离了,“你到底有几个姘……女朋友?”

  她挣扎了几下,就放松了自己,把湿漉漉的脊背靠在儿子的怀里。

  小川情不自禁的抱紧了妈妈的赤裸身体,两只手在妈妈平坦柔软的小腹上揉摸着:“交关(许多),这是你儿子有本事。”

  “本事再大,没有一个人肯嫁给你,也没有用。”

  爱兰把头也靠到儿子的肩上,微微带喘的说。

  “她们没有一个有姆妈你这么漂亮的FACE,这么长的头发,这么细的腰身,这么细洁的皮肤,这么大、这么圆的……乳房……”

  “要死来,快放开,你摸到哪里去啦。”

  爱兰这才发现儿子的一只手已经在自己的乳房上来回的揉动,连忙想拨开儿子的魔手。

  “姆妈,我是你儿子哎。”

  小川推开妈妈的手“这里我从小不就经常摸,经常在这里用嘴巴吮的吗?”

  爱兰被儿子摸的呼吸急促起来:“不要这样。你现在已经二十岁出头了。女儿也三岁了。不好再碰妈妈这里了。”

  “我还是你儿子。从你十五岁生我到现在,我也永远是你儿子。儿子摸摸妈妈哺育他的地方有什么不对?”

  说着,小川的两只手都捂住一只妈妈的乳房,轻轻的揉搓。

  爱兰抵抗了一会,只好认儿子去了。

  但她仍然想保持一下作妈妈的矜持:“好了,抱就抱一会吧。只不过……不要碰……其他……其他地方。”

  “其他地方?妈妈是什么地方啊?”

  “不跟你说了,”爱兰死命抓住儿子的一只企图向下游动的手,“越说越不成样子了。好了,就这样抱妈一歇……就可以了。”

  就这样抱着妈妈,揉弄着妈妈饱满又弹性十足的乳房,小川有些不可遏制了。

  转头他就衔住了肩上妈妈的耳垂,轻轻的开始吮吸。

  爱兰已是满脸的红晕。

  原本只是想让儿子帮自己搓搓背,怎么会这样?

  只觉得儿子的每一句甜蜜的话儿,每一个温柔的动作,都填满了自己内心朦朦胧胧的渴望,只觉得心中的每一道缝隙,都被儿子的温存熨烫得舒舒齐齐……

  是想男人了吗?

  想男人的肩膀、男人的怀抱、男人的大手、男人的……

  可是,小川的爸爸去世十年了,自己从来也没有对任何一个男人动过心!

  今天却被儿子拨动了心弦?

  小川吻着妈妈娇嫩滚烫得脸颊,捏弄着妈妈浑圆胀鼓鼓的乳房,心中却没有任何的杂念。

  只觉得怀中的女人不仅是自己的亲生妈妈,也是一个春心浮动的美艳的少妇,就像自己的那些情人们一样,需要自己温柔的抚爱。

  他17岁就遵母亲之命与从小订婚的妻子结婚。

  翌年妻子却在生下女儿丽婷后得腥红热去世。

  而他在此时进入了家里拥有股份的一家小报。

  小川凭着自己的天赋,不到20岁就成了报界有名的快枪手,同时也赢得了许多女性的芳心。

  他的情人里,有报社的同事、大亨的外室、采访过的戏子、小明星,但却从来也没有打过自己妈妈的主意。

  虽说妈妈也是那么的美艳,却到底是生自己、养大自己的母亲。

  但今天却有些不同……

  他来不及细想,就对妈妈用上了百试不爽的挑情的手段。

  妈妈的脸颊是那么的滑润,妈妈的红唇也一定更加的细嫩。

  他毫不犹豫的把嘴印上了妈妈殷红的双唇。

  爱兰闭着眼,任儿子肆意施为。

  但当儿子的灵舌挤入自己的牙关,挑逗着妈妈的香舌时,这种从未尝过的感觉却突然让她惊醒。

  “不要,不要……”

  爱兰突然从儿子的怀里挣扎出来,水淋淋的从浴盆里跳了出来,把个丰腴柔嫩的浑圆的大屁股暴露在儿子的眼前。

  小川吃了一惊,刚刚还如此温顺的、任自己轻薄的妈妈,怎么会反应如此激烈?

  “妈,你怎么了?”

  爱兰身子抽动了一下,低着头嗫嗫的叹道:“小川,我……我毕竟……毕竟是你妈妈,不是你的姘……女朋友……不要这样对妈……”

  小川怔了一下,想说什么,但还是哑口无言。

  隔了一会,他拿起毛巾:“妈妈,坐下来吧。一直站着,要着凉的。”

  “……算了吧。你回来前,我基本上就洗好了。”

  小川把毛巾在热水里浸了一下,再把水绞乾:“那么,我帮你擦乾吧。”

  爱兰忽然转了过来,面对着儿子:“小川,不要……再对妈……那样了。妈受不了!毕竟……毕竟我是你妈妈。”

  小川强忍着不对妈妈那块黑黝黝的三角行注目礼,点了点头,展开毛巾开始为妈妈擦身。

  爱兰有点不敢面对自己英俊的儿子,闭上眼睛任儿子施为。

  妈妈的肩膀有点凉。

  一颗颗水珠顺着脖子、肩胛往下淌去。

  妈妈的发髻被刚刚的亲昵弄散了,披散在脑后胸前,长长的发丝有几缕盖住了乳头。

  小川撩起姆妈垂在胸前的长发,轻轻地把它们拨到爱兰的身后。

  爱兰的身子不由得颤动了一下。

  小川的毛巾抹到了妈妈的胸前,两个硕大的乳房在昏黄的灯光下仍然泛着莹白色的光芒。

  雪白的毛巾把儿子的手掌与妈妈的乳房隔开薄薄的一层。

  但小川仍清楚的感觉到妈妈的两个饱满而极富弹性的肉丘上,坚挺得硬硬的乳头,随着妈妈急促的呼吸在不住的颤动。

  小川不敢多做停留,匆匆擦乾后就抹到妈妈的腋下。

  当抹乾妈妈温润平坦没有一丝赘肉的腹部,小川的手开始移向脐下时,爱兰涨红着脸止住儿子,用蚊子叫般的声音说道:“不……下面让姆妈自己来。你……你帮姆妈擦擦后背……”

  小川沉默着转到妈妈身后。

  那里的水分早已被他的衬衫吸乾了,只有刚才还坐在水里的腰下屁股部分还残留着水迹。

  温柔地帮妈妈擦完上身,小川裹着毛巾的手移到了妈妈的屁股。

  正顺着圆圆的曲线抹下去时,小川发现妈妈的屁股一动,一抹白色迅速的从妈妈的股沟里一闪而逝。

  他不由得心中一荡,‘妈妈在擦她的……阴部……’

  刚才被妈妈压制下去的欲火又‘腾’的燃烧起来,鼓胀起来的肉棒把裤子挺起一个更高的帐篷。

  忍不住他又再次把妈妈拉进自己的怀中。

  爱兰的心中也是天人交战,如揣了一头小鹿蹦个不停。

  耳边是儿子急促的呼吸,脸颊是儿子喷出的男人的气息,背上是儿子宽厚的胸膛,胸腹部是儿子滚烫的大手。

  虽说此时儿子的手没有按在自己的乳房上,但下身的屁股沟里却硬硬的顶着个长又粗的东西……

  ‘不行……再这样下去,我会疯的……跟儿子操……这是乱伦,要天打雷劈,被人骂’混帐‘的……烂污三鲜汤……天火烧的东西……’

  终于她下定了决心,一把轻轻的推开儿子:“帮姆妈把浴袍拿来。我洗好了……”

  看着妈妈匆匆出去的背影,小川不由有些发愣。

  妈妈的背影自己少说看了二十年了,为什么今夜会让自己如此动情?

  妈妈毕竟是妈妈啊!

  妈妈再漂亮,毕竟是生自己养自己的母亲!

  自己对妈妈的肉体发生性的冲动可是亵渎啊!

  怀着忐忑的心情,小川倒掉妈妈洗澡水,从热水瓶里倒了些热水,随便擦洗了一番,便收拾上楼了。

  不知道是性欲与理智的交锋会是怎样结果,反正小川的心里乱的跟麻似的。

  也不知道自己心里到底在想些什么,小川的心中只是一团空白与烦躁。

  到了自己的房间,他脱掉衣服,换上睡衣睡裤,往床上一躺却又一阵厌烦。

  他坐了起来,又倒了下去;倒下去后,又再坐起来。

  如此几次后,小川骂了一句粗话:“坼那(操他的)!今朝我是那能回事体(今天我是怎么回事)?”

  于是他乾脆起来在房间里来回的踱步。

  ‘算了,还是去看看女儿睡得怎么样了吧。’

  转出过道刚走了几步,他一拍脑袋:“瞧我这记性,婷婷今天不是到幼稚园入托了吗?”

  于是他回身往回走,却发现妹妹小娟的房门中透出一缕灯光。

  “阿妹,那能这么晚了还没有睡?”

  小川推开虚掩的房门,探头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