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最新热门下载  »   萝莉幽若

站立在屋外,侧头看着屋里一切的红鸾,心扑扑的跳动着,她这个角度,只可看到公孙绿萼全身赤着跪在床榻上,而那脑袋却伏趴在血天君的腿根处,由此可见她正在做什么。
  而血天君脸上的满足笑意,还有那阵阵荡人心魂得声音,让还没尝到满足的红鸾小腹一阵燥热。
  好一会,公孙绿萼噗一声,吐出嘴中凶器,抬头看着仰躺着得血天君轻声笑道:“夫君,我说对了吧,红鸾一定找借口跑了,她知道我看到你在这里,还以为我会生气呢。”
  “呵呵,红鸾看起来是个脾气很强硬的女人,实则胆小得很,我都说了,你不会吃醋啊。”
  血天君笑道。
  公孙绿萼这时向前挪动着身子,娇声道:“在别人的床榻上和夫君一起这样,还真刺激。”
  血天君叹气道:“要是红鸾在这,为夫更刺激。”
  “我想她一定没有走远,若是夫君想,我这就去把她叫上来。”
  公孙绿萼其实早知道红鸾此刻就在屋外躲着,她和血天君都知道。
  但是女人是不能逼迫的,要是红鸾真的释然放得开,便会自己进来。
  血天君摇头道:“不用了,我不喜欢强迫她。”
  轻嗯了一声,公孙绿萼已抬起身,向下一落,将血天君的凶器吞了进去,一声满足的娇呼,似乎是故意般,叫的很大声。
  “啊……夫君……好大……人家好舒服啊……”
  一阵大起大落,公孙绿萼很会摇摆的晃动着雪白的屁股,上下套动着血天君的凶器。
  血天君双手握住了她身前的一双乳房,使劲的搓揉着。
  这时公孙绿萼娇呼道:“啊……嗯……夫君……是人家……的小穴……好……还是……红鸾的好啊……嗯……太棒了。”
  “哈哈,我还真没比较过。”
  公孙绿萼不依不饶的问道:“夫君,那红鸾……有没有说过夫君的大不大……啊……嗯……让她爽不爽啊……”
  听着她的问话,血天君的激情也被点燃了,腰一下下的快速向上顶着,嘴上说道:“你夫君我的本事,你还不知道嘛,哪个女人在我身下会不爽。”
  此时的公孙绿萼被血天君的凶器一阵乱顶,几乎已说不出话来,只是哼哼地喘着粗气:“啊……嗯……啊……太美妙了……啊……好啊……”
  此时她已完全失去了理智,自己的手也开始抚摸着自己的乳房。
  红鸾心神一跳,脸上现出了抉择,进还是不进,明显血天君和公孙绿萼都不在乎多一个人,而且公孙绿萼是不会吃醋,也不会责怪自己抢了她男人。
  听着公孙绿萼浪荡的低吟连连,红鸾再忍受不住,转身抬步走进了屋里。
  吱呀一声房门被关上,但是床榻上得两人却没停下来,公孙绿萼更是双手撑在血天君小腹上,回头媚笑的娇真道:“好啊,红鸾,把我夫君藏这里独享……”
  她一句话都说不完全,就嗯嗯的直叫。
  红鸾看着两人上下叠在一起,有些歉意道:“萼姐姐,我……我不是故意想……”
  “快过来吧,萼儿是跟你开玩笑呢。”
  血天君招手笑道。
  哪还犹豫,红鸾急忙上前走去,早就在屋外褪了个精光得她,白了一眼血天君,俯身就把圣女峰直往他嘴里送去。
  吸吮着红鸾乳房上两个奶头,血天君的两只手,各握住了她和公孙绿萼的乳房,大力的搓按着。
  这时公孙绿萼显然到了尽头,一声娇呼后浑身一软,伏趴了下来。
  “这么快啊。”
  红鸾已没了羞怯,而是有些调笑道。
  公孙绿萼娇喘道:“哼,你不一定比我能坚持。”
  她让了开来,血天君坐起身,一把将红鸾提到了床上,让她躺了下来。
  看着阴毛多多的小穴,血天君轻轻地用手指分开了那两片迷人的阴唇,里面已湿成了一大片,黏黏的透明液体已充满了整个阴部,红鸾的阴核有花生米那么大,血天君小心地用大拇指和食指轻轻夹住她的阴核,不断地挑逗。
  红鸾忍不住呻吟了起来:“嗯嗯……啊……哦……夫君……亲爱的夫君……我爱死你了,你弄得人家真舒服……哦……好美……真爽啊……嗯……”
  “还没刚开始呢,哈哈,这么叫法,你还不累死。”
  公孙绿萼开着玩笑道。
  血天君看着红鸾的阴核在自己的捏摸下越来越大,还不停地抖动,她的大腿不禁大大的分开,小穴早已禁不住欲火春情的刺激,淫水像黄河泛滥似的,不停地向外汨汨流出,那两片阴唇一张一合的蠕动着,似乎想含住什么,阴核更因为淫水的浸润,显得更加的鲜红而又夺目。
  “啊……夫君……我要……要啊……”
  血天君本想舔一舔,但转念一想,红鸾在外面听了许久,她一定早就急了,于是血天君忍住了要慢条斯理的前夕。
  双腿跪在了红鸾腿间,弯身将凶器顶上了她的小穴,可是并不急着插入,只是在她阴户上来回磨擦,沾了好多淫水。
  男人凶器的磨擦已把红鸾弄得娇躯一阵猛顿,小穴拼命地往上顶,她的小穴现在很需要凶器的滋润,她不禁失声浪叫:“夫君……我的好哥哥……天君哥……快点插进来啊……啊……我要……你的凶器……进来……嗯嗯……人家受不了了……啊……”
  红鸾此时已经是淫荡到了极点,呻吟浪叫,双手紧紧地抱住了血天君的屁股,她的阴户更是不停地向上挺,想要将凶器全部套进去。
  血天君身体往下狠狠一挺,龟头对着阴户,凶器慢慢地进入了她那淫荡的小穴,被紧紧地含着,他将她紧紧地搂着,大力地抽动着。
  “凶器好大……啊……哦哦……我的死冤家……小穴要撑爆了……哦……啊……我快升天了……真美呀……”
  红鸾的嘴里不断说出淫词浪语,这次由于血天君和公孙绿萼在一起做爱,对她进行了充份的刺激,所以凶器并没有令她产生太多的疼痛,而一开始便是很爽。
  眼看着红鸾这么享受,公孙绿萼站起身,整个人挂在了他身后,两团大奶子不停地在他后背上蹭着,嘴里更是发出了浪叫声。
  “啊……好棒……夫君使劲……插……插她……插完……在插……人家啊……”
  “哦……嗯……不……夫君……大力点……深点……我要时间长……啊……人家好爽……绿萼……姐姐……好坏……人家……没爽够……啊……嗯……”
  两女一前一后,一个攻上一个攻下,但是血天君对付女人的技巧,哪是她们所能受得了的,仅仅一炷香得时间,两女已齐齐趴伏在床榻上,再无起身的力量。
  天大亮之际,血天君才与公孙绿萼从红鸾阁内走出。
  三日得庆生宴会,血天君回到暗香阁,第一时间进入了极乐界中。
  众女欢愉,在一次次满足极乐界中得所有老婆后,血天君才在龙凤宫内的议事厅开起了会议。
  “夫君,照我说,宴会主题,不如以舞乐为主题。”
  血岚提议道。
  所有人都知道血天君这次回来所为何事,庆生宴会,在极乐界是时常的事,每每谁过生日了,血天君都会举办一场宴会,而举办人,一般都是林朝英和罗霄几人。
  林朝英仰头娇笑道:“夫君,为雄霸女儿庆生,何不带来极乐界里,让她在这里过生日,保证她几辈子都忘不掉。”
  “呵呵,姐姐说得对,但是那幽若,可是普通女子,要是被我们这么一折腾,还不没命了。”
  罗霄在旁轻声笑道。
  刚加入大家庭的血岚和火火以及颜盈、玉浓都是露出了疑惑,颜盈更是问道:“在这里庆生怎么了?怎么会没命呢?”
  血天君摆手笑道:“谁要庆生,都要接受极乐界中我血天君所有老婆的洗礼。”
  “洗礼?何为洗礼?”
  颜盈追问道。
  摇了摇头,血天君已不知说什么好了。
  罗霄一脸神秘走到颜盈身边,附耳说了几句。
  颜盈脸上立刻现出了红晕,羞怯的看了眼血天君和林朝英等人。
  “怎么?这么秘密?”
  玉浓轻声问道。
  林朝英朗声笑道:“霄妹妹就是,这是极乐界啊,让我说吧,要是谁生日那天,夫君第一个与她激情后,而后就是其他女人,与生日的主角,互相磨镜子。”
  玉浓挑眉道:“磨镜子是什么意思啊?”
  “哈哈,就是那个喽。”
  罗霄指着玉浓身下,娇真笑道。
  不懂的玉浓和血岚几人,这才明白过来,这极乐界要是会齐所有女人,没有三千,也有二千加人,那过生日的女主,岂不是要被折腾死,但是极乐界内有无限灵气,而且各个都是不死之身,又怎怕被折腾死,只是夸张点说而已。
  见她们都在说笑,血天君一本正经的平静道:“我是要办一场庆生宴会,是让雄霸女儿更加憎恨他为目的。”
  收住笑,所有女人都是挠头想了起来,一直都未说话,也答应血天君,在极乐界为奴的萧麟儿,突然出声道:“主人,你不是说,雄霸女儿本就恨他,是因为他害死了她得母亲嘛。”
  “是。”
  血天君点着头道。
  脸上也尽是悉心听得神情,看他对自己的话有了兴趣,萧麟儿接着说道:“那不然,找人重演当年的事情,让他女儿更加深,自己的母亲是怎么死的。”
  听她这么一说,血天君笑了笑,赞道:“这倒是个好主意,麟儿说的不错。”
  “谢谢主人赞赏。”
  萧麟儿躬身娇笑道。
  对于萧麟儿,血天君也没过多的想让她为奴,在极乐界只要安稳,而且和自己女人们共处,就不会为难她,而萧麟儿这几日也算不错,和所有女人都打得火热,简直是亲如姐妹一般。
  站起身摆了摆手,血天君说道:“不用再叫我主人了,随她们称呼吧。”
  萧麟儿还没来得及答谢,血天君的身影已消失在了龙凤宫。
  见她脸上露出暗淡之色,林朝英几女劝道:“麟儿,时间长了,夫君自会宠爱你得,和我们一样,你就是我们这大家庭里的一员啊。”
  感谢的看着这些姐妹,萧麟儿轻嗯的点了点头,她也相信了友情和爱情,固然自己是剑灵塑身,但是就连火麒麟和猫仙等,都能幻化人身,成为血天君身边的宠老婆,她萧麟儿又怎么不行呢。
  天下会几年来都未这么热闹过,次日便是雄霸之女幽若的生日,而今日,红鸾已指配工匠在湖心小筑的对面搭起了台子,庆生宴会由她操办,她也是绞尽脑汁,想了几个节目。
  夜刚到,血天君身影出现在了湖心小筑之下,这里是天下会的禁地,除了雄霸,没有人可以来到这里,而血天君却来了。
  几声清脆的敲门声响起,里面除了安静还是安静,血天君可以感到这里面得人此时就在二楼得一间屋里,而她或许是因为听不到敲门声,又或许是故意不下来开门。
  脸上现出果断,血天君推开巨门,径直走了进去,这巨门重达千金,一般人是推不开的,但是在血天君手里,还是小意思,而从里面的机关,也可以轻易打开此门。
  进到里面,一阵幽幽的阴风吹袭,到处都是黑暗,血天君不禁咬牙切齿得恨雄霸,对待幽若,竟然让她关在这暗无天日得湖心小筑里,一个小小年纪的丫头,在这里住了这么多年,或许连见到人都会害怕。
  眼见下面没有什么特别之处,血天君跨上楼梯,向着二楼行了上去,还有三阶阶梯就到二楼时,他的眼前出现了一个娇小得身影。
  突兀的出现,倒是让处事不惊得血天君,心里也吓了一跳,因为这娇小得身影,一袭白裙席地,又留着一头蓬乱的长发,若是自己是普通人,这一吓,早就翻滚下楼梯了。
  “你是谁?”
  焦脆稚嫩的女声从她口中发出。
  血天君看着她,轻声笑道:“血天君,你又是谁?”
  那少女淡淡一笑,似乎对于血天君的到来,根本不在意,而是看着他说道:“我是幽若,你不知道我是谁,就敢来这里?”
  见她这么说,血天君赞叹说道:“幽风起,若不凡,香棘飘,美人颜,幽若,你的名字真好听。”
  幽若脸色一变,说道:“别要说此等好听的话,你来这里干什么?”
  “难道你不该问问,我是怎么进来得吗?”
  血天君反问道。
  只听幽若冷声一笑,低声道:“除了那个男人,我想不到你是怎么进来得。”
  看着幽若眼神的分明闪硕,血天君感叹,这幽若到底受了多少刺激,让整个人都变得如此淡泊一切,她眼中甚至毫无任何感情,俨然是对雄霸的恨,已经到了一种至极得地步。
  “你口中的那个男人,定是雄霸那个老匹夫吧。”
  血天君如此说道。
  幽若眼中露出疑惑,不屑道:“你就不怕这句话传到他耳里,那时你死的肯定难看。”
  故意摆出一副视死如归的神情,血天君暗叹道:“幽若,不瞒你说,我对雄霸已是恨之入骨,他是个冷血无情之人,我本是霍家庄的人,因为他要收服霍家庄,我们庄主不从,他就下令,屠杀了全庄的人,我……我是唯一一个幸存下来的人。”
  幽若挑眉道:“那算你好运,他做事太绝,你没死竟然还敢来天下会,要是让他知道,你是霍家庄得人,我想后果你一定很不想看到。”
  “我很了解雄霸,他连自己的妻子和女儿都能害,这种人简直是世间上最恶毒得人。”
  血天君继续说道。
  不时也在看着幽若的表情,显然自己这句话起了作用,只见幽若浑身颤抖着,眼中流出了眼泪,向后踉跄的退了两步。
  血天君忙向前一窜,用手揽住了她得腰肢,急道:“幽若,你没事吧……”
  就算被陌生的男人搂住腰肢,幽若也似是没有察觉,一脸得失神看着面前男人的衣襟。
  听到她轻微的哽咽,血天君忙用手撩起她面前的乱发,才看到幽若真正的面孔。
  一张小小的脸蛋上,沧桑和仇恨写于脸上,那双丹凤眼更是媚之极,特别是鼻梁下的薄如蝉翼得小嘴,微微触动着血天君的心,幽若竟然会是这么美得女孩,如果不是在这里被囚禁,她得美一定会脱凡超俗。

  幽若似是在强忍着不哭,但是哽咽声依旧响起,此时安静之下,她得哽咽特别明显。
  “幽若妹妹,你这是何故,为何还哭了呢?”
  血天君低声说道。
  却看到幽若的眼瞪着自己,她娇声爆喝道:“你和他是一伙得,你知道我的身份,为何还来这里气我,是不是要拿我做要挟,他不会为了我,而受你们要挟的。”
  听着她胡乱的喊叫,和那一脸本不该十二岁少女所有的恨意,血天君上前抓住她得肩膀,轻声道:“幽若,你错了,我不是要拿你做要挟,我只是来告诉你一件事得。”
  拨开血天君的手,幽若径直走进了里面偌大的屋子,血天君亦跟了进去。
  看到眼前的房间,虽然收拾的挺干净,但是这里的住宿条件,甚至都比不上天下会一个女婢所住的,他想了想,看着坐下来的幽若,沉声道。
  “明日就是你的生日吧。”
  幽若抬眼看着血天君,疑惑道:“你怎么知道?”
  血天君很关怀的看着幽若,柔声道:“昨天我听文丑丑说的,文丑丑进言,要为你办一场生日宴会,哪知雄霸不肯,而且差点杀了文丑丑。”
  “文叔……”
  幽若眼中流露出感叹,这天下会中,对她最好的莫过于文丑丑,虽然那是个不完全的男人,但是文丑丑隔三差五的都会差人给她送来好吃好喝的,而这一切,幽若相信,雄霸是做不了的。
  血天君接着说道:“丑丑是没事,但是明日你的生日宴会,倒是被苍山四鬼接下了,想必雄霸,也是不想做太绝。”
  “不要说了,他举办他的生日宴会,关我何干啊,我幽若早就发过誓,这辈子都不会跟他雄霸在有半点瓜葛。”
  幽若冷声大喊道。
  怕她受刺激,血天君立刻换了个话题,问道:“幽若妹妹,在这里,过的还算习惯吗?”
  坐在椅子上的幽若,虽然很不喜欢和面前的男人聊天,但是憋了这么久,竟然有人可以来到这里,她巴不得这个血天君多陪自己聊会天。
  “还行吧。”
  幽若淡淡的说道。
  见幽若虽有些冷漠,但是只有十二岁的她,还是敢和自己这个陌生人说话,显然幽若还是很喜欢言语得。
  走到窗口,血天君感叹道:“被困在这里多少年了,我知你心中之苦,幽若妹妹,可以和我聊聊你的母亲吗?”
  “她是世上最美的女人,起码在我心中是,虽然她已经走了很多年,但是我对她还是有深刻的记忆。”
  幽若浅声说道。
  两行眼泪亦从她眼中滑落了出来。
  血天君知她在哭,回头问道:“那你有没有去祭奠过她?”
  幽若苦笑道:“我被困在这里,连天下会都出不去,又怎么能去祭奠我母亲。”
  “那你想不想去祭奠呢?”
  血天君追问道。
  听他这么说,幽若眼神一亮,激动道:“你有办法?”
  血天君轻声笑道:“我可以带你出去一趟,但是务必在晚上回到这里。”
  荫山之巅,天下会后面的一座小山之上,这是天下会得领地,亦是雄霸设下的第二禁地,第一禁地是湖心小筑,居住着幽若,而这第二禁地,则是一处墓地。
  一座硕大的坟墓前,幽若跪在石碑前,已泣不成声。
  叶妍,雄霸之妻,血天君看着石碑上得刻字,他知道小说风云中的人物,但是在众多人里,独独少了叶妍这个人物,原来她是雄霸的第一任妻子,也是幽若的母亲。
  能生出像幽若这么漂亮的女儿,她叶妍定是个大美女。
  “娘,女儿幽若来了……”
  听着幽若对着石碑不停的言语,血天君径自走到了远处,他在那里也无用,反而让幽若自己舒发下情感,对自己反倒有利。
  一直在这待到傍晚,血天君才带着幽若回到天下会的湖心小筑里。
  当他要离开时,幽若对他的语气也是好了许多。
  “天君哥,你可以每天都带我去看我娘吗?”
  看着恢复了本来面目的幽若,血天君点头道:“会的,只要你记住我说的话。”
  幽若嗯了一声。
  夜降临,叶妍墓地前立着一个人,一袭长袍随风飘荡,而此人脸上则是一脸的邪笑。
  “或许你不该出现,但是你出现了,我才可以得到你的女儿,那样得好戏才更好看。”
  墓前之人正是血天君,只见他心神一动,身后顿时出现了五人。
  血岚看着周围的一切,疑惑的向前看着墓碑,娇声问道:“夫君,这么晚了,你叫我们出来何事?”
  随血岚一起来的,还有猫仙和仙仙与火火、萧麟儿,这五人与黄蓉她们不同,都是身具强大神力的人。
  “呵呵,让你们帮我一个忙。”
  血天君轻声说着。
  听着血天君的吩咐,萧麟儿应声道:“夫君,放心,这事交给我了,入梦是我最拿手的,我一定取来你要的消息。”
  血岚和猫仙几人对视一眼,她是不懂血天君,为什么深夜要来掘坟,而且竟然还要复活墓中之人,她有些不信,就算是她,也不可能复活一个人来。
  “你们退后。”
  血天君平静说道。
  四女退到了一边,却见血天君突然双手扬起,只见他面前的坟墓突然升起,俨如变戏法一样,一口桐木棺材从低下竟虚浮飘了上来,随着血天君口中的念叨,棺材落到了他身边的地上。
  猫仙走过来,娇笑道:“夫君,这里面得女人是谁?”
  “这个你不必知道,你们只要助我一臂之力就行了。”
  血天君不想解释太多。
  对于复活叶妍,他是并不抱太大希望,但是有凤元在,加上自己习得得阴血功,只要叶妍的尸骨存在,他就有希望并可能重塑一个叶妍出来,而这之前,他需要很多准备。
  不到一炷香的时间,萧麟儿折返了回来,只见她将手中一个发光的圆物,递到了血天君的面前,娇声道:“夫君,这就是那人脑中对叶妍所有的记忆了。”
  “仙仙……”
  血天君喊了一声。
  仙仙双手合十,突兀的一道道金光从她手心射出,射进了棺材里。
  打开棺盖时,血天君往里一看,可见棺材里并没剩下真正的人,而是一副骷髅,死了这么多年,没有任何方法保存,这叶妍的尸体,自然已经腐化完了。
  没有人感到恶心,血天君凝眉看着棺材里得骷髅,和旁边所放的衣物,出声道:“麟儿,该你了。”
  萧麟儿手一翻,立刻将手中从雄霸脑中盗取来得记忆,拍在了棺材中骷髅头之上,白光一闪的刹那,血天君浑身泛起一层血雾,双手如变戏法一样,向上托起,棺材里的尸骨,竟也随之飞出了棺材。
  看着棺材飘在空中,血岚几人立刻围在周围,齐齐发动自身力量,血天君站在尸骨之下,仰看着尸骨,嘴上念叨道:“万古不灭,拂衣加身,血化千,水浓百……”
  此时随着血天君得念叨,尸骨上亦是泛起了一层红色的血雾。
  阴血功得传人血岚,都不知道自己这阴血功怎么还能用在复活人之上,她很奇怪,血天君为何会这么做。
  而眼前的一切,不光让她震惊,也让萧麟儿等人震惊无比。
  血雾包裹下的尸骨,竟然慢慢发生了质变,这时血天君口中吐出一颗珠子,那珠子随即向上面的尸骨飞去,刹那间,珠子与尸骨碰触在一起,一道强光四射,使得萧麟儿几人都看不到眼前。
  “叶妍,现身吧。”
  血天君看着那尸骨上生长出了他所想要的,顿时大喊了一声。
  凤元虽是长生不死的良药,但是血天君亦发现,凤元有重塑肌肤得作用,他本不信,帝释天的圣心决会真的可以复活死人,但是他吞下凤元后,发现了其中的秘密,帝释天的圣心决竟然留在了凤元里。
  而只有和凤元一体的人,才可看到凤元里的圣心决心诀,血天君就是发现了圣心决,才想做这个他从不敢想的荒唐之举。
  只是片刻,强光消失,血天君收回凤元时,也看到了空中所飘之人。
  萧麟儿几人更是膛目结舌,那空中真的出现了一个长发垂下的女人,一身白洁的肌肤,完全赤着的娇体,丰腴的股瓣亦可看的很清楚。
  这时血天君跃起,双手抱住了空中的女人,将她抱了下来,放在了棺木板上,这才缓缓打量着被自己复活得叶妍,从头到脚,再从脚到头,映入眼帘的,是娇嫩的脸上白里透红,小巧的樱唇微微翘起,勾人心弦。
  硕大的圣女峰和纤细小巧的柳腰,娇小玲珑的身姿,更令人感到血脉喷张。
  血天君兴奋得喊道:“哈哈,我终于复活叶妍了。”
  几人恭喜着,血岚更是娇媚地说道:“夫君,今晚你可有人伺候了,我们姐妹就先回去了。”
  血天君笑了笑,一挥手让血岚几人回了极乐界,认真的看着眼前的美人,柔软的长发飘落垂下,被微风吹的轻轻飞舞,虽然双眼紧闭着,但她已有了呼吸,那硕大的圣女峰都在微微的颤动。
  叶妍细巧脖子很好看的偏向一边,一条雪藕一样的手臂无力的垂到地上,露出了白嫩的腋下肌肤,修长的双腿肌肤细嫩,莹白的肤色让血天君想起了象牙雕塑。
  欣赏了一会,血天君并未忘记自己所复活她得目的,手指在她额头上轻点了一下,只听一声嘤咛从她口中发出。
  微微睁开双眸的美人,第一眼就看到站在自己身边的男人,在看到自己全身赤着和身下棺木以及面前被掘了得坟,她一脸惊愕得抱臂,想以此挡住自己硕大的圣女峰,却不成想,这样的动作,更让自己硕大得圣女峰,半隐半露无比好看。
  “不用挡了,我早就看光了你。”
  血天君轻笑道。
  叶妍脸红的盯着他,颤声道:“你是什么鬼?”
  血天君一怔,随即明白了,这叶妍刚被复活,一定以为自己死了,变做鬼了,而现在她根本不知道,自己已经成为了活生生的女人。
  “吊死鬼……”
  血天君说着,伸出舌头故意吓了吓她。
  哪知道叶妍根本不禁吓,一下晕了过去。

  叶妍像是做了一场梦一样惊醒,看着赤着的上身,袒露着得硕大圣女峰,摇曳的烛火映衬着整间屋子,而在她惊魂未定前,身边的墙壁上倒映着两个身影。
  “你醒了……”
  淡淡的一声话语在身边响起,叶妍震惊的侧头看去,身边果真有一个男人。
  是这个男人在说话,鬼怎么会有影子,自己不是鬼,怎么会在这里,一切的一切,都让叶妍有些迷茫,她清晰地记得自己惨死在雄霸面前,是他,是他为了争雄的野心,而害的自己惨死。
  叶妍轻声问道:“你是谁?”
  嘴上问着,她也拉起被子遮住了自己袒露的娇体。
  处事不惊,遇事不乱,这和幽若倒是很相似,有其母必有其女,叶妍地长相,绝对配得上国色天香,而她在风云里,却是个从未被提及过的女人。
  血天君仰头轻笑了一声道:“我知道你有很多疑问,想问你为什么会活过来,又想知道这是在哪里?”
  男人的话语响起,叶妍丝毫没有畏惧,她都是死人了,难道还会怕什么。
  “是,我要知道我所处之地,你是谁?我怎么可能是活人,我都死了多少年了。”
  叶妍有些激动地大喊道。
  血天君沉声道:“你是死了,但是我却把你复活了,我叫做血天君,你一定知道天下会,这里是天下会中的一个阁楼,暗香阁。”
  暗香阁?叶妍挑起了眉头,她知道暗香阁,确实是天下会中的一个阁楼,她甚至知道,天下会建立时,所有阁楼的名字,那时地雄霸才刚刚起步,要做武林至尊,而叶妍百般劝阻,却落了个惨死的下场。
  听到复活字眼,叶妍不敢置信,自己死了,怎么还可能复活。
  看着眼前的年轻男人,叶妍颤声道:“你什么意思?”
  “呵呵,你一定想知道幽若得事情吧。”
  血天君凝声说着,坐在了床前的椅子上。
  一阵娇颤,叶妍眼中流出了泪水,如决堤的水坝一样不停,她哽咽着,嘴上重复着幽若的名字。
  知道她只有幽若一个女儿,而且费了这么辛苦,才将幽若生下来,却不想,惨死时,幽若那时才多大点,就失去了自己这个母亲。
  血天君轻声道:“叶妍,我知道你很想见到幽若,可是她未必能接受你已复活的事实,你若是想母女团圆,必须听我的话。”
  叶妍激动道:“我怎么会复活?”
  “这就无从解释了,我说我是神,你相信嘛。”
  血天君挑眉道,脑中却在想着,怎么撒一个弥天之谎,让现在的叶妍相信自己的话。
  几乎没有犹豫,叶妍肯定道:“我相信,你快告诉我。”
  血天君站起身,平静道:“你被雄霸所利用而惨死,我虽不是天下会中人,却早已仰慕叶夫人的美貌,故而寻遍江湖名医,学会了一种复活之术……”
  一番解释后,血天君看着叶妍。
  他本以为叶妍不会相信,但是叶妍却点了点头,眼神尽是很坚信血天君话的神情。
  “那我什么时候能见到我的女儿?”
  叶妍出声问道。
  她已掐了自己一下,痛感尚在,一切都不是在做梦,而且鬼是没有身体热度的,可是她刚才触碰了一下自己的肌肤,热度尚在,影子尚在,自己确实被复活了,但是自己被复活的事实,远远比不了幽若。
  血天君摇了摇头,劝道:“叶妍,我知道你很想幽若,但是明日就是她的生日,雄霸要为她举办庆生宴会,所以你见她,是不太可能。”
  “什么?你说幽若明天生日,天,我这个做娘的,怎么可能没有任何准备?”
  叶妍脸上一阵失落的自语道。
  看着叶妍,血天君问道:“那你想不想让幽若高兴,让她看到你。”
  听他这么说,叶妍激动道:“真的可以?”
  话音刚落,她身前遮挡的被子立刻落了下来,可是她只顾激动了,袒露的硕大圣女峰,呈现在了血天君面前,她却丝毫没有感到任何羞耻。
  血天君点了点头,侧头指了指她的前身。
  叶妍低头一看,见硕大的圣女峰,竟然袒露在外,但是她只是羞怯的低下了头,亦想起,自己身体的一切,都已经被这个男人看光了,也是他把自己复活的。
  “你说过,我的身体都已经被你看光了,这点被你看到又有什么。”
  叶妍嘴上虽说着,脸上却有些不满的表情。
  血天君轻笑道:“今晚你就在此休息,明日我会派人过来给你送饭。”
  烛火依旧摇曳着,叶妍却百般不能入睡,她深知自己复活了,但是这一切恍如一场梦一样,想着自己身在天下会中,却不能和自己的女儿见面,那种痛苦又让她有些煎熬。
  翌日天一亮,血天君又出门围着天下会的阁楼转了一圈,今日就是幽若的生日,但是天下会中,并没多少热闹之气,显然雄霸为幽若举办庆生宴会,也只不过是一时兴起,根本没有多少诚意。
  台子已搭建好了,血天君看着红鸾指挥着手下如何布置,其实这一切都不是红鸾在操作,而是血天君,他要让雄霸在今晚难看,要他知道,什么才叫痛苦。
  入夜,文丑丑已来到了暗香阁外。
  “呵呵,我就知道文兄会来。”
  血天君已换了一身黑袍。
  文丑丑尖声笑道:“血阁主,雄霸帮主有请,今晚可是幽若公主的庆生宴会,而你是主办人,怎能缺得了你呢。”
  血天君轻笑道:“呵呵,文兄先去,我一会便到。”
  湖心小筑前的一处平台,早已搭起了台子,天下会中精英亦聚集在此,雄霸此时也在一张椅子上坐着,笑看着忙碌的手下。
  “风儿,今晚可要好好表现。”
  雄霸看着身边的聂风笑道。
  他已知道今晚所要表演的节目,聂风要上演一场独武,虽然是演练自己教他的神风腿,但却又威震帮众的作用。
  想到这一切都是血天君策划,雄霸更在心底感谢血天君。
  湖心小筑的窗台前,幽若看着不远的一切,脸上露出了不屑。
  “天君哥哥,他这么做有什么用?想挽回我的心,不可能。”
  听着幽若冷冷的声音,站在她身后地血天君劝道:“幽若,若是你能和雄霸父女消除隔阂,这也是哥哥我想看到的啊。”
  幽若摇头怒道:“不可能,他是雄霸,我是我,我母亲的惨死,我怎么也不可能忘掉。”
  一声哀叹从血天君口中发出,他却在暗笑,今晚所发生的一切,雄霸料定不得,而幽若更不会知道。
  宴会准时开始,红鸾精心设计的节目,亦开始一一上演,武斗,群舞,加上面具戏,颇多的演绎在台子上不停上演着。
  只是这一切逗乐、惊人的表演,在一个节目开始后,都被物化了。
  只见台子上出现了一个身披白袍都女人,而她对面亦走来了一个身穿黑袍的男人。
  “这……这不是……”
  一直站在雄霸身后的文丑丑,惊呼出了声。
  雄霸也看到台上黑袍的男人装束,那可是自己最爱的装束,而那女人的装束,更是让他陷入了沉思。
  “你真的要称霸武林,而弃我不顾吗?”
  女人看着面前的男人,幽幽说道。
  黑袍男人冷声道:“对,武林之主,比起你,对我要珍贵的多,我不能因为你,而放弃我称霸武林的梦想。”
  女人脸上现出暗殇,哽咽道:“那你就不关心我肚子里的骨肉了嘛,她可是你的女儿啊。”
  看着台上的表演,雄霸刚要起身,却被一旁的血天君拦住了。
  “雄帮主,怎么了?”
  血天君轻声问道。
  雄霸看了一眼血天君,挑眉道:“这是谁安排的节目?”
  血天君仰头笑道:“不知道,我只知道这个节目似乎看起来还不错。”
  盯着血天君的眼神,雄霸眼中露出了冷意,这一幕他太熟悉了,当年自己为了一争武林霸主的地位,抛弃了自己深爱的妻子,而害的妻子惨死,但是这一切,竟然重现在了自己女儿的庆生宴会上。
  巧合还是故意,雄霸一眼便看得出来,这是有人故意在为之。
  “血兄弟,你不要拦我,我要杀了台子上的人。”
  雄霸咬牙切齿的怒道。
  这时却听一声哀嚎,台子上的女人跪伏在了地上,看着不远的湖心小筑大喊道:“幽若,是娘对不起你,是娘没有悉心照顾你啊……”
  随着她都呐喊,湖心小筑中传来一声尖叫,只是刹那,一道身影从湖心小筑楼上飘出,片刻功夫已到了台子前。
  黑袍男人立刻退了下去,台子上仅剩下白袍的女人和一头梳理干净头发的幽若。
  “帮主,公主她……”
  文丑丑看到眼前一切,惊住了。
  雄霸也看出不对,身形一动,移动了台子上,一股无比狂躁的气势从他身上散发而出,直逼面前带着斗篷披着白袍的女人。
  只听一声嘶响,白袍应声而碎裂,一个女人跪伏在幽若面前,慢慢的回过了头。
  那是一张芳华绝代的美艳面堂,一双带着恨意的眼眸,盯着一身霸气的雄霸,嘴角上扬,脸上更是露出了无比的憎恨之意。
  “叶妍……”
  雄霸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震惊的颤抖起了身子。
  幽若听到雄霸的轻呼,低头看着面前只有三十左右的女子,挑眉道:“你叫叶妍?”
  叶妍看着眼前的幽若,颤声道:“幽若,我是你的娘啊。”
  “不可能,我娘已经死了很多年了。”
  幽若向后退着,嘴上说着。
  她自己前一天才去过自己母亲的坟墓,而且叶妍已死了很多年,今日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她不能相信这个女人的话,但是这个女人的脸蛋,却让她有些疑惑,为什么,她会长得和自己的亡母这么相像。
  看着幽若向后退去,叶妍站起身追了上去,抓住她的手,娇呼道:“幽若,相信我啊,看看这个。”
  见她手中出现的朱钗,幽若一下定住了,这朱钗确实是自己娘亲留下来的遗物,她保管好好地,怎么可能在这个女人手里,难道她真的是自己的娘亲,她没死?还是她都鬼魂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