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长篇连载  »   和长辈爽快

紫媚很快给他们带了出来!

  我看到紫媚的时候,心中的大石总算放了下来,她始终能安全的走出来。

  「紫媚!妳把衣服给脱了!」张召重说。

  紫媚很快将身上衣服的带子一拉,整件衣服便轻轻的掉在地上,这时候的大厅已经站着三位赤裸裸女人,六个大乳在空中争艳,我却没有心情观看。

  「妳还不去过去和妳儿子口交!」张召重指着大妈说。

  「张召重!我跟你拼了!」我喊!

  张召重很快将身子一闪,结果我扑了一个空!

  两名仆人看到张召重使了一个眼色,马上把刀架在林嫂的脖子上!

  「小强!你不想林嫂死,就快快把您的裤给我脱了!」张召重冷笑说。

  这该如何是好呢?

  大妈走上前在我耳边叫我千万别冲动!

  我双手抱紧着拳头,只好把裤子徐徐的脱下。

  我心里很伤心,竟然要一个堂堂的黑无常使者大人当众脱裤,真是羞死了!

  把裤子脱下后,我马上用双手遮掩自已的鸡巴,实在丑呀!

  「快点亲妳儿子的鸡巴!」张召重说。

  大妈只好蹲下,用手提起我软棉棉的阳具,便放进她的嘴里!

  我看着大妈张开小嘴,把我阳具放进她嘴里的情形,内心给这一幕引得全身发痒,阳具竟然不动声色中,慢慢在大妈的嘴里挺了起来!

  当大妈发觉我的阳具挺起的时候,不禁用眼色扫了我一眼,虽然我想抑压着慾念,毕竟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因为我每天都期望大妈替我口交。

  「紫媚!妳过去亲她的阴户!」张召重说。

  紫媚很无奈的走过去,把嘴唇凑到林嫂的阴户亲在阴蒂上,林嫂身上马上颤抖了一下,她绝对没想到第一次见的乾女儿,章然会替她口交!

  我看见林嫂和紫媚口交的情形,慾火更加狂升了,大妈的嘴巴好像容纳不下我的阳具,吞吐没几下又被弹了出来。

  我此刻全身发热,我很想可以尽快的洩出体内的精子,免受慾火的煎熬。

  「小强!你现在快插你母亲吧!要不然我叫仆人插就不好了!」张召重说。

  我望着大妈心中十分惭愧,我竟然保护不到她们,还要她们一同受罪。

  「大妈!对不起!我保护不到您,还要您受委屈!」我惭愧的说。

  「小强!别说了!大事为重!」大妈羞着脸道。

  「大妈!我怕我会弄痛您的下体!」我说。

  「是呀!你…的…太…大…了。。!」大妈不好意思说。

  「大妈!您下面够湿润吗?」我小声的问。

  「这。。这。只是。。一点…点。。要不我自已先弄弄。。!」大妈说。

  大妈把手指伸到自已的阴户上,拼命想扣出一些淫水,可是越急就越难成事。

  「大妈!怎样了行吗?」我问。

  大妈不好意回思摇摇头!

  「那怎么好呢?」我紧张的问。

  「小强。。你就…亲…亲我…下…面吧。。好吗?」大妈娇憨的说。

  「对呀!我怎么没想到呢?」我兴奋的说。

  竟然想到口交这个方法,马上便把我的嘴巴印在大妈的阴毛上,伸出舌尖钻进两片阴唇中间,拼命撬开桃源洞,匆匆把舌头往洞里塞!

  大妈好像很合作似的,双腿也俏俏的张开,当我舔到大嫂的阴蒂,她很自然抖了一下,臀部开始不停的扭动,我可以肯定小溪的水渐渐多了起来!

  相信大妈的慾火已经被我挑起,阴户必定会有痕痒的感觉,为了解决大妈的痕痒,我把手指慢慢伸到洞里帮她挖了几下。

  「小强!你别挖了!你这样挖我会很难受的!」大妈说。

  对呀!我们来不是玩的呀!做正经事要紧!

  「大妈!我不知道这样会让您难受,我只是想帮您止痒!」我说。

  「小强。。别说了。。大妈羞呀。。!」大妈不好意思的说。

  我看着林嫂和紫媚她们两人,林嫂被紫媚舔得好像很难受,双手紧握着拳头在强忍着嘴里的叫声,张召重似乎也发觉了!

  「妳们两个磨磨阴户给我看,把她放了!」张召重说。

  她们两人双双躺在地上,紫媚便将自已的阴户,对着林嫂的阴户开始磨擦,没多久两人同时也发出了吟叫声,她们还各自揘弄自已的乳房,相信已经到了欲仙却死的境果了!

  「你还不赶快插你母亲?」张召重说。

  「大妈。。我。。该。。怎样好…呢。。?」我问大妈说。

  大妈不好意思红着脸!

  「小强。。你就插吧。。!」大妈小声的说。

  我于是扑在大妈身上,龟头顶着大妈的洞口,大妈闭起双眼不敢望着我!

  「大妈!您带我进去吧,我怕我会弄痛您!」

  「嗯!」大妈应了一声!

  大妈把她的玉手捉着我的龟头,然后在她的阴唇上磨了几下,然后用另一只手拨开两片阴唇,将龟头慢慢的摆进去。

  「小强!你推一下试试看,要慢慢推你的太大了。。啊…对再进一点!」

  「大妈。。我好像感觉已经插了一半!」

  「什么?你才进了一半,你已经插到大妈里面很深了。。啊。。!」

  「大妈!我再推进一点试试看!」

  大妈的洞果然很小,我的手一进揉搓着她的乳房,一边继续的向里面顶进去,我突然大力揘她的乳头,大妈被我突如其来一揘,马上发出惊叫,我趁大妈分散注意力的时候,狠狠把阳具往洞里一插,结果整条阳具已经插到大妈的花心里!

  「啊…小强。。你。插得太狠了。。里面很涨呀…你抽出来。。」大妈喊着说。

  我便慢慢把阳具插出来,可是大妈又发狂的叫我插回去,就这样我便开始抽插了,大妈的水份充足,每一下都很畅快的插到底去!

  「小强。。你就快点动…快点解决吧。。你别忍啊。。我也快来了。!」大妈小声说。

  于是我便望着大妈娇憨的眼神,鼓起一口气便直捣黄龙的狂抽,大妈似乎很享受,不停扭动身体接受我疯狂的抽送。

  我把今天之事已经抛诸脑后,现在我只想将体内暖烘烘的精子,喷射到大妈的洞里,大妈双眼一雏,身体辗转反则的发出吟声!

  终于在大妈的嘶叫中,我也将体内的精子,全部射到大妈的阴道里了!

  经过一场大战,我和大妈两人喘着气躺着,大妈眉眼如丝的望着我,我却用惭愧又兴奋的眼神望着她,我们两人虽然不语,但彼此都发出内心的微笑。

  林嫂和紫媚两人筋疲力倦的躺着,想必她们也达到了高潮!

  我突然想起我们前来的目的,还没有辨妥呀!

  「张召重你还想怎样?我们可以带紫媚走了吧!」我问。

  「那有走得那么容易,你们解决了我还没有解决呀!」张召重说。

  大妈和林嫂已经累了,听到张召重这样一讲,马上被吓了一跳!

  「那你想怎么样?」我问张召重说。

  张召重使了一个眼色给仆人,他们马上涌上前拿着刀子架在我们脖子上。

  「把小强捉过来!」张召重说。

  两名手执着刀的人已经把我押到张召重面前!

  张召重向众人使个眼色,另外两名大汉把我半身推倒在沙发上,而我的屁股正好朝天式的挺着,我终于明白张召重想做什么了!

  「你们大家看着!这就是对我不敬的下场!」张召重说。

  张召重接着把裤子一脱掏出大阳具,然后用手套了两下,很快便硬了起来!

  大妈和林嫂拼命的喊着,紫媚更是冲上前向张召重求情,可是却被他一脚踢开了,张召重这一脚把她踢得也很严重!

  「小强!你认命吧!」张召重笑着说。

  我内心满怀激愤,我不能给张召重插我的屁股,拼命想运用法力,果然一点法力也没有,就在这个时候五鬼冲了进来,便往张召重身上攻系,可是张召重人多势重,五鬼很快被他们打到倒地不起!

  两人出力的按着我,张召重一步一步的走上前,我已经运起全身的力气准备做最后一次的反抗,就在张召重的龟头碰到我的屁股上,我突然受到前所未有的惧怕,整个像疯了一样,发起无穷的威力,扑向张召重的身上!

  当我捉着他的时候,一时情急想起诸葛亮一句话,一定要吃了他!

  对!没有刀就只好用牙了,一手准备拿起衣上的香囊,一手紧紧抱着他,便在他肉上狠狠的咬了一口,把他的肉给咬了下来,然后把毒的药粉洒在张召重流血的部位!

  张召重发狂的喊着要杀掉我们!

  当我把他的肉吞下后,突然全身发涨,衣服也全爆裂了,身体像气玻球一样,不停的涨像一个巨人!

  厅内众人惊慌大喊:「钟魁天师回来了!」

  张召重吓得双腿发软,发呆的望着!

  我伸出庞大的手掌把张召重捉着,然后张开口吞进去,吞下后全身即刻冰冷,不支倒地喘着气,我心想难道诸葛亮算错了!

  对呀!我现在不是吞下爱滋毒吗?

  林嫂和大妈包括紫媚都上前来看我,就在我绝望的时候,突然有一只大蝙蝠嘴中咬着一条绳子,而绳子却吊着一个胡芦,脚却爪着一把金伞!

  蝙蝠把两件物品抛在空中之后,便飞到墙壁上倒挂着!

  胡芦在半空中洒下了酒,不偏不倚的全流进我的嘴里,我马上感觉身上的寒冷之气全消,慢慢脑海中浮出了片片回忆!

  我想起啦!我想起啦!

  「紫罗金伞!」我大喝一声!

  空中的金伞打开,发出旋转式的金光,把下面的人全都吓得缩了起来,只有善心的才不会被金光所伤。

  五鬼也慢慢醒了,见到了金伞直喊:「主人!回来了!」

  我喝过了酒后身体渐渐恢复原状,突然天空来了一层云雾,地府有云雾就是代表有仙人来了!

  原来是太白金星奉玉旨降临赐还金身给我!

  阎王不敢怠慢也来了!

  「见玉旨下跪!现钟魁受刑以满,特来赐还金身红袍,玉帝天恩特准本月二十六日,引蝠归堂海岸线的老家,福泽年年!钦旨!谢恩!」

  我马上叩头谢恩!

  突然一座红桥子从天而降,众人皆大欢喜的欢呼!

  太白金星用手一指,我的身上多了一件红袍,这时候我全身充满力量!

  「恭喜您了!钟老弟!」太白金星说。

  「谢谢仙翁!麻烦您了!」我说。

  「我们都是为天庭辨事怎能说麻烦呢!哈哈!我要回天庭覆命了,下次再谈吧,保重!」太白金星说。

  众人都跪下送别太白金星。

  「参见阎王!」我跪下行礼。

  「天师!万万不行!下官受不起,快快请起!」阎王说。

  「我怎敢呢?阎王!」我说。

  「现在不同了!您是天师论官位您高我一级呀!」阎王说。

  「那…谢谢了。!」我说。

  「天师!好说!我要走了!这座宅院就当见面礼送了给您吧!」阎王说。

  「谢谢阎王的美意,恭送阎王!」我说。

  阎王走后全厅的人都跪下向我叩拜!

  「参见钟天师!」众人全部跪下。

  「小强!你没事吧!」大妈和林嫂紧张的问。

  「我没事。。我们终于消灭了张召重!」我仰天大笑!

  我心很兴奋终于为母亲报了大仇!

  大妈和林嫂兴紫媚马上穿回衣服。

  「妳就是紫媚?」林嫂问。

  「是的!您是?」紫媚问。

  「我是紫月的乾妈!」林嫂兴奋的说。

  「什么?紫月做了妳乾女儿?」紫媚高兴的说。

  「是呀!现在妳也是我乾女儿了!哈哈!芳姐我有两个女儿了!」林嫂说。

  「我真替你高兴,乾脆妳两个也叫我乾妈算了!」大妈吃醋的说。

  「好呀!紫媚!妳就快叫我们两个乾妈呀!」林媳兴奋的说。

  「乾妈!」紫媚叫了两声!

  林嫂和紫媚突然想起,两人第一次见面即然玩同性恋来了,不禁发出微笑。

  「这一次能消灭张召重,真的要谢谢诸葛神侯呀!」我说。

  「是呀!我们要不是得到他的指示,相信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林嫂说。

  「还有一个人我们要多谢的!」我说。

  「谁呀?」她们问。

  「就是川岛芳子呀!大妈您不反对吧!」我说。

  「您还叫我大妈,您现在已经不是小强了,已经位列仙班了!」大妈说。

  「大妈!您始终是我大妈!真的!」我说。

  「乖儿子!」大妈流着眼泪说。

  「芳姐!欢庆的日子您别流眼泪了,们快回去让紫媚和紫月相聚吧!」林嫂说。

  我们吩咐所有仆人都离开此地,因为为我们不想留下张召重影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