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最新热门帖子  »   臭屁马子泄春光

黄昏时分,二部马车在招贤庄五十余里外的山区停下,甄南仁先吻过月狐,再入另外一部车吻过田娃及田欣。

  他拿起包袱,便掠入山林中。

  隐在远处的十五人立即有一人跟踪他。

  其余十四人等侯不久,便见月狐六人一起宰马及毁去车厢。

  不久,月狐六人联袂掠去,没多久,便见九十七名打扮不一的人由林中迎出,月狐立即上前道:“如何?”

  “有三波人马跟了半天。”

  “唔!他们在何处?”

  “跟在主人身后。”

  “田娃,田欣,你们先去。”

  “是!”

  田娃二人立即分别掠向左右两侧,月狐立即沉声道:“你们准备接应。”

  说着。她倏地向后转,便朝前掠去。

  隐在远处之十四人正在纳闷,乍见一人掠来,立听为首之人道:“速召人来,其余之人准备迎战。”

  立即有四人转身疾掠而去。

  另外十人则掠向月狐。

  田欣及田娃见状,立即追回那四人。

  月狐一挥手,少女们立即赶来。

  那十人一掠近,便射画暗器。

  月狐劈散暗器,立即逼去。

  立即有二人先行攻来。

  月狐扬掌疾攻,掌劲立即似海浪般扫去。

  闷哼声中,立即有一人吐血飞去。

  为首之人立即喝道:“祝三,何二,求援。”

  立即有二人疾掠向右侧林中。

  不过,少女们迅即分出十人拦诠他们及猛攻着。

  月狐疾攻为首之人三招之后,立即沉声道:“鲁东,是你吗?”

  “你是……”

  “哼!瞎了眼,该死!”

  掌劲疾旋,对方立即吐血飞出去。

  月狐立即大开杀戒。

  诸女亦凶残的扑杀着。

  不出盏茶时间,现场之十三人已经嗝屁,立见田欣掠来道:“禀思师,师姐故意留活口,已经跟下去了。”

  “很好,你们三人善后。”

  说着,她立即率众离去。

  三名少女立即迅速的搬尸及蚀毁。

  月狐率众掠过峰顶,便听见前方有拚斗声,她立即沉声道:“不准留下活口!”

  说着,她已经疾掠而去。

  田欣迅速一分配,诸女便分三路掠去。

  月狐尚未接近现场,便见二十人迎采,她立即喝道:“速来!”

  说着,她立即疾迎而去。

  她一掠近,掌力立即疾旋而出。

  那二十人身形一分,立即疾扑而来。

  田欣尾随而来,立即望向田娃。立见田娃至少被五十人包围,立即率十五人赶去,另外二十各少女则迅速的前去协助月狐。

  立见二人朝天空一头掷,立即传出剌耳的竹硝声,月弧心中一急,立即不顾一切的催动功力大开杀戒。

  一阵轰隆连响,她已经宰扫八人。

  她匆匆一瞥,立即喝道:“小珊,你们迎去。”

  “是!”

  左翼之三十名少女立即朝前掠去。

  月狐又宰了三人,便赶向左翼那三十名少女。

  不久,她已经查出左前方有一批人赶来,她一挥手,便和三十名少女各自隐在树后,三十名少女亦各取出毒针。

  倏见七十人联袂掠来,她们一闪身,立即射出暗器。

  惨叫声中,立即有十一名中针摔倒。

  月狐疾掠向前,又携立即大开杀戒。

  三十名少女立即上前扑杀着。

  惨叫声中,迅即又有十一人死于月狐之手中,不过,立即又有二批人前来,月狐匆匆一瞥,立即喝道:“丫头,快!”

  “是!”

  她痛下杀手不久,便又有一百三十余人扑来,她存心互威,立即迎向为首之二名中年人及疾劈旋掌力。

  田娃掉头而来,立即加入战斗。

  不久,田欣也率四十人前来助阵。

  现场立即杀得热闹纷纷。

  不久,又有二百余人来援,月狐一咬牙,立即大猛拚着。

  田欣及田娃亦大开杀戒着。

  诸女更是狂杀着。

  双方人数差距过多,诸女面对人海战术猛拚半个时辰,至少宰了一百八十人,可是,亦死了四十一名少女。

  月狐一见对方未再出现援军,立即喝道:“宰光!”

  立听-人喝道:“月狐,你在槁什么鬼?”

  “哼!你们若有种,就别走!”

  “嘿嘿!吾要玩玩你这浪蹄子。”

  “来吧!”

  双方立即火拚着。

  此时的甄南仁已经闻声而来,原来,他上山不久,便听出有人跟来,于是,他不动声色的继续朝前掠去。

  当他掠过山角之际,立即贴壁而立。

  那位老包不知情的一追来,他立即被扣住左肩。

  “朋友,你是谁,你想干什么?”

  “我……游山!”

  “游山?你去游地府吧!”

  说着,他已按向对方之“天灵穴。”

  “饶……命……我招啦!”

  他一收手,立即凝视对方。

  “我叫贾龙,是三煞会弟子,因为好奇而跟来。”

  “好奇,你还瞧见什么?”

  “没有!我只瞧见你-人。”

  “你在何处瞧见的?”

  “我……我在半山腰瞧见的?”

  “妈的!你骗谁呀?”

  “叭!”一声;他立即扭下对方的左耳。

  “饶命!我招啦!”

  “说!”

  “小的在林中瞧见你下车却单独前来,便好奇距来。”

  “只有你-人吗?”

  “是……是的!”

  “妈的!你又在扯蛋。”

  说着,他已扣住对方的右耳。

  “饶命!招啦!”

  “快说,我的耐性有限。”

  “小的跟随堂主十四人跟了你们半夫,小的方才奉命跟踪你。”

  “他们呢?”

  “跟下去了?”

  “只有你们十五人吗?另有援手吗?”

  “另有三、四百人。”

  “他们在何处。”

  “五十里之后方,待会而动。”

  “你们奉谁之命。”

  “催姬!”

  “妈的,你们为何为她效命。”

  “这是老大之主意,小的只是奉命行事。”

  “是否另有他人跟踪?”

  “不清楚!咱老大也是奉命行事!”

  “好啦!你安息吧!”

  说着,他立即制成对方。

  他将尸体朝崖下一抛,立即掠向来路。

  不久,他已经掠近半山腰,倏见两记掌力由两侧土石后卷来,他向上一掠,立见二名中年人自石后扑出。

  他一翻身,立即劈向右侧之人。

  那二人向外一分,立即联袂攻来。

  甄南仁翻身出招。立即逼退两人。

  他一落地,立见右侧之人喝道:“你是谁?”

  “你们又是谁?”

  “终南双侠。”

  甄南仁忖道:“原来他们,我已经毁了终南派掌门人之女,我岂可再伤他们,可是,我该如何甩脱们呢?”

  他立即道:“辛会,二位为何暗袭?”

  “你是……”

  “恕难奉告,不过,你我并无敌对之必要吧?”

  终南双英互视一眼,立即转身掠向山下。

  甄南仁便默默跟下。

  不九他一入林中,便迳自掠向右前方。

  倏昕拚斗声,他正俗赶去,终南双英已经先行驰去。

  他怔了一下,只好绕向右侧,以免泄迹。

  没多久,他居然迎上另外批人,他一见这些人甚为陌生,而且身材魁梧,他立即研判他们并非月狐之手下。

  却见三人先射来暗器。

  他-火大,立即上前扑杀。

  他急于摆平这些人,立即大开杀戒。

  惨叫声中,立即有人扔竹哨求援。

  他立即不客气的痛宰。

  他刚串了四十一人,便又有六十人来镀,他使照单全收的宰着。

  当他宰光这批人又循声赶去之时,便见终甫双荚及三名叫化和十三人聚集在远处,月狐诸人则仍在苦战。

  他匆匆一瞥,便见月狐三女已经率先攻向右侧,其余诸女亦集中攻向右侧,显然,她她准备突围啦!

  立听一人喝道:“别放了月狐。”

  喊杀声中,那群人拚命拦截着。

  月狐及田欣、田娃全力劈攻之下,三种不同的掌力立即似海潮般冲飞入潮,当场便毁了二十六人。

  不过,其余之人立即缩小的包围的猛攻着。

  甄南仁忖道:“月狐已经泄底,我可不便出面,我得仔细想想。”

  他立即掠上树思忖着。

  不久,月狐三女已带十七名少女谅去,剩下的九十一人立即追去。

  终南双荚诸人立即跟去。

  甄南仁忖道:“这批人一定会连想到我于月狐诸女返回此地,看来,我得拖延-段时日,再返招贤庄。”

  于是,他挂着包袱跟去。

  月狐诸女掠出三十余里,突然转身一起射毒针,紧追不舍的人群立即传出一阵惨叫声。

  诸女见状,立即猛射毒针。

  刹那间,便有六十七人挨针倒地。

  月狐一见对方只剩下二十余人,立即上前扑杀。

  不久,这批男人变成逃兵啦!

  月狐诸女追杀一阵子,终于宰光他们。

  月狐一挥手,田娃便率诸女屠杀尚示断气之人。

  月狐喝道:“好奇之人物吾与三煞会之事,否则,哼!”

  说着,她立即倒下化尸水。

  尸体一蚀化,她便将附近的尸体抛向尸水处。

  滚滚黄姻之中,诸女及三煞会人员之尸体迅速蚀化着。

  终南双荚诸人立即迅速离去。

  田欣诸女边宰边掠,半个时辰之后,她们便到处毁尸。

  月狐咬牙忖道:“想不到吾之心血大半毁于三煞会,可恨!”

  她立即赶去会合诸女。

  甄南仁瞧到此,便默默隐在枝桠间。

  黄昏时分,月狐和田欣十九女一会合,她们便掠入山区,甄南仁见状,立即默默的遥跟她们而去。

  一个时辰之后,他一见诸女躲入洞中,他便在远处大石后为她们把风,俾确定是否有人跟踪。

  半个时辰之后、他放心的掠向洞口,立见一人扬手欲劈,他立即喝道:“自己人,说着,他已经挥掌势而待!”

  立听田欣喝道:“住手!”

  他一掠到洞口,田欣已经迎来道:“仁哥,你……”

  “辛苦你们啦!”

  “仁哥,你尚未回去呀!”“是的!入内再叙吧!”

  他一入内,月狐及田娃立即欣然迎来,他立即叙述自己先被跟踪后被终南双英暗袭之后的一切详情。

  “各位,恕我不便现身支援。”

  月狐道:“我不会怪你,何况,你也杀了二批人,此次灾厄,全是孩子们太大意之故,我会小心因应的。”

  “三煞会是奉催姬之令吧?”

  “是的!看一催姬之实力太可怕了,你得小心些。”

  “是!我打算拖些时日再返招贤庄,以免涉嫌。”

  “上策!你利用机会查理催姬是否派人来此地吧。”

  “好!你们俗去何处?”

  “暂避风头一阵子,同是,我也该送些财物给殉难弟子之家,你就多加小心,最好暂时别露面。”

  “好,我方才在外面注意四周甚久,你们放心歇息吧!”

  “好,你出去活动吧!我们也即将启程。”

  “各位珍重!”

  说着,他掠到洞口,使向外张望着。

  没多久,他已经迅即掠去。

  他沿途疾掠不久,他已经来到拚斗现场附近,尸水痕迹及恶臭仍存,他立即掠上一株柱叶茂盛的黄杨木。

  他一盘腿,立即运功着。

  半个时辰之后,倏见二名中年人联袂掠到远处,便缓步行向尸水附近,甄南仁立即小心的探视着。

  那两人走近现场,立即到处寻找着。

  没多久,他们已经找到不久毒针、暗器及断手,他们仔细的蹲在一块大石后,立即边瞧边低声交谈着。

  “巫兄,月狐为何挑上三煞会呢?”

  “除非有特殊因素,否则月狐不会如此做。”

  “她在支持甄强吗?她俩会有渊源吗?”

  “不可能,正邪不相容呀!莫非月狐发神经啦!”

  “不可能,她匿迹一、二十年呀!”

  “她可能欲为斩情客复仇。”

  “哼!螳螂挡臂,不自量力,咱们搜搜她的行踪吧!”

  “交给小婢吧!她今夜可以抵达,咱们得赶返庄中,否则,姓候的一起疑,咱们可就要前功尽弃啦!”

  “好吧!”

  二人埋妥些物品,立即沿林掠去。

  甄南仁忖道:“听他们的口气,他们似是招贤庄的人而且在替催姬卖命,否则,他们怎会提及小婢呢?

  “罢了!我还是在这等小婢吧!这两人若是招贤庄的人,我尽早会遇上他们何必在此时跟去呢?”

  他立即仍在原处运功着。

  深夜时分,一阵衣袂破空声音吵醒甄南仁,他凝功眯眼一瞧,便一名妇人率三十名青年掠近现场。

  只见青年们各执一粒小珠,便缓步寻找着。

  不九其中一人在大石后挖出那两名中年八所埋之物,妇人上前一礁,立即恨恨的道:“蝎尾针,果真是月狐那贱人。”

  她又瞧过其他物品,立即道:“另有五处吧?”

  “是的!请!”

  她们立即朝前掠去。

  甄南仁便悄然跟去。

  半个时辰之后,妇人瞧过另外五处尸水及物品后,她立即恨恨的道:“果真是月狐这个贱人之杰作。”

  “禀使者,据柳、巫二人所报,招贤庄未介入此事。”

  “好!先让他们活一阵子吧!搜!”

  立见一人放下背后之黑布筐,便卸布欣珊。

  一只通体黑毛之犬立即跃出。

  只见它耸鼻张望一遍,立即望向东北方向,妇人哈哈一笑,哼!立即有六名青年拔剑迅速年去。

  小黑犬更是流星般扑去。

  立见二名叫化由十丈余外树后转身掠去。

  甄南仁不由暗悚道:“哇操!好厉害的畜生,我得暂时避-避,以免被它发现而和小婢扯个没完没了。”

  立听妇人不屑的道:“凡是来过现场之人,别想逃掉。”

  说着,她已经率众跟去。

  立即有四人截功向两名叫化。

  另外六人则跟黑犬掠向东北方。甄南仁忖道:“我才不相信它会如此罩哩!”

  不久,两名叫化已经惨死,甄南仁遥跟将近一个时辰,便见小黑犬居然遥扑向月狐诸人逗留过之洞内。

  他暗悚之余,便思忖对策。

  不出盏茶时间,妇人已经跟入洞内,甄南仁将包袱朝左肩一挂,他立即故意接近洞口,因为,他要宰掉那只黑犬。

  果见黑影一闪,小黑犬已经扑出。

  甄南仁双掌-按,“波”一声,小黑犬悲吠半句,立成碎肉。随后扑出之青年刚怔一下甄南仁已经转身疾掠而去。

  “禀使者,灵犬被劈死了!”

  “追呀!死人啦!”

  立见一批人疾追而来。

  甄南仁不愿出面。立即全力掠向山上。

  那群入追过二十峰顶,便已经瞧不见人,加上黑夜视线不良,他们怔了一下,便有二人回去通报,另外诸人则追去。

  不久,甄南仁由崖下一块大石掠上岸,他微微一笑,立即坐在崖壁旁一块石上服药运功调息。

  他尚未用膳,却毫无饿意的运功着。

  没多久,小婢已经恨恨的带那两人掠向城内。

  那批人则不敢摸鱼的在荒山中找人哩!

  天亮之后,甄南仁悠哉悠哉的收功,便直接沿山径掠去。

  不到半个时辰,他已经入城,他一住进客栈,立即沐浴及用膳。

  没多久,他已经换上青衫及戴面具外出。

  他逛了一大圈,便听见不少人仍在谈沦数百名江湖人物火反馈及毁尸之惨事,他听在耳中,便平静的继续逛去。

  响午时分,他便发现昨夜那批人中之三人联袂入城,他不动声色的混在人群跟踪不久,便见一人前来会合他们。

  不久,他目送他们进入群英楼。他便绕向后方。

  他在后街默察不久,便听见妇人低声叱道:“笨蛋!”

  “是!属下知罪!”

  “其余之人呢?”

  “半个时辰在内,可以陆续入城。”

  “你安排他们歇息。”

  “是!”

  “香姑娘半在日落前抵达此地,你们得好好守着。”

  “是!”

  “下去吧!”

  “是!”

  一阵步声远去之后,立听妇人丈道:“柳再贤未何来至?”

  “禀使者,他可能尚未发现暗记。”

  “你们是如何连络的。”

  “招贤庄并非等闲之地,不宜妄动。”

  “哼!他们明知出事,便该主动出来连络。”

  “是!属下会请他们改进。”

  “下去吧!”

  “是!”

  甄南仁稍加思忖,道返回客栈。

  他用膳。立即歇息。

  黄昏时分,他已经在群英楼对面春风楼内用膳,他不但坐在楼上,而且凭窗而坐,显然,他已经选妥临视位置。

  不久,便见三位青年跨骑护送一部马车弛来,甄南仁立即瞄向马车忖道:“那位姑娘来了吧?我得瞧瞧!?

  马车一停在群英楼前,三位青年便下马注视四周。

  立即有二十人迅速的由四周及门内出来,他们熟练的各占住方位,立即没有一名外人接近马车及大门口。

  甄南仁忖道:“哇操!够气振。”

  车帘一掀,甄南仁怔得不由揉揉眼。

  因为,青城弟子祝荣海居然走下车呀!

  接着,一冷冷艳女子步出,她向现场一瞥,那冷峻、沉凝的眼神立即使甄南仁忖道:“好马仔,好厉害的马仔!”

  他玩过不少女子,他一瞄她的胸部及臀部,他立即忖道:“正点,可惜,她是带刺玫瑰,亦是一匹胴脂马,不好玩哩!”

  立见妇人迎出道:“姑娘,请!”

  少女立即和祝荣海跟入。不久,她们已经经过大厅及向后行去。

  现场之作了留下四人护车之外,便跟向后方,甄南仁立即忖道:“妈的!祝荣海怎会加入她们呢?没用的家伙?”

  他思忖不久,立即默默用膳。

  此时,那少女一走到上房,立即含笑问祝荣海道:“公子,烦你向候昭贤递封信,吾明日辰时赴访。”

  说着,她已递出一封信。

  祝荣诲立即持信离去。

  少女一入房,妇人立即关门道:“请姑娘瞧瞧桌上之资料。”少女立即仔细翻闽桌上之资料。

  不久、他望向妇人道:“招庄确实未介入此事吗?”

  “是的!”

  “月狐介入此事之因不,你为何没有言明?”

  “属下不敢妄断,因为,太异常了!”

  “柳宽原本监视华山,他迄踪迄今,为何未见你们回报?此外甄强离开华山之原因及去向呢?”

  “柳宽判已遭害,甚至可能死于甄强之手中。”

  “哼!你可真省事呀?你忘了甄强突然离开华山,怎么可能发现柳宽?你的主观太强,负丽精神也减退啦!”

  “不敢,此二事发生太突然,华山内应也查不出原因加上在那段时间内并无他人出现,属下因而有此判断。”

  “别说啦!招贤庄内应有否提及甄强已经返庄?”

  “他尚未返庄。”

  “主人甚为重视他,务必要找到他。”

  “是!是否需要追月孤。”

  “当然要追,全力追。”

  “是!姑娘明日见过候昭贤,是否立即离去?”

  “不!我要对付甄强,你替我找个落点。”

  “是!”

  “祝荣海已经臣服吾将利用他对付甄强,进而诱青城派对付甄强,吾-定要逼甄强就犯。”

  “姑娘英明!”

  “此乃主人英明策划,此计若不成,另有他计,不过,吾不希望此计失败,所以,你必须全力以赴。”

  “是!”

  “吾出去走走,你积极进行吧!”

  不久。少女已经单独外出啦!

  且说甄南仁一见祝荣海单独离开群荚楼,他在好奇之下,立即结帐下楼及混入人群跟踪着。

  不久,他一见对方行向招贤庄,他不由一旺!

  他便站在林中目送祝荣海入内。

  祝荣海一入厅,便见候昭贤含笑道:“公子,久违啦!”

  “幸会!令婿在否?”

  “小婿在华山。”

  “不!他早已经离开华山啦!”

  “唔!吾未犹讯哩!公子有何指教?”

  “受人之托,送来一函,请!”

  说着,他已递出函。

  候昭贤一拆信,立见:“候庄主:令婿藐吾之至,吾已经决予以教训,吾徒明日赴贵庄拜访之时。会转达吾意,盼汝匆自误。催姬。”

  候昭贤平静的道:“公子怎会递此函?”

  “恕难奉告。香姑娘明日辰时来访,欢迎吧?”

  “欢迎,公子请品茶。”

  “心颇,我另外有事,告辞!”

  “总管送客。”

  候总管立即陪祝荣海离去。

  立见候氏入厅道:“老爷,发生何事?”

  “祝荣海替催姬递函另约催香明日来访。”

  说着,他便递出信函。

  候氏一阅过函,立即争皱眉道:“他怎会为催姬跑腿。”

  “可能因为比武受挫吧!此事宜及早通知青城派。”

  “嗯!有此必要,催香会不会搞鬼。”

  “理该不会,夫人,祝荣海方才提及强儿已离开华山派,他为何不有和咱们连息,华山派何为也没赐知呢?”

  “会有此事?咱们要不要向华山派求证?”

  “暂时不必,华山派如此做,必有道理。”

  “老爷,催香已出马,足证催姬不会放过强儿哩!”

  “不错!咱们先观望吧!”

  “万-强儿受害,怎么办?”

  “放心,强儿足以自保,咱们抵抗不了催姬。”

  “咱们会不会太自私啦?”

  “为了大局,强儿不会计较,他一定不希望拖累咱们。”

  “华山派当日实在不该拖强儿下水。”

  “大家已是亲家,别再提此事。”

  “老爷,情况若危,咱们该不该强留下礼聘之人?”

  “夫人为何有此一问?”

  “已经有人密议求去。”

  “太现实了,随他们吧!”

  “唉!此会分生此事呢?我真担心仪儿哩!”

  “放心,咱们保持中立,便不会有事。”

  “我担心赵家会不会取消亲事哩!”

  “若真如此。我也不要这门亲事。”

  立见侯总管入内道:“祝公子走啦!”

  “总管,你瞧瞧此函、再将它托丐帮送给青城派参考。”

  候总管乍阅此函,不由一怔!

  不久。他立即入内封妥信及派下人交给丐帮。

  那人持信离庄五里远,便见二位蒙面人由两侧林中仗剑掠出,他怔了一下,立即匆铁的扬掌抵抗。

  两名蒙面人身手颇高,家丁不久便负伤啦!

  他吼句:“救命呀!”立即全力抵抗着。

  不久,他的心口挨了一剑,立即惨叫-晃。

  一名蒙面人挟住他,便掠入右侧林中。

  另外一名蒙面人匆匆挥去地上之血迹,立即离去。

  那名蒙面人入林不久,少女便和祝荣海由树后闪出。

  蒙面人由搜出信函,立即递向少女及站在一旁候令。

  少女拆开外函,立即沉声道:“瞧见没有?此函若送入青城派,你尚能立足吗?

  你到底还在犹豫什么?”

  祝荣海恨恨的道:“候昭贤够狠,在下誓为姑娘效命。”

  “很好,把尸体毁啦!”

  说着,她们立即掠去。

  蒙面人抛下尸体,立即倒下“化尸粉”。

  不久,尸体己开始蚀化,蒙面人亦迅速离去。

  人影一闪,甄南仁迅速的来到尸旁,他匆匆取下尚未蚀化之衣物,便拈血写道:“祝荣海毁尸,留心内奸。”

  他乍听破空声音,便将衣物放在一旁及朝声音处弹去一粒石块。

  他刚离开不久,便有六名招贤庄之人闻声而来,他们乍见尸水及衣物,一由-怔,立即有人上前瞧着。

  不久,他们已经取衣物返厅向候昭贤面报。

  侦昭贤沉声道:“祝荣海太过份啦!”

  候氏问道:“谁在告警?内奸是谁?”

  “暂别吭声,你们六人务必保密。”

  “是!”

  那六人一离去,候总管立即肃容入内道:“属下领罪。”

  “算啦!对方预谋而来,吾亦疏忽啦!”

  候氏道:“宜让青城派知道此事。”

  “别急,光凭血布无法佐证,总管,你派心腹如城密访。”

  候总管立即迅速离去。

  “老爷,咱产宜清查内奸。”

  “好!咱二人暗中留意吧!”

  “好!”

  翌日辰时,催香单独搭画来访,她一入座,立即道:“庄主昨日欲陷害祝公子之事,便是欲协助令婿,请庄主勿再如此做。”

  “姑娘既知道此事,便该交出凶手。”

  “吾若不交,你能怎样?”

  “姑娘此言代表令师之意吗?”

  “不错,家师指示过,贵庄若妄动,鸡犬不留。”

  “太过份了吧!”

  “令婿擅自为华山派架梁,才是过份。”

  “罢了!吾不愿轻启战端。”

  “希望庄主调回在城内活动之人,同时自我约束。”“行,希望姑娘勿任意危害本庄。”

  “没问题,此外,令婿若回来,就叫他来见吾,吾住在城西民宅中。”

  “行!”

  “但愿庄主言行合一,告辞!”

  “恕不远送。”

  少女立即昂头离去。

  候昭贤气得额侧青筋跃踏不已。

  候氏立即入朵轻声劝着。

  少女一离去,隐在林中之甄南仁立即跟去。

  不久,他已目送少女进入民宅,他正在思付,倏听身后远处传来山轻响,他一回头,便见一名青年站在树旁。

  她吸口气,便目注对方。

  立听耳飘入:“你是谁?”

  “你又是谁?”

  “你为何跟踪催香?”

  “谁是崔香?莫便是那位少女?”

  “少装佯,你若有种,你便跟我来。”

  “请!”

  二人立即掠向林中深处。

  不久,青年一止步,便自袖内抽出二把短匕首道:“接招吧!”

  “敌我未分,何苦如此做呢?”

  “看招!”

  “刷!”一声,对方疾闪崦来,双七更是疾刺向要害。

  甄南仁一见对方如此了得,立即小心飘闪着。

  对方攻出八招之后,立即收招道:“你是甄强?”

  “不是,该我啦!”

  说着,他己攻出斩情客之绝招。

  对方边功边道:“你是斩情客之弟子吗?”

  “你挺喜欢猜谜哩?”

  “哼!你便是甄南仁吧!”

  “少废话!看招。”

  说着,他便以八成功力攻出暂情绝招。

  青年加劲疾攻,双七立即幻成两道七围。

  甄南仁疾攻一遍,仍无所获,他便全力攻出斩情招式。

  青年又接了六招,倏地双手一起掷出短匕,便扣指抓来。

  甄南仁切开双匕,立即攻出六合掌招。

  “叭叭!”三声,青年收招疾退道:“你究竟是谁?”

  “你是谁?”

  “哼!我不信捞不出你的底。”

  说着,青年掌招交攻而来。

  甄南仁只好游展出六合掌招。

  他疾攻八招之后,对方例逐渐落居下风,倏见对方右手食指疾挑,指尖居然进射出一粒白丸。

  白丸受掌劲一扫,立即爆进出白烟。

  一股腥味乍飘,甄南仁便有一阵呕意。

  他正俗摒息。对方却已经疾攻而来。

  他仗恃服过不少灵药及“七星兰”,立即全力还击。

  对主乍见此状,立即暗暗叫糟的抵抗着。

  “叭!”一声,甄南仁一扣住对方的右腕,便按向对方的心口,立听一阵尖叫声:“住手!甄南仁不由稍怔!”

  对方顺势俗抽腕,却觉腕疼似折。

  甄南仁接住对方的“肩井穴”,便摸向下颚。

  果见颚下有一层薄物,他便向上-掀。

  帽巾一落,秀发立即散扬出来。

  一张丑脸乍现,甄南仁不由一怔。

  立听对方道:“放我走。”

  “你是谁?”

  “不干你的事。”

  “你自己送上门,岂能怪我,瞧你的长相和我嗓音如此差异,你一定经过易容,我得仔细瞧瞧!”

  “住手,你别后悔。”

  “哈哈!我的字典内没有‘后悔’二字。”

  他轻搓不久,一但抽下易容膜,也抽下不少凹凸不平的软物,一张宜嗔宜喜的脸孔立即呈现。

  他轻抚右颊道:“好一位大美人,何苦如此作践自己呢?”

  “住口!你想怎样?”

  “美色当前,我又是正常男人,我该想怎样呢?”

  “你……你不想活啦?你敢胡来,必死?”

  “哇操!好凶喔!”

  倏听细微破空声音,他一回头,便见三支毒针以品字形飞来,另有一名青年则徒手尾随掠来,甄南仁便故意将女子拖向毒针。

  那女子立即尖啊一声。

  那青年急叫:“快救姑娘呀!”

  甄南仁一听对方亦是女子,便欲逼供。

  他拉起女子之右手,便迎上三支毒针。

  女子立即尖叫道:“小梅,速送解药。”

  “是!”

  那人立即步及抛来一个袍瓶道:“三粒,快!”

  甄南仁置之不理的任由抱瓶落地,立见女子之抖,右臂亦迅速肿烫的叫道:“救我!救我!”

  “你是谁?”

  “崔聊。”

  “崔姬之徒吗?”

  “是的!快……救……我……”

  小梅下跪道:“毒将攻心,求注你。”

  甄南仁一听逮到大鱼立即以掌按住左肩止住素曼延及同时道:“你自己过来救她吧!”

  “是!”

  小梅匆匆前来取瓶,立即倒出三粒黑丸。

  她便扳开崔卿之牙关,便送入药丸。

  甄南仁顺手制住小梅道:“其余之事交给我吧!”

  说着,他已吐上樱唇及渡入黑丸。

  立听小梅道:“尚须取针。”

  “如何取针?”

  “我有磁石,在……怀中。”

  甄南仁放下崔卿,右手便伸入小梅的怀中,立听她道:“无耻!”

  “无齿?错了,你瞧!”

  说着,他故意张口露齿。

  “你……无赖!”

  “哼……”

  “少胡哼,当心染上气喘病。”

  “快为姑娘取针吧!”

  “不急,你们为何在此地出现?”

  “你若敢不说,我就废了她。

  “住手,我……”

  “你自己想清楚。”

  “我,我们在暗中与合二姑娘,准备擒你。”

  “擒我?我是谁?”

  “你便是甄强。”

  “是吗?太肯定了吧?”

  “除了你,谁能制住大姑娘呢?”

  “你太举我啦!人外有人啦!”

  “别拖延时间,求求你。”

  “早知如此,何必当初,你不该向我下毒手呀!”

  “小婢知道,求求你。”

  “我想知道一些事,你据实以告,我便救他,如何?”

  “这……好吧!”

  “祝荣海为何投靠你们?”

  “他家慕丑恶姑娘。”

  “青城派不知道吗?”

  “尚未知道,求你……”

  “不急,招贤庄内有二位内奸,对不对?”

  “小婢不清楚。”

  “别瞒我,你是她的心腹,你不想救她啦!”

  “我……你先救大姑娘吧!”

  “好,我不怕你‘跳票’。”说着,他已抓出怀中之物。

  “磁石在何处?”

  “小黑盒内。”

  他揭盒捻出一个小圆石道:“如何弄?”

  “贴在伤口即可。”

  他挽起崔卿右臂,立即道:“好白,好嫩喔!”

  他立即故意又摸吻着。

  崔卿已经昏迷、小梅却急得求道:“求求你吧!”

  他立即边吸毒针边道:“你可以说了吧?”

  “内奸是柳再贤及巫启聪。”

  “他们为何要做内奸?”

  “他们早已被收买,再加入招贤庄。”

  “很好!很好!”

  说着,他已吸出三支毒针。


  甄南仁敢出一个小盒。立见满盒的毒针,他立即道:“小梅,你这出崔姬在各地之内奸,好不好?”

  “我……我不太清楚?”

  “别逼我以针戮你,好不了?”

  “我……我……”

  “你怕她听见吗?好!”

  他立即制住崔卿的“黑甜穴”。

  “说吧!”

  “我忘了不少哩!”

  “慢慢想,此地很静,时间也充足。”

  说着,他放下毒针盒及脱去崔卿的外衫。

  “住手,你想干什么?”

  “美色当前,克岂能错过呢?”

  “我招,你别如此做。”

  “好呀!说吧!”

  他立即拿起小梅的眉笔及摊开三张银票。

  小梅只好乖乖的招供啦!

  他写满三张银票,便摊开第四张银票道:“说吧!”

  “没有啦!”

  “黑白讲,那会如此巧,好人做到底吧!说吧!”

  “我……我会被你害死。”

  “安啦!我不说,没人会知道啦!”

  “你为何要如此做?”

  “好玩嘛!说吧!”

  小梅只好乖乖招啦!

  不久,小梅道:“真的没有啦!”

  他前后瞧了一遍,立即道:“你没有骗我吧!”

  “没有!”

  “你不会在坑这些人吧?”

  “不会!不会!”

  “你如何令我相信呢?”

  “这……她们的右大臂内侧皆有-朵桃花烙记。”

  “当真?它是太保形?”

  “大姑娘的右大臂内便有烙记。”

  甄南仁招臂一瞧,果见一朵桃花烙记。

  “真美,你也有美?”

  “是的!”

  “崔姬是否和蒲公英狼狈为奸?”

  “我真的不知道。”

  “她另有多少人?”

  “我不清楚。”

  “别这样嘛!”

  “我真的不清楚。”

  “你慢慢想着吧!”

  他先收妥名单,便挟起二女。

  “我……你要干什么?”

  “我找个更清静之处,供你好好想吧!”

  说着,他已向前掠去。

  “请取回大姑娘的双匕。”

  “为何要如此做?”

  “我不希望二姑娘的人发现。”

  “嗯!你挺小心的,好!”

  他立即拾起二七及将三支毒针踩入土中。

  他又将小梅的物品送入她的怀中道:“行了吧?”

  “公子何不和主人结盟!”

  “好点子,不过,我必须考虑一下。”

  说着,他便向前掠去。

  不久,他已掠入山腰的荒洞中,他一放下二女,立即道:“小梅,你想清楚了吧?否则,我要玩她啦!”

  “求求你别如此做?”

  “不玩白不玩。”

  “你若如此做,招贤庄会毁。”

  “别吓我,小生怕怕哩!”

  说着他立即卸去崔卿的衣衫。

  “你……你……我招!我招!”

  “唉!早说嘛!来!”

  他立即又取出眉笔及银票。

  小梅只好乖乖招供啦!

  甄南仁边忖边道:“好可怕的实力,我非小心不可。”

  不久,小梅道:“没有啦!”

  “小梅,你再好好想想,蒲公英和崔卿是否同路人。”

  “我真的不知道。”

  他微微一笑,便卸下崔卿胸脯之布条。

  “你别如此做,求求你。”

  “你别分心好好想想吧!”

  “我真的不知道。”

  小梅立即啊道:“住手,他们有来往。”

  “说清楚些!”

  “崔姬是他的女人,他用力她练功及势力。”

  “还有呢?”

  “你想知道什么?”

  “他的雷罡掌有多少火候?”

  “我不知道,他罕出手。”

  “他们住在何处?”

  “主要住洛扬白玉庄,蒲公英住西湖雪庄。”

  “庄内各有多少人?”

  “不多,呼约一、二十人而已!”

  “外人不知道吗?”

  “不知道,他们掩护甚佳。”

  “很好,我如何接近那些内奸或加盟之人。”

  “很难,他们皆很熟。”

  “我不相信,至少有信物吧!”

  “没有!”

  “你慢慢想吧!”

  说着,他故意轻揉崔卿的“促精穴”。

  “住手,你要干什么?”

  “玩玩呀!她若不热情,多扫兴呀!”

  “别如此做,求求你!”

  “你太自私了吧!”

  说着,他暗暗注入功力。

  崔姬嗯了一声,全身便一颤。

  小梅忙道:“快住手,我说。”

  “说吧!”

  “大姑娘那块玉乃是使者信物。”

  他立即轻抚碧玉道:“很好,会面时有何暗语?”

  “没有,他们一见玉,便会听话。”

  “当真?”

  “真的!”

  “很好,下辈子别投错胎。”

  说着,他已按向小梅的心脉。

  小梅啊了一声,立即嗝屁。

  他走到洞口一瞧,便含笑入内。

  立见崔卿脸红似火的发抖不己,他边宽衣边说:“你别怪我太狠,你先代崔姬遭恶报,她会去陪你啦!”

  不久,他朝她的“促精穴”一按,她立即剧抖。

  一股股纯阴功力立即疾泄入他的体中。

  不久,她迷迷糊糊的泄光元阴“嗝屁”啦!

  他徐徐坐起,立即提气运功。

  半个时辰后,他含笑入定啦!“天一亮,他便收功着装,接着,他劈了一个大坑及妥毒针,便将二尸体埋妥,同时小心的收拾现场痕迹。

  他又小心瞧了一遍,方始离去。

  不久,他已反回客栈,他先沐浴及用膳,再专心连功。

  崔卿的元阴功力费了他三天三夜的时间,方始吸收完皆,这天上午,他一收功,便欣然赴前厅用膳。

  他正在取用酒菜,便见柳再贤走过,他的心中一动,便下楼结帐。

  他一出店门,便见柳再贤已经走到远处,他使默默跟去。

  不久,他已经发现他直向招贤庄,他心中一动,忖道:“哇操!我何不以玉试试使者之威风呢?”

  他向四周一瞧,便掠入右侧林中。

  不久了由林中深处斜掠而去,便发现他尚在远处,他向四周一瞧,便小心的行向林外之道路。

  他一到路沿,便止步传音道:“接住!”

  说着,他已弹出那块玉。

  二人乍见玉,立即欠身以双手捧玉及闪入林中。

  “参见使者。”

  “免礼!尔二人今夜子时至明月亭候令。”

  “是!请收回碧玉。”

  说着,他双手高举过头顶,低头行来。

  甄南仁便小心的捻起碧玉。

  二人拱手一礼,立刻掠去。

  甄南仁向四周一瞧,便暗乐道:“哇操!太完美啦!”

  他立即由林中掠返客栈思忖着。

  当天晚上亥末时分,他一近明月亭,使见柳巫二人默默坐在亭中,他立即躲在树后默默注视四周的动静。

  子时一到,他立即掠去。

  柳巫二人立即出亭行礼道:“恭迎使者。”

  “哼!你们干的好事,跪下。”

  柳巫二人身子一震,便乖乖低头下跪。

  甄南仁沉声道:“为何尚无甄强之消息?”

  二人忙道:“禀使者,候昭贤也在候他呀!”

  甄南仁不由忖道:“候昭贤候他?”

  他立即道:“你们一再敷二衍二位姑娘,主人甚表不悦!”

  二人立即叩头请罪。

  甄南仁悄悄捻妥毒针,立即道:“吾也无法为你们美言啦!”

  话未讫,毒针已经利用声音掩护射入二人之脑瓜子。

  二人惨叫数句,立即“死去”。

  甄南仁便小心的望向四周。

  不久,他将两具尸体埋入远处的地下,再以大石压住。

  他吁口气忖道:“此二人一死,招贤庄可就太平啦!

  我何不以这种方式解决崔春身边的那些人呢?“

  他便愉快的离去。

  不久,-道人影来到大石旁。赫邮此人是候晤贤,他一瞄大石,再悄悄跟向甄南仁,不久,他已目送甄南仁入客栈。

  他稍加思忖。立即返庄。

  他一返房,候氏立即道:“老爷可有收获?”

  “柳巫二人死啦!”

  “啊!怎么回事?”

  “吾方才跟他们到明月亭却见他们向一人下跪。”

  他立即叙述详情。

  候氏摇头道:“他们会是内奸?太可怕啦!”

  “不错!若非他人揭发。咱们迟早会受害,吾发现那人的身材颇似强儿,可是,他为何不返庄呢厂”真有此事?“

  “我目送他住入高升客栈哩!”

  “怎会如此呢?”

  “吾怀疑他另有用意,吾明日再去瞧瞧。”

  “小心些,柳巫二入一死,崔香可能怀疑咱们哩!”

  “嗯!吾会小心。”

  两人便低声商量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