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最新热门下载  »   侠者的老婆

银雪不止阵法精通,亦是酿酒的绝对好手,虽然比起血岚,她要略逊一筹,但两人一个是攻,一个是防,如此组合,不可多得。
  “雪妹,日后你便跟着我们一起吧,只要找到你说的灵兽灵丹,我便帮你回到你的世界,到时我也想去看看。”
  听到血天君这么说,血岚激动道:“夫君,若是你去蛮荒之地,呵呵,到时你定然是我们魔族蛮荒之主啊。”
  银雪一皱眉道:“那里还能剩下什么,神魔大战,死的死,逃的逃,想起以前,你我姐妹联手,不知杀了多少自称正义之神的小人,我回去也只是想得安逸罢了。”
  “你比我先离开蛮荒之地,那里还有我们很多的姐妹呢。”血岚纠正道。
  看着两人都是魔神,而且亦都是美女,血天君顿时心情澎湃,若是真的去了她们的世界,那些女魔神和女娲一派的女神仙,自当全部收服。
  “天君哥,你笑什么?”银雪看到血天君脸上猥琐的笑,不禁疑声道。
  血天君连忙摇了摇头说道:“没什么,我上去看看。”
  知道血天君来这里的目的,血岚点头道:“夫君,那你去,我们在这里等你。”
  “嗯。。”
  回到了地面之上,血天君踏出了地宫入口,地宫入口立刻自动关上了,此时还是深夜,但可听到周围还有人的话语之声。
  悄声腾起,血天君如一个夜游神一般,脚踏房顶瓦片,丝毫没有留下任何声响,环视着这偌大的宫殿,血天君不禁暗叹,这魏明倒是挺会享受,一个皇朝官员,住的地方,比之皇宫还要阔气。
  “乔月,你回去休息吧。”
  血天君正想寻魏明的所在,却听到身下走廊传来了一个女人的声音。
  “夫人,那月儿就先回去了。”又一个焦脆的女声响起。
  一阵脚步声向远处走去,接着响起了推门的声音。
  夫人?难道是魏明的老婆,还是他的娘?
  在这称呼夫人,显然这女人在这里的地位不低,血天君嘴角勾起一丝邪笑,弯身蹲在了房顶,立时用手掀起了一片瓦砾。
  透过瓦砾可见下面的房间乌黑一片,只是刹那,烛光顿显,血天君笑了,这下面的房间,竟是一个闺房,可见一张床榻和衣柜和梳妆台。
  轻微的碎步声再次响起,血天君眼神紧盯着下面,看到了一个身影进入了自己的视线,当看到那盘起的发髻,和那女人曼妙丰腴的身姿,血天君已能断定,这女人的年纪,也就三十多一些。
  “哎。。”女人摇身侧坐在床榻上,深深的叹了口气。
  血天君一怔,这等美貌的女子,一点都不常见,但是那多愁善感的脸上,却多了一丝忧伤,宛若弯月般的柳叶眉毛,更是扭成波澜。
  这女人的表情和哀叹不禁让血天君心生疑惑,她有什么好叹气的,一看那身着的华丽彩裙,便已注定她是这里的绝对主人,有着很尊贵的身份,为何有着如此的忧叹?
  只是片刻,女人似乎累了,连裙子都未脱下,就躺在了床榻上,血天君看到此,正要离开去往别处看看,但是紧接着的一幕,让他忍不住眼睛放光。
  可见那女人并未安睡,只是借躺着给自己解乏,然而她的一条腿弓起时,那彩裙自然滑落近腿根一些,雪白的小腿,晶莹剔透的脚掌,无一不征显这个女人,所拥有的洁白肌肤。
  美,何其一个美字了得。
  女人并不安于现状,她的手也跟着抬了起来,拉着裙子到了腰间,似是觉得热,还是在想别的什么?
  血天君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她的腿根处,虽有一粉色亵裤在身下,但那贴身的亵裤,也勾勒出了一个三角形的棱角出来。
  在裙子到了腰间时,她的腿又伸平了起来,而那只手也在血天君的注视下,移到了她那神秘的三角地带。
  看到女人脸上的表情,血天君不禁心里一阵暗笑,原来这个女人,是想自己安慰自己啊。
  这样的女人有两种情况,一个是没有得到满足,而想用自己安慰自己的方式来满足,而一个就是,这个女人并不爱她的夫君亦或者男人,也能让她对男女交合得事过于冷淡,而偷偷的自我安慰,得到这般刺激,达到满足的要求。
  见过自我安慰的女人很多,血天君却不由的对下面的这个女人很感兴趣,因为她并非完全的放得开,那手掌轻轻的拂动时,似是在试探,似是在挠痒痒。
  “嗯。。”女人娇呼了一声,脸上布满了迷人的红晕。
  只是几下,她停了下来,闭上了眼睛。
  屋顶上的人影已消失,黑色的天空,笼罩着整个皇城,但见那惨白的弯月,尤其的耀人眼球。
  血天君俯视着面前床榻上平躺的女人,听到她微微匀速的呼吸,脸上的邪笑更甚,走到她的身前,血天君也只是静静的观赏。
  那足有碗口般大的圣女峰,藏在裙下,大的似要撑破裙衣弹跳出来出来似的,而那亵裤紧贴的诱人,也让血天君的视线定格了好一会。
  如此迷人的一具娇体,血天君见过很多,但是一想到这个女人可能是魏明的老婆,血天君就一阵悸动,若是得了她,那魏明的绿帽子可就被扣住了。
  心里一下决定,血天君走到了她的脚边,看着那晶莹丰腴的小脚丫子,吞了吞口水,如此美足,可谓是光鲜夺丽。
  “美人,好好享受吧。”血天君低沉的说着。
  俯身下去,看着那脚趾,忍不住的张嘴哈了一口气,似乎是觉得热痒,女人的脚动了一下,却未抽回去。
  血天君笑了笑,一不做二不休,若是女人醒了,他也有办法让她不能喊出声音来。
  张嘴便含住了一根脚趾,轻微的吸允加上舌的挑撩,让女人的脚不断颤动,血天君双手抱住另一只脚,温柔的捏搓了起来。
  “嗯。。”女人的喘息而起。
  血天君却看到,她没有睁开眼睛,那迷醉的神情,好像是在享受一场春梦一样。
  听着女人的轻吟,血天君更加卖力允吸,那脚趾上的透明趾肚,更显娇美可爱,俏皮的抖动时,却不闪不躲。
  在她的脚趾上停留了片刻,血天君抬头看见女人俏脸绯红,紧咬下唇,那脸上表情如此纠结,显然是不知,自己的脚趾正被人侵袭。
  起身走到女人的脸前,血天君凝视着这一张倾国倾城的俏颜,再忍受不住,低头便把嘴压到了女人的红唇之上。
  而这时女人激烈的扭动头部,泛红的脸颊被血天君亲了两下。
  似乎是感觉到了不对劲,女人的眼终于睁了开来,当她的眼神与在亲吻自己的男人眼神对视时,她惊恐的瞪大了眼睛。
  就在她张嘴似是要大喊时,血天君强硬的将嘴唇贴上并粗重地喘着气,一下堵住了那要发声的嘴。
  无比的厌恶感和惊恐感,让这个女人甩着脑袋想逃避开,而她根本躲不开这个陌生男人的嘴唇侵袭,更因为她张大嘴想喊叫,男人的舌已经成功进入了她的口腔,并在肆无忌惮的扫撩着四壁。
  一种快意瞬间传遍了全身,女人的抵抗渐渐减弱,舌被强烈吸引、交缠着,和血天君的被迫之吻,也在渐渐变成了像真正恋人一般所做的深吻。
  血天君贪恋着女人口中的舌,吸取着女人甘甜的唾液,若说是接吻,还不如说是强占口腔来的家恰当。
  “唔。。”
  许久的接吻,血天君才放开了她的嘴,女人这才得以大力的呼吸了一下,但是看到陌生的男人,她又想大呼救命。
  “如果你要叫救命,我就会立刻消失,我是你潜意识里幻想出的男人,是来满足你的男人。”血天君脸上带着笑意说道。
  女人摇了摇头,脸上表情复杂的盯着血天君,是梦境,还是现实,她又怎么分不清,男人的脸和男人喷出的热气,都是真实的。
  “不,你到底是谁?”女人娇声说道,她放弃了喊救命,因为救命引来的人,会把她堕入更可怕的地狱。
  血天君柔声道:“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是来满足你的。”
  嘴上说着,他的手也开始解开了女人身上的裙带,在血天君老道的手法下,很快女人被扒了个精光,一对硕大娇挺的奶子也在此时暴露了出来,含娇带怯的两颗小可爱乳头,更是发硬的嫣红玲珑。
  不知怎的,女人没有任何的抗拒,她有些惊呆了,自己竟然没有反对男人扒光她的衣服,还在这用欣赏的眼神看着自己的全身。
  “夫人,能告诉我你的名字吗?”男人的声音再次响起。
  那带着磁性的好听声音,让女人一阵悸动,脱口而出道:“龚美香。”
  血天君又问道:“你是魏明的老婆?”
  “是。。”
  “那你为什么刚才要在屋里自我安慰,别骗我,我已经全看到了。”
  “那是因为。。我。。已经十年没有同房了。”龚美香毫不隐瞒的说。
  看着她脸上的表情,和紧咬的唇,血天君点了点头。
  眼睛炙热的继续看着她的娇体,一片玉白晶莹、娇滑细嫩中,一只圆圆的、可爱的肚脐俏皮地微陷在平滑的小腹上。
  小腹光洁玉白、平滑柔软,下端一蓬淡淡的绒毛,一条鲜红娇艳、柔滑紧闭的玉色小穴,将一片春色尽掩其中。
  那丛丛而生的黑色阴毛,可显出女人对交合的需求,这个龚美香的黑舌阴毛,出奇的旺盛,血天君暗叹,如此女人,十年没有同房,那是什么样的痛苦啊。
  “美香。。”血天君轻呼了一声,双手将自己的衣袍甩到了地上,整个人也压了上去。
  龚美香一怔,双手顶在他的肩膀上,嘴上娇呼道:“不。。不能。。”
  血天君用胸膛紧贴住她那一对坚挺怒耸、滑软无比的傲人大奶子,感受着那两粒娇小、渐渐又因充血勃起而硬挺的小可爱乳头在胸前的碰触。
  血天君凝声道:“为何不能?魏明如此薄待你,难道你还要为他守住你的贞节,我知道你想要,就不要再抗拒了。”
  听到男人的话,龚美香果真放弃了抵抗,双手收回的刹那,她的脖颈也遭到了男人的吻舔。。
  阵阵快意直袭全身,龚美香想高呼救命,但是男人的舌在她脖颈上的游动,却让她不舍的高呼,如果高呼,这个男人势必会离开,然而他离开了,自己岂不是又要独守空房。
  为什么?龚美香仰着头,享受着男人给她带来的快意时,也在想自己这些年是为了什么,有了高贵的身份,有了几个女儿,但是她一点都不快乐。
  与其做一个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人的老婆,她还不如做一个普通百姓家的女人,那夜夜还能享受到夫妻之间的欢乐,而在这十年,她没有一次行房。
  有些熟悉又有些陌生的刺激让她娇哼出了声,她知道这里不会有人来的,因为这别院,只有她还有一个丫鬟住,就算她扯破喉咙喊,最多也只是唤个丫头来。
  “嗯嗯。。哦。。啊。。”
  如此一想,她的身子停下了扭动,双手按在了男人的头上,而此时男人的嘴一路下滑,已经到了她的奶子上,并且毫不客气的咬住了一颗小可爱乳头,用牙齿轻轻捻着,另一手就在她那硕大的奶子上,搓按个不停。
  如此刺激的挑撩,如此霸道的玩弄,让龚美香又羞又痒,虽然没看清这个男人的面孔,但是一股深深的男人味道,却让龚美香很是喜欢。
  “嗯。。好。。哦。。嗯。。”
  她慢慢睁开了眼睛,鼻中轻哼着,眼神也在正侵占她的男人背上欣赏了起来,那是一张伟岸而肩阔的虎背,古铜色的肌肤,和诱人的棱角有型,让龚美香深深的吞了口口水。
  “啊。。好舒服。。嗯。。好奇妙的感觉。。哦。。嗯嗯。。”
  血天君一直将龚美香吻吮、挑撩得娇哼细喘,娇体轻颤,美眸迷离,桃腮晕红如火,冰肌雪肤也渐渐开始灼热起来,下身小穴中已开始湿滑了,他这才抬起头来。
  凝视着龚美香的全身赤体,血天君赞叹道:“实在是太完美的身体了。”
  龚美香这才看到男人的面孔,那是一张俊逸不凡的脸,但是被那双火辣辣的眼神欣赏自己的赤体,龚美香还是感到一股被羞辱感。
  眼神募得一冷,忙用手遮住自己的奶子,并转过头冷声说:“你快走吧,我会当刚才只是一场梦而已,不会喊侍卫抓你的。”
  “一场梦?哈哈,你竟然将这当成是一场梦,如果是梦,也要梦完才对啊,我这么走了,留下你在这焚身似火的,我可放心不下。”血天君说着,一个翻身腹压到了龚美香的身上。
  被他这么一压,龚美香娇羞不已的说道:“求你了,放了我吧,我。。我和你不能这样做。”
  血天君双手握住她的脸侧,一脸认真的看着她的美眸,轻声道:“美香,你是一个女人,是一个可以享受极致快乐的女人,看到你自己那般自我安慰,我心都痛了,要是今夜我不能给你满足,就算我回去,也会安睡不能。”
  话音刚落,血天君再次低头,吻住了美眸轻掩的龚美香那娇哼细喘的唇,一阵火热湿吻,龚美香似是想通了,小舌暗吐,嫩滑的舌热烈得与血天君的舌缠绕、翻卷到了一起,如火如荼地回应着。
  就在此时,她也感觉到一根火热滚烫的硬绷绷的凶器紧紧地顶在了她柔软的小腹上,那是男人的凶器,那才是男人可以满足女人的利器。
  虽然没有目测那凶器的大小,龚美香却感到那一定不会小了。
  “嗯。。”一声诱人的娇哼。
  龚美香被那强烈的刺激震憾得心头狂颤,情不自禁中娇哼出声,马上又粉脸羞红万分,秀靥上丽色娇晕,原来是男人的手指在她小穴的上端,在捻捏着她的阴蒂。
  “啊。。不要。。好酥麻。。不。。好。。继续。。啊。。嗯嗯。。”
  感受着身下女人的微微颤抖,血天君知道这时的龚美香已经不会再反抗了,就算她还要反抗,也不能阻止他的,因为他已经成功的介入了她的世界,一个十年没有行房的女人,只要霸道的给她一次刺激,定然会让这个女人变得很疯狂。
  在慌乱与紧张万分中,龚美香不能自禁得一阵颤栗,原来,她的一只柔滑娇软无比的奶子又被男人的手握住,秀丽清雅、美若天仙的绝色俏脸上,不由自主的又升起了一团羞红。
  她甚至能感到男人的凶器已经移到了她的腿根,显然是在找突破口,准备最后的步骤了。
  “我能知道你的名字吗?”龚美香突兀的问了这么一句。
  血天君轻笑道:“血天君,你为什么想知道我的名字,你不是想把这一次当做是场梦一样嘛。”
  龚美香双手环住了他的脖颈,眼神直直的看着血天君深邃的眼眸,娇真道:“我不想待会呻吟,一直叫不出个人名出来。”
  听到这句话,血天君笑了,显然龚美香这么说,是已经完全的放了开,她一切的准备也都已经就绪。
  两人深情的对视着,血天君又吻住了她的唇,这时的龚美香也更主动的回吻着,然而只是刚一接吻的刹那,血天君的腰也耸动了一下,凶器找对了地方,突破了小穴的开端,狠狠的插了进去。
  一声噗嗤顿响,龚美香摇着脑袋,与血天君的唇顿时分了开来,她皱着眉,压低声音娇呼道:“好痛,你得怎么这么厉害。。”
  “厉害的还在后面呢。”血天君一脸猥琐的笑意,弓起身跪在了她的腿间。
  俯身看着自己凶器在她殷红的小穴里,血天君立刻开始了抽插。
  凶器插进去时,小穴的阴唇自然跟着进了去,而在向后退出时,那阴唇又被带了出来,更伴随着汩汩的淫液一起出来。
  “啊。。不。。好深好大。。哎呦。。嗯嗯。。你的太大了。。啊。。”龚美香摇着脑袋剧烈的呻吟着。
  她已经有十年没有感受到同房之乐,而今夜,一个陌生的男人,竟然把他的凶器插在了自己的小穴里,龚美香没有了害羞,更多的是满足。
  血天君快速抽插着,也感到龚美香的小穴里越来越滑溜、顺畅,便更加快抽插的速度,也更加使力的霸道。
  “嗯。。好。。好棒。。我的天。。真是爽。。你的凶器。。插的我。。我好舒服。。哦哦。。嗯。。就这样。。哦。。在大力点。。”
  龚美香疯狂的呻吟着,双腿高高的扬起,那两团大奶子也因为血天君的抽插而不停的前后甩动。
  感受着小穴里粗大凶器的不停进出,她品尝到了无尽的美妙快意。
  双手抓着血天君的手臂,龚美香挺着腰肢迎合着他的抽插,媚眼如丝的呻吟不停:“嗯。。好男人。。好夫君。。我的小穴。。是你的。。快点插。。插深点。。哦。。对。。再深点。。再快点。。哦。。好棒。。好大。。的凶器。。好满足哦。。”
  听着她的浪叫,血天君更加狂野,“啪啪”的性器交合声,在屋里营造着淫靡的气氛,双手握住了那双大奶子,不停的大力搓揉。
  “哦。。天呐。。不行了。。太快了。。哦。。我不行了。。小穴好像。。要。。融化了。。不。。我。。啊。。要死了。。啊。。。”
  在血天君的强力抽插下,龚美香也像要迎敌抗师般,把腰身尽力往上顶,让自己的身体反拱着,而阴户便是在圆弧线的最高点。
  感受到龚美香的身体颤抖,血天君马上停止抽动凶器,双手用力的抱紧了她的臀,让两人的下体紧密的贴着,而凶器则深深的顶在小穴的尽头。
  一股热热的淫液洒在了龟头上,血天君很享受的直呼气,好一会龚美香才恢复了过来。
  这时雪天局却又开始了抽插,这让龚美香感到惊叹不已。
  “啊。。你。。怎么还没。。出来。。哦。。你可真强。。啊。。使劲插。。我要一夜。。都被你这样插。。小穴。。哦。。好。。好夫君。。你真厉害。。啊。。”
  疯狂的撞击,与血天君大起大落的一次次深入,让龚美香失声大呼了起来,不管是十年还是二十年,她从没有遇到如此厉害的男人,甚至从没有享受过如此刺激的交合。
  一声香汗淋漓的龚美香,如羽化登仙,舒服至极,嘴里不停的呼喊着血天君的名字,不停的用双腿夹着他的腰,想让他更粗鲁的占有自己。
  渐渐地,龚美香已失去了上挺腰肢的力量,她仿佛置身在一片海洋上,像是一片小叶舟,不停的随着男人的撞击而荡漾。。
  许久之后,一股滚烫再次让龚美香娇哼出声,眼神放光的看着也是一脸汗水的血天君,她激动的抬起头,用嘴一点点亲吻并将那汗滴全吞到了肚子里。
  “你能告诉我,你是怎么进到府里的吗?”蜷缩在血天君的怀里,龚美香手指在他身前不停的画着圈圈,已有三十多的年纪,却还像个小女孩一样的温顺。
  血天君笑道:“如果我说我是个采花贼,你信吗?”
  龚美香摇了摇头说道:“一个采花贼,我才不信,要真是采花贼,你在翻墙进来时,就会被射成马蜂窝了。”
  “怎么这么说?”血天君疑声道。
  “这里守卫森严,你不是皇城里的人,自然不知道这里的事,晚上这里经常闹鬼的,就在东边的一个别院里,每晚都有女人的惨叫声。”龚美香一想起夜夜听到的惨叫,还是心有余悸,幸亏这个男人来了,不然她今晚又要一夜无眠。
  血天君柔声道:“这里怎么会闹鬼,难道这里又冤死的人不成?”
  想了想,龚美香轻声道:“那倒霉听说,我嫁进魏府二十多年,从未听说这里有冤死过的人,但是我夫君,不,是魏明,他倒是杀了不少人。”
  紧搂了一下龚美香,血天君一脸认真道:“美香,你在此一点都不快乐,虽有荣华富贵可想,但是你可想过以后。”
  听他说以后,龚美香抬起头,苦笑道:“我以后能怎么样,魏明权可通天,这整个皇城都是他说了算,我虽已对他没有半点情愫,离开这又谈何容易。”
  “呵呵,那你为何当初要嫁给他呢,为了这高贵的身份?”血天君轻笑道。
  龚美香眼中露出暗殇,哽咽道:“我也是逼不得已,我父母都是魏明逼死的,我也想做一个普通百姓,可是。。”
  血天君不容她在说下去了,因为听到这,他已能断定龚美香的遭遇,想必是魏明强取豪夺,才把她娶到魏府。
  “美香,忘记以前,好好睡一觉,我会让你的美梦成真。”血天君说着,翻身紧紧的抱住了她。
  龚美香娇吟了一声,她哪有半点睡意,虽然全身酸软无力,但是刚才的激情余味,还是让她内心泛起波澜。
  一只手再次抓住了血天君的凶器,龚美香娇声道:“我不想睡,我要和你一直到天亮。”
  “我怕你到时可撑不住,连下床的力气都没了。”血天君调笑道。
  龚美香推着他平躺了下来,整个人翻起,跨坐在了血天君身上。
  俯下了身,龚美香妩媚的眼神,甜美的媚笑道:“我不管,今晚你不把我喂得饱饱的,就别想睡觉。”
  有如此美人的渴求,血天君自然不会不懂风月之情,看着龚美香主动的抬起身,再次结合时,血天君也不在主动,而是看着龚美香在自己身上,甩着她的两团硕大奶子,那腰肢前后摇摆着,让交合更加的畅意。
  夜星点点,如雕饰一般的点缀着天空,房顶之上,血天君一脸惬意的享受着微风的吹拂,此时已是三更天。
  在他身下的房里,龚美香已酣睡连连,她是想一夜翻云覆雨到天亮,然而真正做起来,却根本不禁血天君的强大,被累的实在没了力气。
  “魏明,我会让你全家的女人,都在我血天君的身下臣服,我会让你知道,女人不是用来欺负的,而是该疼惜的。”
  地宫之内,血天君归来,血岚和银雪还在嬉笑的聊着什么,火火和水多多亦是在角落耳语着,只有颜盈一人熟睡。
  “夫君,那魏明的夫人,享受够了?”看到血天君,血岚立刻起身笑问道。
  血天君点了点头直说道:“她哪是你夫君我的对手啊。”
  银雪不禁娇笑道:“天君哥,岚姐说你是女人的克星,我还以为是在说笑,但是刚刚看到你和那龚美香在一起的场面,确实不假。”
  “哦?你也去看了?”血天君挑眉道。
  以他的本事,如果有人接近,他怎么会不知道。
  看到他脸上的表情,血岚娇媚的笑道:“夫君,我雪妹妹在这魏府设下了一个大阵,叫做通灵阵,我刚让雪妹妹寻你的踪迹,所以就看到了你和那女人在一起。”
  只见银雪手一挥,在她的面前,突兀的出现了一面镜子,而镜子里,正是龚美香躺在床榻上的样子,那脸上还带着满足的笑意。

 看到镜中的美人龚美香,那脸上还带着满足的笑意,血天君一怔,惊叹道:“这镜子,怎么和猫儿的雾镜有着异曲同工之妙啊。”
  血岚娇声道:“夫君,这你就有所不知了,其实我的阴血功,也有这本领,这只是我们的一种简单本领罢了。”
  “原来如此,那你们岂不是一直都在偷看。”血天君故作一脸夸张的说道。
  和血天君早有夫妻之实的血岚和火火都是大笑了起来,一向不敢跟血天君开玩笑的火火,也是一改常态,娇真的调笑道:“夫君这么厉害,我们当然要看了,话说那个女人也真够胆大的,连夫君都敢骑,也不知道我们夫君的厉害。”
  “是哦,夫君,她真是不自量力,还扬言要霸占你到天亮。”血岚一脸恨恨的说。
  虽然她脸上有着气愤的表情,但是血岚和火火,都知道血天君在行房上的厉害,没有一个女人可以在他身下,能保持不败求饶的。
  血天君仰头轻笑了一声,眼神却看向了银雪,既然她和水多多都亲眼看到了自己和龚美香的交合之事,那两女岂不是已经知道自己的为人。
  果然银雪那妖冶的眼瞳直勾勾的正看着血天君,嘴唇张启羡慕道:“那女人已经被冷落了好多年,如今天君哥给她的快乐,想必日后,她是离不开你了。”
  “妹妹,听你话里酸溜溜的,不要说姐姐小气,夫君借你一用,还能治好你身上的伤。”血岚在旁尖声笑道。
  银雪白了血岚一样,娇媚的嗔怪道:“姐姐说的这是什么话,天君哥是姐姐的夫君,我银雪又怎敢奢想。”
  血天君已走到两人的身边,俯视着银雪的俏媚脸蛋,他立即柔声道:“雪妹受伤了?”
  “夫君,雪妹来到这世界,遇到搜神宫的人,被她们群攻,虽然有阵法脱身至此,却还是被她们击散了魔灵,刚刚她一直不让我说,但若是魔灵一旦消失,雪妹。。雪妹她就要。。”说到此,血岚已说不下去了。
  看到她脸上凝重和担心的表情,血天君知道血岚不是再跟自己说笑,在看银雪的脸上,果真有些受伤才会有的惨白。
  凝视着银雪,血天君轻声道:“为何不早些说出来,你认为我没有本领治好你的伤?”
  银雪摇头道:“天君哥,我魔灵已消失一半,就是号称神界医母的女娲来了,也不可能恢复我的魔灵,我只是见到了岚姐,见到了你们,知道自己命不久矣。。”
  “搜神宫,这仇我一定会为你讨回来。”血天君满脸坚定的说道。
  只是初见还不熟悉他的银雪,只是微笑着感谢血天君待自己如此好,她却不会知道,这个有着凡人之体的男人,一点都没有让她失望,搜神宫的那些女人当然,也都成为了银雪的下人,当然这也是后话。。
  银雪的魔灵,血天君也是无法恢复,他知道魔灵既是那修神修魔的筑基,经过很久的时间和努力,才会修成元婴,而魔灵,原来是比元婴更厉害的存在,没了魔灵,银雪也就没有了生命。
  地宫的一间屋内,血岚幽幽的看着银雪,娇声说道:“妹妹,夫君说能治好就能治好你,你只要听他的话就行了。”
  银雪点了点头,苦笑道:“岚姐放心,我银雪活了这么久,不会那么轻易死的。”
  血岚退了出去,血天君才从外面走了进来,只见他双手上,各持着一颗灵珠,看到一颗燃着火焰,一颗被蓝色包围的灵珠,银雪激动道:“天君哥,你这是。。”
  “据我所知,水灵珠和火灵珠,都是火火与水多多的修身必备之物,其实你想要这些灵珠,是为了你的伤,对吧。”血天君走到了她的面前说道。
  银雪脸一红,呢喃道:“只有她们身上的灵珠可以治好我的伤,修复魔灵不可能,却可以让魔灵停止消散。”
  “你用的方法是吞食,但是你有没有想过,这水火不容怎么办?”血天君早就清晰了她身上的伤,这世界有如此的一群人,竟然连一个魔神都能打伤。
  若是以前的血天君,定会认为,那些人也都是些狂人,但是他仔细一想,银雪从蛮荒之地,也就是这个世界的外面世界,都不知道穿了几层世界才到了这里,和血岚一样,她一定本身就受了些伤,才会来到这风云世界,被搜神宫的人打伤。
  银雪摇了摇头,她不是没想过,而是没办法,但是现在血岚的出现,让她已经不再想着吞食火火和水多多的灵珠了,没了灵珠,她们也只能在化身为灵兽之体,再无幻化人形的时候。
  “雪儿,盘身坐好,哥哥这就为你治伤。”血天君说着,盘腿坐在了银雪的对面。
  点了点头,银雪也盘腿而坐,她知道血天君不会把水和火灵珠给自己吞食,但是她也知道,想必血天君已经有了治疗自己的办法。
  就在她双眼盯着血天君看时,却见他张开了嘴,突兀的从他嘴中飞出了一个闪着银灰光泽的圆形物体,看到这个圆形物体,银雪的眼一下瞪大了起来。
  “凤元。。是凤元。。”
  血天君脸上露出笑意道:“雪儿,我只需这三颗灵珠,便能让你痊愈,魔灵失去一些已经无法弥补,但是日后,我会让你在重回当年的巅峰状态,如岚儿一样,你们还是厉害妩媚的女魔神。”
  听他这么说,银雪脸上更是露出了羞怯的笑,眼神也是含着情愫看着血天君,轻启唇道:“谢谢天君哥,只要我伤好了。。我愿意跟随在天君哥的身边。”
  “哈哈,何止跟在我身边,雪儿,在我身边的女人,都是我的老婆,你也一定是。”血天君大笑着,双手突兀的向上一扬。
  三颗不同属性不同灵兽身上的灵珠组成了一个三角圈,血天君浑身泛起一层金光,本源独尊碎虚经,血天君将所有内功神功集合在一起的强大神功。
  他第一次用在救人上,三颗灵珠已在旋转,可见火灵珠释放出火焰,水灵珠则释放出了水滴,凤元更是出现刺眼的光芒,三种力量本不该融合,但在血天君的撮合下,三股力量融合在了一起。
  银雪并未感到什么不适,她看着眼前血天君所使出的招式,不禁有些惊呆了,她这才想起血岚所说的一句话:他是一个可以统治蛮荒之地和万神城的男人。
  他不是神,甚至身上连半点修真的迹象都没有,但是就是这么一个普通的凡人,却使出了比之神还厉害的功法。
  “闭上眼睛,心除杂念。”血天君突然说道。
  银雪立刻听话的闭上了眼睛,摒弃杂念在她这样的魔神做来,也并不难。
  电光火石之间,血天君的身子突然腾起,双手化掌,猛地在银雪的身上各处拍打了起来,道道金光从他手中寸出,竟奇特的隐没进了银雪的体内。
  “圣心诀——鬼手回生。”
  这正是血天君杀了帝释天后,从他肚子里剖出了凤元,没想到凤元留下了圣心诀的所有武功,而让帝释天引以为傲的圣心诀心法,唯有救人复活的才最强大。
  血天君正使的正是鬼手回生,所谓鬼手回生,即是施展的人,要用身上最强大的内力,借助凤元之力,在伤者身上各处击打,来让她的各处都消除伤处。
  虽然银雪所受的是内伤,魔灵已散,但这凤元和火灵珠与水灵珠相依结合,便让血天君悟出了聚灵的办法来,那就是借用三种灵珠的一点点力量,组成一个保护膜,将银雪的魔灵包裹其中,这样就不会让她的魔灵在继续散失掉。
  半晌,血天君才停了下来,再次盘腿坐在了银雪的面前,看着银雪脸上泛起的红晕,和头上蒸蒸的热气,血天君只能这么看着。
  若是她不能完全的吸收三颗灵珠的力量,那就算自己刚刚施展了鬼手回生,也未必能将她完全医治好。
  如此都过去了一个时辰,血天君也是有些焦急,他并不是学医的,自然不敢保证会不会成功。
  “我说岚姐,你就不用转来转去了吧,夫君做事,你还不放心,想必现在雪姐早就康复了,两人正云雨着呢。”颜盈看着在自己眼前走来走去的血岚,不禁娇笑道。
  血岚娇斥道:“别乱说,夫君有时是霸道点,但是这事关紧要,他怎么还会和雪儿做那种事,就算真的治好了雪儿,也会出来说一声的。”
  火火也说道:“是啊,我想夫君不会趁火打劫的,若是雪姐姐不被治好,他也不可能有那心情。”
  知道她们都深爱着血天君,颜盈娇真道:“我也只是说说而已,但是我很担心,这么长时间了,怎么连点动静都没有呢。”
  血岚也很纳闷,但是不管她用什么办法,都无法感觉到里面的情况,显然里面,是被某种力量隔阂了。
  就在四女担心不已时,一声爽朗的大笑从屋里传了出来,接着石门打开的声音响起,四人立刻都看了过去,只见血天君先走了出来。
  但见他双手一甩,水灵珠和火灵珠,顿时隐没进了火火和水多多的体内。
  看到血天君脸上的笑意,四人几乎异口同声道:“怎么样了?”
  血天君笑而不语,这时一个人影才从屋里走了出来,当看到这个人影时,四人脸上都露出了惊诧和晕红。
  “我就说嘛,夫君治好了雪姐姐,必然会索取一点好处的。”颜盈娇声笑道。
  看着银雪全身赤着,火爆的身材袒露无遗,硕大的圣女峰和那腿根处的倒三角,都呈现着少女般的魅力气息。
  血岚挑眉道:“夫君,雪儿,你们在里面已经。。”
  她话还没说完,血天君摇头笑道:“可不像你们想的那样,雪儿的伤已无大碍,治伤就需要这样赤身。”
  银雪娇羞的低着头,虽然她是一个女魔神,但是同样也是一个未被开苞过的纯正少女,在血天君面前赤身,难免会有些羞怯。
  “呵呵,盈儿,就你脑袋乱想。”血岚调笑道。
  “我。。”颜盈顿时语塞,谁叫自己猜错了呢。
  血天君只是轻瞟了一眼银雪的赤体,但是现在他是没有心情留下,因为昨夜他听龚美香说过,今日司马家的女人们就要被推上法场,斩首示众。
  “雪妹,恭喜你恢复神功,以后你和我一起跟着夫君,一起为他效力。”血岚看得出,现在的银雪比之自己初见时,要强了许多。
  她主修阵法,但在一些防御招上却有着血岚都没法比的厉害之处,如果两人真要对决上,谁输谁赢,血岚也不敢断定。
  银雪手一挥,身上突兀的幻化出了一件白色长裙,看着火火和水多多,她立刻答谢道:“两位妹妹,若没有你们的水火灵珠,我也不会恢复的这么快,谢谢。”
  火火摆手道:“雪姐姐,这就客气了,一家人不说两家话嘛。”
  “你倒是学的挺快,好了,我们快些离开这里吧,天君哥还有要事去做。”银雪朗声说道。
  几女同是一愣,齐齐看向血天君。
  血天君解释道:“楚楚的娘亲一家女人,要在今天被斩首示众,现在已近中午,再不去就只能替她们收尸了。”
  颜盈一惊道:“现在什么时辰?”
  “这是地下,我的妹妹,现在上面早已是中午了。”银雪娇笑道。
  这里是地下百米的地宫,当然不会有阳光和白日,但是血天君可没忘,他回来时就已是五更,而在这里又呆了好几柱香的时间,龚美香的话,他可没有忘。
  若是司马家的女人被斩首,那于楚楚必然会很伤心,血天君也答应要救出她们,如此食言,实在不是一个男人所为。
  太阳当空照,大地铺撒一片金辉,连日的雪竟在今日停了个彻底,地上也仅有一些被融化的雪水痕迹,表明着昨夜还下过一场小雪。
  皇宫的东门外,一处热闹非凡的大街上,硕大的木台早已搭建了两天,这里虽是皇城人流经过最多的大街,但是这条大街却鲜有人做生意,甚至连叫卖的小地摊都不见一个。
  正是因为这里被称为丧魂街,凡是皇宫里有斩杀罪大恶极的要犯时,都会在这里斩首,已示众人。
  “听说了嘛,这可是司马家最后一批人了,本来皇上下令不杀她们的,可是那魏明却偏要杀,哎,真是惨啊。”
  “不要乱说,小心别人听了去,你的脑袋可不保。”
  人群里不断响起如此的对话,但是虽然都害怕被官府的人听到,却还是有人岔岔不平的说上两句。
  而在人群里,血天君一群人都围在一起,也跟着看热闹的大流挤在一起,就在于楚楚奋力翘着脚尖想朝前面观望时,却听不远有人大喊了起来。
  “来了。。来了。。”
  血天君看着身边于楚楚担心的表情,不禁安慰道:“楚楚,没事的。”
  于楚楚眼睛都红了,虽然还未见到自己的亲娘是什么样子,但是这关系绝对错不了了,她看着血天君,恳求道:“天君哥,你一定要救下她们啊。”
  “放心,欢欢,桓娘,你们可要好生给我看好楚楚,带她回客栈等着。”血天君嘱托了一声。
  乌桓娘嗯了一声,这砍头的场面她可不爱看,立刻拉着于楚楚挤着人群向入驻的客栈走了去。
  而留下来和血天君一起的,也只剩下血岚和银雪,有了她们两个,血天君已经不需要其他人的插手了,虽然穆念慈和火火、水多多,都是会武功的主,但是人多反而不好。
  三人都挤到了人群的最前端,两排官府的士兵持着武器维持着秩序,血天君看到一排马车,而最前面的马车上,一个身材臃肿的大胖子,盘坐在上,笑着向两边的百姓招手。
  看到他,血天君冷笑道:“这个就是魏明。”
  “夫君,怎么知道?”血岚疑惑道,因为血天君可一次没见过魏明。
  血天君悄声笑道:“昨晚龚美香说的,因为他这么胖,在十年前就不能行房了,所以娶了十几房小妾,却只是给自己冲冲颜面。”
  银雪一听,调笑道:“那可美了夫君了,想必这次要是诛杀此贼,那些女人们还不都要寂寞着。”
  “雪妹说得对,夫君,诛杀此贼,你何不去他府里走一遭,把那些女人都据为己有,在顺便把那美香带在身边。”血岚也赞同道。
  “哈哈。。”血天君仰头大笑了起来。
  他早就有这等想法,但是却没想到要霸占人家府里的全部女人,如此有些邪念的血岚和银雪,果然不愧是魔神之中最有默契的组合。
  周围的人都是看着血天君的奇怪大笑,殊不知他刚才和两个女人聊了好多句,只是血岚用了一种扰听术,这些人离得再近,也是听不到三人在说什么,但却可以看到她们的嘴皮子在动。
  在魏明的马车过去后,血天君的笑戛然而止,因为后面的第一辆囚车里,就是司马玉娇,看到憔悴披着头发的司马玉娇,血天君心都揪在了一起。
  “夫君,你说的楚楚她娘,是哪一个?”血岚不禁出声问道。
  血天君眼神直勾勾的看着司马玉娇,血岚和银雪也都看到了。
  见她那般模样,血岚直气道:“夫君,要不我现在就将她们都救走吧。”
  摇了摇头,血天君感叹道:“你一出手,这皇城必然会在一天之内,传出鬼神之说。”
  “呵呵,岚姐,天君哥是想自己出手,那些女人们也能念得天君哥的好,你要是出手,你一个女人,人家想以身相许的回报,岂不是没办法。”银雪轻声笑道。
  血岚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点头道:“说得对,我怎么没想到呢,夫君还要表现呢。”
  看着两个人一唱一和的,血天君轻斥道:“别乱说了,到时你们带走人就是。”
  不到片刻,十辆囚车已全部到达了前面的终点,被押出来的三十多个女人,亦都被官兵拉到了木台上,并在每个人后背上,都插上了一个木牌,上面写着每个人的名字。
  “司马家的女人罪不至死,魏明狗,你个杀千刀的。。”
  不知哪个胆大的百姓高喊了一声,但是人是深藏在人群里,喊过这句话后,立刻激起了民愤,很多人都是义愤填膺的大喊不公,可是却没有人敢挤上前去。
  靠近了法场的木台,血天君小声的向着身边的人询问道:“这司马家在皇城很有影响?”
  “你不知道吧,司马家在没出事前,可是皇城里最好的大善之家,要不是于家家主得罪了魏明,唉,也不会落得如此田地了。”
  听到这个信息,血天君暗笑了起来,这次劫法场,显然不用杀太多人了,倒是那魏明,必要诛杀,不杀还是不能除去后患。
  在平民百姓的高呼下,身着华丽的官服的魏明站起了身,毫不在乎咒骂,大声的说道:“你们这些暴民,真是不知死活,司马家与于家私通,要造反,证据确凿,若是谁在敢高喊一句,以判民定罪,杀无赦。”
  魏明可是当今皇上的大舅子,此话一出,立刻有几百的官兵跑到了平民面前,锐利的眼睛更是在四处搜寻大骂大喊之人。
  “好一个魏明,权可通天,他还真把自己当成天子了。”血岚咬牙恨恨的说。
  血天君轻笑道:“恶狗在死时都会呜呜两声的。”
  太阳升至天的正中,魏明并未在起身说话,而在他身边的一个官员站起了身,手里拿起一条木牌,往面前空地上一扔,随即喊道:“斩。。”
  可听到木台上跪着的司马家女人,已经有人忍不住大哭了起来,血天君看到司马玉娇和她身边的几个女人,倒是都有着坚毅的表情,司马玉娇更是左右看着,看到她的眼神,血天君知道她是想搜寻自己和于楚楚的影子。
  就在十几个刽子手站到第一排女人的身后,双手握着大刀扬起到空中时,一声暴喝顿然骤起,木台周围突然风卷残云,铺天盖地的土雾陡然将木台围住。
  “啊。。。”
  只听十几声惨叫,从土雾中传出,赫然有几条人影,已从土雾当中飞射而出,重重的从木台上摔到了不远的地上。
  法场突然的异变,让所有的人都惊惧了起来,只是刹那,土雾无风吹,却也渐渐消散,周围的人才看到,木台上的三十多个司马家的女人还是跪着,只是在木台上的十几个刽子手却倒下了几个,还有几个已倒在了木台周围的地上。
  “你是谁?敢劫法场?”下令喊斩的官员看到木台前端站着一个人,立刻高呼了起来。
  只是那人面带邪笑,朗声道:“我为何不敢,官逼民反,这些女人罪不至死,叛国之罪,是你们硬加而已,以为没人知道嘛。”
  那官员一怔,随即看向了身边冷笑的魏明,颤声道:“魏大人,你看,这。。”
  魏明冷声道:“这还用我问嘛,把她们全部给我用箭射死。”
  “弓箭手,给我上。”那官员得令,立即大喊道。
  司马玉娇抬头看着面前站着的男人,虽然没看到他的脸,但是她已猜出此人是谁。
  “天君,你快走,照顾好楚楚。”
  血天君回头笑道:“玉娇姐,我不会走,我答应过你,带你带她们一起走的。”
  看着周围围满了弓箭手,司马玉娇心灰意冷道:“为了我们,你值得这样送命吗?”
  “值得,因为你们都是大美人,我可不想你们都香消玉勋。”血天君轻声笑道。
  听到他这么说,司马玉娇叹气道:“若是我能活着,嫁给你这样一个男人,是我司马玉娇这辈子最快乐的事。”
  这时血天君蹲下身,伸手掂起她的尖尖下巴,坚定道:“因为这句话,你必然要嫁给我了。”
  就在他的话音刚落之际,围住了木台的百十个弓箭手,竟全都倒在了地上,只是那么一刹那,没有人看到到底发生了什么。
  但是两个身影出现在血天君的身后,却让司马玉娇看到了一丝活下去的希望,这两个绝美的女人到底是什么人,血天君又是什么人?江湖上真的有这么厉害的高手,可以以一敌百?她以为这只是一个梦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