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最新热门帖子  »   于楚楚

九月飘雪,天地俨然被白银银的雪花所覆盖,几辆马车在大路上留下了深深的车轱辘印子,天气虽有些让人瑟瑟发抖,却丝毫影响不到马车里的几人。
  “夫君,这南方天气实在不能跟北方比,还没到皇城呢,这竟是雪地连天。”看着外面的天气,穆欢欢紧擞了一下身上的棉袍。
  在她身边的颜盈娇笑道:“妹妹实在不知欣赏,这雪天之景,可是女孩子的最爱,你却好生怕冷,实在是让扫兴啊。”
  血天君此刻正闭目养神,他此次去皇城,其一是为了寻找火火所说的水麒麟,其二是为了能找到那在穆家庄所见的歌姬柳媛媛,这个女人让他好一阵思念,如果不是她急着回皇城,在那穆家庄,血天君定可将她收服。
  而他带着众女来皇城,最重要的目的,即使是熟悉血天君的颜盈等人,也不会猜到他还有第三个目的。
  和血天君共乘一辆马车的,颜盈和穆欢欢,还有琦莲和程欢,在一个就是上官燕了,而其他女人,血天君也都没落下,媚姬、明月,和四夜姐妹,全都带在了身边。
  现下的无双城虽然仅剩下一个由释武尊管辖的城池,但是在前两日,血天君昭告江湖,天下会和无双城合并,并有血门为总帮,这消息无疑是这世界的最大震撼。
  江湖一时烽烟四起,只是不论哪个门派、帮派,都不敢对江湖三大派合为一的事有反对,甚而血门做事风格还算保守,现在江湖的各大派小门派,已统统开始向血门靠拢。
  江湖统一,是血天君势在必得,而他急切散布出这消息,也是有目的的。
  就在四五辆马车行进了两天两夜,距离皇城已在近尺之间,天刚一脸,血天君下令继续赶路,而当他们离开了暂住的村庄,没走出村子多远,血天君立刻让马队停了下来。
  “城主,前面还有不远就是皇城了,这时停下,恐怕马车轮子会被冻上,那一路就不好走了。”驾车的几个,都是血天君从无双城带来的武功高手。
  虽然他并不需要他们帮自己出手,可是当成车夫,也比那些什么武功都不会的车夫强。
  血天君眯眼看着漫天大雪的前路,冷声道:“你们暂且回到车上,没有我的命令,谁也不许下车。”
  几个随从虽不明白血天君为何要这么做,但还是都很听话的上了马车,并一一叮嘱了马车里的所有女人。
  这时的血天君才披着长袍向前大踏步走了去,如果此刻有人看到血天君身上的奇特,定会惊叹不已,天上所落的大片雪花,虽是易融化之物,但也会落到人的身上,然而这密集的天降雪花,到了血天君身前不足三分时,却全都被融化并消失了。
  在走了百米之处,血天君才停了下来,因为在他眼前的不远处,此刻正有六个人分大路两边对峙着,一边是四个穿着黑衣带着锦帽的人,三男一女,各持武器,脸上都是严峻戒备的表情。
  而在他们对面所站的可以说,是一男一女,男的有着三十多的模样,长相粗狂却有些让人看着害怕,而另一个身披白袍的女子,却是只有十七八岁的模样,只是她的长相是那么的特别。
  这么年轻的女孩看到四个手持武器的人一点都不害怕,血天君只是轻笑了一声,就已猜测道,这老男少女的两人,看来都不是简单的人物。
  “于狱,你犯下滔天大罪,今日我皇城神捕门,四捕神,就要把你捉拿归案。”
  “我爹爹一点罪有没有,你们这简直是在栽赃陷害。”年轻的女孩大声嚷道。
  而那自称神捕门里的唯一一个女人冷笑道:“于楚楚,你爹犯下大罪的时候,你还不知道是没出生了,还是穿着开裆裤呢,你上哪会知道他所犯下的罪。”
  “楚楚,不用替爹解释,神捕门乃是皇城最高级别的机构,于狱知道,四位都是江湖大名鼎鼎的捕神,赤蛟,曾在江湖,抓了雄霸天下会的手下,不受威胁,白蛟,灭掉皇城叛变军,一人独闯五万大军。。”于狱说出了四人的底细。
  远在百米之外的血天君,顿感好笑,这四个神捕门的人,看来都怪厉害,倒是那赤蛟,竟然和天下会还有矛盾,而最让血天君感兴趣的是,四个神捕里的唯一一个女子,竟是一个刚刚步入神捕门的女捕快,怪不得于狱只说她叫青玄,却说不出她以前有过什么轰动皇城和整个江湖的事来。
  青玄虽初进神捕门,但是她的武功可一点都不输于另外赤黑白三蛟,这也不其贵啊,要是没点本事,这皇城最高级别的机构,神捕门,又怎么会派她来抓于狱这个强者。
  “于狱,快快束手就擒,随我们一起回皇城,不然休怪我们不客气。”青玄冷声叱喝道。
  摇了摇头,于狱请求道:“四位神捕,我于狱可以跟你们回去,但是我想要先带着楚楚,到皇城里找一个人,只要找到那人,安顿下我的小女楚楚,我便任由你们发落。”
  青玄一怔,作为一个女人,她是有着同情心的,于楚楚虽是于狱之女,但是神捕门追击于狱以来,谁都知道这于楚楚是个好女孩,并不是穷凶极恶。
  但她刚要说出自己答应的话时,四人当中为首的赤蛟,冷声说道:“于狱,你这人狡猾多端,几次抓你,都被你逃脱,这次我们在不会信你的话,已你的人格,到我们皇城里,你要是再杀几个人,岂不是这罪责,都推到了我们四人身上。”
  被赤蛟怀疑了自己的人格,于狱并未生气,相反他大笑了一声,仰头说道:“你们可以押着我进到皇城,只要楚楚安全,我不会反抗的。”
  四人相视看了一眼,就在赤蛟看到三人点头的时候,他也知道,于狱的话还是可信的,以他们四人的合围之力,这于狱再厉害,也难潜龙升天。
  “咳,四位如此欺负人家一老一少,是不是实在让人看着心寒啊,比这冷天气还寒啊。”
  在六人不远,一个人渐渐朝他们走了过来,几人都是四处看了看,这里也只有他们六个人,还有就是这看起来想打抱不平的人了。
  见到来者,于狱脸上露出了疑惑,倒是那年纪轻轻的于楚楚,看到来人是个英俊不凡的美男子,脸上露出了笑意。
  赤蛟盯着来人,怒道:“你是谁?没看到我们身上穿着的是皇城神捕门的嘛。”
  见他指着自己肩头上的袖标,血天君摇了摇头,嗤笑道:“皇城神捕门?哈哈,我还是第一次听说有这个组织,神捕门里一定都是神捕了,可是据我所知,这江湖上不知有多少人在犯滔天之罪,可是也没听说神捕门的神捕出来抓啊。”
  “你。。”赤蛟刚要动怒,却被身边的黑蛟拦了下来。
  四个神捕都不是普通人,但是不止是四人没看出血天君有什么在这大呼小叫的资本,就是于狱也在疑惑,因为他感到这个帮自己说话的男人,身上似乎连一点内力都没有,看那一声华丽的衣袍,倒像是一个贵族子弟。
  但是更令于狱疑惑的是,这里虽离皇城很近,但是方圆百里之内,都没有什么城镇,这人难道是从皇城来的,可是几人对峙时,为什么他出现,谁都没有察觉到?
  只是于狱想到了这个关键,而四个神捕却没想到。
  青玄不像赤蛟是个暴脾气,她一双清亮的眸子看着血天君,解释道:“江湖事不是我们皇城神捕门所管,而这于狱牵扯皇城一件要案,我们自当要拿他归案。”
  说出此话,青玄顿觉奇怪,自己为什么要像这个人解释?
  血天君眯眼看着于楚楚,想到就是她一指,将剑圣的灵魂出窍所破,就是她改变了雄霸死在剑圣剑气下的历史,这个女孩还有一个特点,那就是可爱加活泼。
  “小妹妹,你也听到了,你的爹爹要与这几个哥哥姐姐商量事,大哥哥带你去那边吧。”
  听到血天君的话,于楚楚嘟起嘴娇真道:“我才不去,还有我不是小妹妹,你也不是我的大哥哥。”
  她紧拉住了于狱的手,眼神也看向了于狱。
  这时于狱却推开她,沉声道:“楚楚,听这位大哥哥的话,跟他去那边玩,你不是一直想雪仗嘛,爹爹不会,这位大哥哥会。”
  于狱说着,感激的眼神看向了血天君。
  血天君点了点头,笑道:“小妹妹,你爹爹的话,你要是不听,就是不孝,若是不孝,你就不是好孩子了。”
  于楚楚并未搭理血天君,但对于狱,她是言听计从,不管于狱到底出于何意,她也不敢违抗,只能自己向着不远处跑了过去。
  “兄弟,还望照顾好她,若是我出事,还望兄弟能带着这个进皇城。”
  接过于狱递到手中的信件,血天君心里疑惑,看了眼于狱笑道:“放心,我不会让她有事的。”
  随着于楚楚跟了过去,大雪依旧漫天狂野的随风飞卷,两人到了不远处,已很难看到那边的五人,只能看到五个黑点。
  看着血天君跟来,于楚楚挑眉道:“你是什么人?为何出现在这里?”
  “呵呵,你疑心好重啊,楚楚姑娘。”血天君轻声笑道。
  于楚楚一怔,更加疑惑道:“你怎么认识我的?”
  血天君一指于狱和神捕门四人那边,朗声笑道:“你个傻丫头,我与你爹爹是老相识了,刚才只不过实在逢场作戏,你爹爹不是像他们口中所说的坏人,只是他嫉恶如仇,得罪了皇城里的高官,我若不把你带来,你也会跟着遭殃。”
  “什么?你说我爹爹会有事?”于楚楚眼露惊惧,刚要跑回去,却被血天君拦了下来。
  血天君盯着于楚楚,劝道:“你还是别去的好,神捕门的四大高手全都出现,你爹爹自己都应付不来,你去了,他更要分心照顾你,他怎能安心对付那四人。”
  于楚楚坚定的眼神,看着血天君,冷声道:“让开,他是我爹爹,我绝不能看着他出事。”

  血天君摇了摇头,一脸平静道:“楚楚,你这么去无疑是送死,而且你爹爹于狱,他会自己解决这件事。”
  看着血天君,于楚楚娇呼道:“我不能看着他出事,让开。”
  见她如此倔强的脾气,血天君心里暗笑,却没有在阻拦她。
  当于楚楚刚与血天君擦肩而过时,她却只觉脖颈一痒,整个人立刻倾倒在了血天君的怀里。
  看着怀中的小美人,血天君嘴角露出了邪笑,抱起了她。
  “夫君,这丫头是谁啊?”几辆马车旁,闲得无聊的姚淑兰的两个人,都从马车到了外面,欣赏雪亦有,打雪仗的也有。
  看到血天君抱着一个妙龄女子回来,所有人都围了上来。
  血天君轻声笑道:“一个朋友的女儿,你们好生照看她,如若醒了,就说是在路边救了她。”
  颜盈等人都不知血天君要干什么,但是他的话就是圣旨,没人敢不从。
  看着血天君再次隐入漫天大雪中,颜盈和姚淑兰几人,连忙把这妙龄女子弄上了车。
  “轰”的一声巨响,地面上的雪花飞溅,顿时化成水滴,竟呈飞箭一般的,向着四个神捕门的神捕击去。
  刚刚来到五人不远的,血天君看到了于狱出手,他猛然一拳击打脚下地面,造成了这震撼的一幕。
  “于狱,你好生胆大,敢拒捕。”四大神捕的赤蛟,怒吼道,俨然不把这雪化成的水箭当成一回事,而是扬剑就劈。
  嗖的一声,一道赤红的剑气从他剑中飞出,竟将朝他飞来的水箭一一击碎,直向于狱横身而去,只见于狱面不改色,身子连动都未动,只是拳头化掌,猛然拍在了他陡然发出的剑气之上。
  又是一声砰想,剑气虽是内力催动而出,可是这于狱亦不是一个武功泛泛之辈,他竟用拳头将赤蛟的这一剑气化解。
  “哼,黑蛟、白蛟,青玄,我们四人一起上,这次一定要将于狱捉拿归案。”赤蛟暴吼了一声。
  想他赤蛟,可是闻名皇城甚至整个中土的第一神捕,本想带着这三个和自己才组合成四大名捕的新捕快,让他们看看自己的厉害,可是这于狱,乃是皇城下令捉拿的头号罪人,而于狱的传说,更是赤蛟都有些胆颤的。
  皇城最有实力的哈姆拉拉克,是皇帝手下最堪勇猛的悍将,但是他当了臣老时,在皇城胡作非为,欺男霸女无恶不作,这于狱和他有仇,就杀了他家中上下百十条人。
  赤蛟有过了解,于狱不使刀剑,但是他的一套拳法,却让很多人闻风丧胆,特别是那条已经赤着的胳膊,上面竟有一只看起来凶神恶煞的兽图腾。
  于狱本是嫉恶如仇之人,他也没想过,和这四个神捕门的捕快发生争斗,若是他们能让自己带着于楚楚进皇城,这事也就如此了了,他于狱也会跟着捕快回去归案,但是他们如此的欺人太甚,让于狱动了杀机。
  “好,都来吧,我倒要看看你们怎么抓我的。”于狱仰头大笑了一声。
  没等四人围上来,他已提着那条成红的手臂,向着四人奔跑了过去,在看他那条出击的手臂,竟然燃起了熊熊火焰。
  如此怪异的招数,让赤蛟四人都惊呆了,他们何时见过还有手臂能燃起火来的,这于狱是高手,他们都知道,但是具体高到什么程度,就没人知道了。
  “麒麟臂?”血天君在不远处,亦看到了于狱所使出的手臂。
  想到这就是麒麟臂,血天君不禁苦笑了起来,一想到麒麟臂,他就想到了步惊云,但是这风云已被自己改写,步惊云是自己训出来的得意手下,难道还要砍掉他一条好手臂,换这条麒麟臂嘛,就算没有麒麟臂的步惊云,现在也是江湖上的一等一高手。
  血天君看着五人激战在一起的刹那,就已看出,赤蛟四人,跟于狱比起来,简直不是一个档次,要不是于狱收敛,几招之内便可杀了他们其中一两个,只是这于狱似乎并不准备在杀人,只是与他们纠缠恶斗在一起。
  “噗。。”赤蛟嘴里喷出了一口鲜血,身子踉跄的向后退了好几步。
  这也如血天君所料,这于狱还没出到十招,但是他没有下杀手,不然这最高傲的赤蛟,可就不会有活下去的机会了。
  于狱狂笑道:“我倒要让你们看看,我是怎么以一敌四的。”
  他的狂妄,倒是一点都不遭血天君的鄙视,反而于狱能有如此豪言,也要归功于他的武功,要远远高于赤蛟四个人。
  就在血天君正在看的起劲时,却听到极乐界传来了血岚的声音:“夫君,那麒麟臂一定要设法拿到手,它有用处。”
  “用处?什么用处?”血天君一怔,他知道极乐界的女人们,是改不掉偷看自己再做什么的坏习惯,只是血岚这么说,让他很是疑惑。
  记忆当中,血天君怎么也搜寻不到,自己的女人里有谁缺手臂的,血天君一想到麒麟臂,不等血岚的话响起,他就用意识问道:“是不是火火要用的?”
  “夫君,你说的没错,是火火要用的,这麒麟臂,本是一条普通的手臂,那时火火还没有修炼到如今的地步时,被一个猎人跟踪,那猎人进了凌云窟偷取了她的火灵丹,并且吃到了肚子里,但这火灵丹不是一般人可以吃的,火火看到这人的麒麟臂,就知道那是她的火灵丹,才塑造出了这么强大的火属性手臂。”血岚解释了一番。
  虽然不清不楚,血天君也算是明白了过来,那个敢进凌云窟的猎人,简直是艺高人胆大,看到火火 这样的火麒麟,竟然连害怕都不害怕,还敢进凌云窟,要不是火火作为麒麟,视力受到影响,那猎人定会被发现。
  “可是这手臂已经长在他身上了,我取下来,是不是太残忍了。”血天君如此用意念和血岚沟通,实际上是想知道火火到底要这手臂作何用,就算为了取回她的火灵丹,似乎也没这个必要,断了人家的手臂。
  好一会,血岚的声音再次响起。
  听了她转述火火的话,血天君才明白过来,原来这麒麟臂内含的火属性,竟是可以解除火火同伴水水身上封印禁锢的。
  一想到水麒麟水水,血天君哪后还有拒绝的理由,如果他早知道,就算火火和血岚不说,他也要卸下于狱的麒麟臂,解救出水水来。
  “你们欺人太甚,四个围攻一个,这算什么名门捕快。”血天君大喝了一声,冲向了战圈。
  于狱看到血天君跑了过来,一怔,立刻大喊道:“兄弟,楚楚呢?”
  快到了近前,血天君说道:“在一个很安全的地方。”
  看着一身长袍的血天君,神捕门的四人立刻很小心的退到集守在了一起。
  光是一个于狱就够他们对付的了,现在这个年轻男人,虽然一点没显示其功力,但是他敢上来,这勇气也让人倍感激动。
  “你不该来的,这事与你无关,还望兄弟离开。”于狱可一点都不在乎血天君帮忙,他只是想教训一下这四个自称神捕的家伙,要是血天君在这一搀和,那武斗势必会比刚才还要激烈。
  血天君回头看着于狱,一腔正义道:“我知道大哥叫于狱,你的事迹,我也听过,只是这件事不是你自己的事,楚楚是我的小妹妹,她说让我教训这四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我只不过是为了帮她而已。”
  “你说什么?小子,不要以为于狱在这里,你就嚣张跋扈,看我一刀不把你劈成两半。”黑蛟本就是一个急性子的人,听到这年轻的男子,竟然在于狱面前说自己四个人,还要教训自己四个,他已无法忍受,拔刀就朝血天君砍去。
  而与此同时,赤蛟三人也跟着围攻了上来,刚才是一人,现在是两人,他们四人也知道于狱的厉害,只是血天君在前,黑蛟更想杀了此人来一解心头之恨。
  他手握大刀,从下向上撩起,陡然一道刀气从他大刀飞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向着血天君击去。
  眼看刀气迅击而来,血天君突然怪叫一声,向后退去,这时身后的于狱动了,他并不知道血天君其实是在故意躲开。
  “兄弟,让开,这刀气你挡不住。”于狱暴吼一声,麒麟臂再次轰出,想要破解掉黑蛟的刀气。
  就在这时,血天君突然转身抱住了他的手,疾呼道:“于兄,我好怕啊。”
  于狱一惊,大呼道:“松开。”
  他的话音刚落,于狱却看到正对自己的血天君脸上现出了阴险得逞的笑,他惊惧的看到血天君的手向后一抓,竟然将那刀气握在了手里。
  刀气本是无形,就算再厉害的人,也不可能握住刀气,于狱顿感危险,他早该看出这个年轻人不是普通人,但是现在已为时已晚。
  他看到血天君握着刀气,猛地向上一提,那刀气让他来不及躲避,于狱更是想用他的麒麟臂,去摧毁这刀气,当刀气与他手臂接触时,于狱方知道,自己算错了。
  “啊。。”一声惨叫从于狱嘴中喊出,一道血剑喷天而起。
  漫天洒出的鲜血,将这白银大地染红了一片,于狱右手捂着失去了麒麟臂的断肩,一脸狰狞的看着血天君。
  这仅仅是一眨眼的功夫,神捕赤蛟四人,也不知道会有这样的突变,他们已到了血天君的身后,然而黑蛟没有犹豫,举刀就朝血天君背后劈砍而去。
  血天君猛然回头,冷声道:“找死。”
  一句找死,一道摄人心魂的冷眼,让黑蛟一怔,这突然出现的男人脸上的狞笑,让他感到无尽的恐惧,可是这刀举起,已收不回去。
  “咻”的一声,黑蛟的身子犹如射出的飞箭,向后疾飞了出去,在空中时,他的嘴里就吐出了鲜血,连一声惨叫都没来得及发出,摔在了十米外的雪地上,连滚了几下,才停了下来。
  只是赤蛟几人看去时,黑蛟俨然已没了生命迹象。
  “不。。”赤蛟大吼了一声,他怎么也想不到自己四神捕,会在这里死一个。
  事态陡然巨变,是于狱和四个捕快无法料及到的,这个年轻男人,到底是和谁一伙的,砍掉了于狱的麒麟臂,却又杀了黑蛟。
  “你到底是谁?为何要这么做?”赤蛟虽然震惊黑蛟被他杀死,但是他也很清楚,自己这么贸贸然上去,无疑只会是去送死。
  和他同样有疑惑的还有于狱,他怎么也想不到这个刚开始和自己示好的男人,竟会突然无情的将他的麒麟臂卸下,没了麒麟臂,于狱现在也只不过实在苟延残喘,他知道,已经没有命离开这里了。
  血天君冷笑道:“我是谁不重要,但是我这么做,或许可以给你一个理由,那就是我看你们很不爽,所以想杀了你们所有人。”
  听到他的话,赤蛟三人都是为之一颤,于狱更是难以理解的盯着血天君,咬牙切齿道:“你把我的女儿带到哪里去了,她是无辜的。”
  “放心,楚楚自然不会有事,你还是先顾你自己吧。”血天君说着,走向了雪地上的麒麟臂,他没弯身,但是在一刹那,地上的麒麟臂竟突兀的消失了。
  看到这奇怪的一幕,赤蛟三人都是惊呼了出声,他们的眼神可一刻都没离开血天君的身上,他是怎么把那条血淋淋的断臂,弄消失的。
  于狱看到麒麟臂消失了,不禁脸色剧变,沉声道:“你来这里,就是为了夺取我的一条手臂?”
  盯着他狰狞的脸,血天君凝声笑道:“一条手臂,这可不是一条普通的手臂,留在你身上不能发挥它真正的作用,而到了我手里,就会有大用处。”
  “你。。你竟然如此恶毒。。”于狱已忘记了楚楚还在血天君手里,他更担心的是,这个人夺去麒麟臂,难道是知道麒麟臂的真正作用,他这么夺走,难道是想把自己的手臂换成麒麟臂?
  摇头叹了口气,血天君一双冷眼盯着于狱道:“这不叫恶毒,你是皇城通缉的重犯,如果我杀了你,那就可以去皇城领功,而你杀了四大神捕,我又杀了你,你说我的功劳,是不是很大啊。”
  于狱突然狞笑道:“哈哈,杀我,那就要看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
  就在他话音刚落,血天君的身影陡然腾到空中,于狱虽没了麒麟臂,但是他已封住血口,就算拼死一搏,他也坚信自己,可以与这个年轻的恶毒男人对上几招。
  但是他想错了,空中的血天君突兀的旋转,在他脚下的地面上,厚厚的雪被卷了起来,如飙风一样,急速的到了于狱的身前。
  “啊。。”于狱暴喝一声,用他剩下的右手握拳,猛然像扑面而来的雪柱击打而去。
  只见雪柱裂开了一个口子,将于狱吞入了进去,血天君在空中急速旋转了好一会,才一个翻身落到了地上,再看那雪柱已经变成了冰柱,透过晶莹,可看到里面的于狱,扬起的手僵住了。
  显而易见,他已经活不了了,而看到这一切的赤蛟三人,本有为黑蛟报仇的心,现在也已经没了,他们只想赶快离开这里,离开这个煞神,远远的。
  “哈哈,我刚才说了,于狱杀了四大神捕,你们又怎能走得了。”听到脚步声,血天君回头看着要逃走的赤蛟三人,大笑道。
  白蛟和黑蛟的关系最好,情如亲兄弟一般,可是在这种情况下,他已不得不放下神捕的架子,双腿跪在了地上,哀求道:“这位英雄,我们都是皇城的捕快,奉命抓人,若是有得罪英雄之处,还请见谅啊。”
  “白蛟,你。。”赤蛟瞪着跪地的白蛟,他想不到,堂堂一个神捕,竟然向一个江湖中人下跪,这是多么莫大的耻辱。
  四大神捕里唯一的女人青玄,此刻也是眼含惊惧,她怕死,而且很怕死,虽有神捕的名头,可是她宁愿不要了,也不想死在这里。
  血天君看着赤蛟,赞赏道:“好,你很有骨气,那我就让你死的最惨。”
  他的话音刚落,赤蛟眼中顿露精光,手中紧握的剑,也横在身前,看来他是想与血天君大战一番了。
  一场风云巨变,让青玄已不知眼前发生了什么,她依稀看到赤蛟的身体瞬间被四分五裂,甚至连声惨叫都没来得及发出,她更看到白蛟,就在自己的眼皮子下,被一条黑色的裂缝所吞噬。
  这个笑意满脸的男人到底是谁?是神?还是魔鬼?
  惊恐的双瞳上倒映着男人的脸,青玄浑身发抖,面部惨白,颓然的瘫坐在了雪地上,死或许是她唯一的一条选择了。
  “呵呵,美女,你想自杀,也要问问我同意不同意。”
  “叮”的一声脆响,青玄横在脖颈的剑悄然碎断,难道这个男人也要残忍的杀死自己,还是要用更无情的手段,让自己死。
  看着他眼中的神情,青玄叹了口气,既然不能用剑自刎,她只能咬舌自尽了。
  然而她还没咬舌,这男人的手已经掐住了她的下巴,使得她不得不张开嘴,牙齿咬不到舌。
  血天君探身俯视着这个美女捕快,嘴角勾起一丝邪笑道:“你没有自杀的权利,你的命由我掌控,我让你死你则死,让你生你则生。”
  青玄下意识的点了点头,她只能顺从这个男人,显然自己不管升起什么自杀的念头,他都不允许自己死。
  “站起来。”男人的声音再次响起,青玄踉跄的站了起来。
  “你叫青玄?”
  “是。。是。。”青玄颤抖的声音回答道。
  “我叫血天君。”男人的自报姓名,让青玄再次震惊。
  这个年轻的男人,就是近日江湖中最火的人,就是他让天下会和无双城,这两个本水火不相容的帮派,成为了江湖第一大帮。
  青玄看着血天君,呢喃道:“你。。你要怎么对付我?”
  血天君仰头笑道:“对付你?我为何要对付你,像你这样的美女,我疼都来不及呢。”
  感受着他手掌在自己的下巴轻抚,青玄脸上露出了红晕,但是他如此的轻薄,却让青玄无能为力,不敢抗拒。
  “他们三个死了,于狱死了,只有你活着,如果你带着于狱回皇城,我想,神捕门的第一神捕,非你莫属了。”血天君突然这么说了一句。
  青玄一怔,他说的确实在理,如果自己带着于狱的尸体回去,那神捕门务必就是她青玄最最出名,而且就算没有于狱,她虽然可以算得上是神捕门第一高手,却俨然没有荣耀可炫耀。
  血天君看着青玄脸上的表情,接着说道:“放心,我对你没有什么敌意,我倒是想让你在皇城风光一把,这次事情,我想你回去后,会知道怎么向皇城,向你上面的人交代。”
  青玄还是未语,只是漠然的点了点头。
  “我会找你的,这尸体你带回去。”血天君身形突兀的幻出道道残影,那冰雕般的于狱,也在顷刻间从碎裂的冰柱中倒在了地上。
  几辆马车继续前行着,马车上不时传来争吵声。
  “你们是谁?让我离开这里,我要去找我的爹爹。。”
  颜盈看着这个醒了来的小丫头,不禁柔声道:“小妹妹,你现在不能去。”
  于楚楚看着车里的四五个比她大的女人,顿感奇怪,自己怎么会在这里,那个将自己带离的男人去了哪。
  马车的帘子被掀了起来,身穿黑色锦袍的血天君,弯身走了进来。
  “夫君,她老吵着要去找她的爹爹。”看到血天君,姚淑兰立刻娇声说道。
  于楚楚有些恨意的看着血天君,冷声道:“你为什么把我带走,我爹爹呢。”
  血天君坐在了她的身边,沉着一张脸,从袖中拿出了于狱交给自己的信件,惋惜道:“你的爹爹,于狱已被神捕门的杀了。”
  “什么?”于楚楚一惊,眼中立刻飙出眼泪。
  在她起身要钻出马车时,血天君突兀的伸手在她身上点了一下,不能动弹的于楚楚看着血天君,眼里尽是哀怨和愤恨。
  这时血天君揭开手中信件,看着信上内容说道:“楚楚,你爹将你托付于我,其实他这次带你来皇城,是来寻亲的。”
  于楚楚虽不能动弹,却能说话,她从小就和于狱在一起,哪有什么亲戚在皇城。
  “你骗我。”
  “呶,我骗你做什么,你自己看。”血天君把信件展开在了于楚楚的眼前。
  只是于楚楚的眼睛,在信件上转了一圈,血天君一看,不禁暗笑,原来于楚楚不认识字啊。
  果然于楚楚娇声道:“你在骗我,我爹爹不会死的,这信件是你伪造的,上面画的什么乱七八糟的,都是你在骗我。”
  “小丫头,我夫君又不是坏人,他如何骗你了?”颜盈有些恼怒,要不是这个于楚楚是血天君带回来的,她现在一定果断的上去给她两巴掌。
  血天君摇了摇手,把信件递给了颜盈,笑道:“念出来。”
  颜盈点了点头,立刻把信上内容念了出来。
  听着她的朗读,于楚楚眼中尽是不相信,于狱不是他的爹,她是皇城有钱人家的孩子,皇城的司马大家族,这怎么可能?
  “我没有任何理由骗你,你的母亲叫司马玉娇,因为你的亲生父亲,被皇城内的另一家族暗害,和你父亲交好的于狱,就一怒之下,杀了害你父亲的人家,所以才会有今日之事。”血天君早看过了信上内容。
  这于楚楚竟然不是于狱的女儿,而是皇城司马家族的小女,因为要躲避仇杀,于狱便带着她跑了,现在只不过是想送还给司马家。
  “这是真的吗?这是真的吗?”于楚楚眼中满是泪珠,如此这般年纪,就要承受如此的情感颠簸,确实对她是一种不小的打击。
  看着她浑然的痛苦表情,血天君伸手一探,在她脖颈上拍了一下,于楚楚身子一歪斜,倒在了他的怀里。
  “夫君,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颜盈不禁疑惑的问道。
  和她一样,其他女人也都是万分疑惑,显然血天君似乎对这件事很了解。
  只是血天君也未作什么解释,但是一想到这风云皇城,他的脸上就露出了霸道的邪笑,他想到了皇城的美人。。
  高峨威耸得壮观皇城,一幢幢高达十米之高的巨型建筑,可见这皇城内,有着十几座还要多,经过皇城大门的检查,血天君一行人才得以进城。
  “夫君,这就是皇城啊,真是热闹,比起无双城热闹太多了。”颜盈欢笑着,看着周围的热闹景象。
  虽有银雪铺撒而下,然而丝毫没有挡住这些闲逛人的热情,亦有摆摊的小贩,躲在屋檐下叫卖着自己的物品。
  血天君点了点头,他曾经以为皇城,只不过多了一个皇帝老儿的宫苑,而这风云界中的皇城,竟然比自己的极乐界看着还要壮观。
  只不过这些高层的府邸,看着好看,实际用途,却并非真的好。
  就在众人行了一条街时,马车里传来了上官燕的娇呼:“夫君,这个楚楚姑娘醒了。”
  马车停了下来,血天君返身登山了马车,看着做起身眼红的于楚楚,不禁露出关心的表情道:“楚楚,你醒了。”
  “你说的都是真的吗?那信上的事都是真的吗?”于楚楚眼神闪烁,盯着血天君质问道。
  血天君一脸认真道:“我怎么会无缘无故骗你,这件事我也不能确定增加,但是只要找到司马家,问问便知。”
  听着他的话,于楚楚沉默了下来,如果这一切是真的,她竟然不是于狱的女儿,他只是自己的救命恩人。
  看着她脸上的表情,血天君柔声道:“楚楚,下来走走吧,这一路坐马车,你一定很不舒服的。”
  “嗯。。”于楚楚没有拒绝他的好意。
  虽然年纪才有十七八的于楚楚,看起来是个稚嫩的小女孩,但是与于狱闯荡江湖这么多年,也早已成熟到了一定的境界。
  她知道这个帅气却也不失邪气的男人,一路上对她的好,况且这里还有这么多女人、和自己一样大的女孩,叫他夫君,于楚楚已没理由把他当成一个坏人看。
  下到马车下,和血天君并肩而行,踩着松软的雪,于楚楚深深的叹了口气,或许是经历了太多的事,小女孩的脸上尽显沧桑之情。
  “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不管于狱是你亲爹也好,不是也罢,我都敬佩他,他是条汉子。”血天君仰头也感叹道。
  于楚楚被提及如此伤心的事,不禁哽咽道:“我爹爹一直都是个好人,他从未做过坏事,这些神捕都是坏蛋,我要为我爹报仇。”
  乌桓娘等人早就很有觉悟的向前走出了老远,血天君这时突然拉住于楚楚的手,转头凝视着她的眼睛,坚定道:“楚楚小妹,这报仇之事,你做不来。”
  “我就算死,也要杀他们几个。”于楚楚撅起嘴喊道。
  血天君摇头轻声道:“我不会看着你去送死,一切事情都有我在,要是你想灭掉这整个皇城的人,我都可以帮你,只要你一句话,我可以杀了神捕门所有的人。”
  停下了脚步,于楚楚怔怔的看着血天君,他为何会这么大放厥词,为何又要这么对待自己?于楚楚想不到和这个血天君又什么瓜葛关系啊?
  “不用问我理由,这一切只是为了你,于兄临死时,叮嘱我一定要照顾好你,照顾你一辈子,就算你找到你的家人,于兄也不放心你,他让我娶了你,但是我当然不会这么做,你是我的小妹妹,我怎么能娶你呢。”血天君像是在自言自语一般。
  可是这一番话,对于楚楚来说,却是一种心灵上的震撼,一个男人要照顾自己一辈子,这算怎么回事,她一点都不怀疑于狱会说出这样的话,因为于狱早希望给她找个好婆家了。
  一想到于狱,于楚楚的眼泪又决堤了,血天君连忙用手擦拭掉她的眼泪,探身看着她一双美眸,柔声道:“一切都过去了,你这样哭下去,只会让于兄在下面难受,还有这大街上这么多人,你这么哭,别人还以为我把你怎么了呢。”
  于楚楚俏脸一红,娇声道:“我不哭,我要坚强下去,我不会让我爹爹为我担心难受。”
  “这就对了嘛,走吧,先找到司马家在说。”血天君紧握着她的手不松,被拉着手的于楚楚,也只能任由他的手握着自己的手。
  虽然这种感觉,让于楚楚有些浑身不自在,但是一种安全感也是让她心里好受了许多,看着那伟岸的长发背部,于楚楚依稀记到了一个常出现在自己梦里的人,那个人牵着她的手,带她闯荡江湖,那个人却始终没有给她一个正脸过。
  走过了两条街,问了不下十个路人,于楚楚脸上露出了失望。
  “夫君,你说的那个司马家,会不会已经离开皇城了,还是那些路人骗我们。”姚淑兰有些气愤的说。
  血天君摇了摇头说道:“司马家应该没有离开皇城。”
  众人都是疑惑的看着血天君。
  血天君解释道:“如果我没猜错,司马家现在就跟普通人家一样,若是照着信上说的,楚楚家可是皇城的大户,其中有些事,才使得司马家消寂,那些路人应该知道司马家的事,所以才会那样,你没看到,每问一个路人,只要一提到司马家,他们就连回答都不想回答嘛。”
  他这么一说,众女都是点了点头,确实如血天君所说,他们所遇见的路人,一听到是找司马家的,立刻就想跑。
  显然这司马家在皇城是个禁忌,不然路人的反应也不会如此了。
  于楚楚一脸担心道:“天君哥,如果她们真是我的亲人,那她们会不会有危险啊?”
  “不会,放心,于狱既然带你来找她们,自然不会冒险扑空的。”血天君肯定的说。
  颜盈皱眉道:“夫君,难道我们要一家一家去问吗?”
  血天君脸上露出诡异的笑,说道:“刚才问路实在太客气了。”
  见他这么说,众女又是一阵疑惑,难道问路,还要跟别人吵架似的,那怎么能问出路来。
  看着她们脸上的表情,血天君独自向前走了几步,前面也正有两个壮汉路人经过,看到他们,血天君一脸笑意盈盈的迎着他们走了上去。
  两个路人看着血天君,还以为他是无意和自己走对路,立刻想让开,这时血天君却伸开了手臂。
  “哎,你这人怎么回事?拦住我们干什么?”其中一个比血天君要高出一头的壮汉,冷声道。
  血天君浅声笑道:“想问两位兄弟打听个人。”
  问路的,两人脸上的表情立刻舒缓了开来,其中一人笑道:“好,你说吧,我们兄弟俩,在这皇城可呆了几十年了,除了皇宫里的人,这皇宫外的人,我们还真认识不少。”
  “那就好,我向你们打听的人叫司马玉娇。”血天君直说道。
  一听到司马玉娇的名字,两个壮汉脸色一变,都是摆手道:“恕我们不知,这个人我们没听说过。”
  血天君一挑眉道:“哦?你们不是刚刚还说认识人多,怎么一个司马玉娇,你们却说不认识,那我提醒你们一点,皇城的大户司马家。”
  “不管你说什么,我们没有听过司马家的事,你找别人去问吧。”第一个说话的壮汉摆手说道,拉着身边的人就要走。
  当他们两人刚从血天君身边经过,突兀的两人的脚全都离开了地面,两个壮汉同是一惊,却回不了头,因为他们的脖子此刻被人掐住,并把他们提了起来。
  “你。。你是谁?要干什么啊?”壮汉惊叫道。
  他们虽然是普通人,但是一个人可以轻易提起他们的身体,这样大的力量,那是一般人能有的嘛。
  血天君双手握着两人的脖子,冷声道:“我只想知道司马家在哪,告诉我,你们走,不告诉我,那你们就死。”
  一个死字被血天君故意拉长了许多。
  而这句话也让被他提起的两个壮汉同是身体哆嗦了起来,他们也都知道了,这个问路的男人是个练家子。
  民不与官斗,普通人当然不与江湖高手斗了,两个壮汉都被吓坏了,其中一人嚷道:“你先放我们下来,我们在告诉你。”
  扑通两声,两个壮汉都瘫倒在了地上,血天君转到他们的面前,俯视着两个壮汉,脸上毫无表情的说:“如果敢骗我,我会让你们生不如死。”
  光是看到血天君脸上的冷意,两个壮汉就抖身害怕不已,待他们站了起来,又环顾了下四周,其中一个壮汉才压低声音说:“好汉,其实不是我们不愿意说,实在是这司马家,在皇城的普通百姓,根本没人敢提及,就算说个司马二字,被那些巡城的士兵听到,我们兄弟的小命就没了。”
  “我只想知道司马家在哪。”血天君可不想听他的废话,他当然也从于狱的书信上,看到了一点端倪,这司马家和皇城的人结怨,一定很倒霉了。
  壮汉再次看了看前后,小声道:“司马家就在皇城的北城墙外,但是那里有铁刀营把手,据我所知,里面的男人都早在几年前被杀光了,只剩下了女眷。”
  血天君眯眼问道:“全剩下女眷?铁刀营把手?怎么一回事?”
  壮汉也怕惹祸上身,随即简单说道:“听说是司马家得罪了皇宫里的一个大臣魏明,他可是这皇帝的大舅子,所以司马家惨遭横祸,没被灭家都是好的了。”
  “哦,原来是这样,好,你们可以走了。”血天君点了点头说道。
  两个壮汉对视了一眼,立刻走出了几步。
  这时血天君的话再次响了起来。
  “记住今天和我的对话,我不希望还有其他人知道,不然后果就是这。。”
  “砰”一声巨响,两个壮汉吓得回过了头,当看到不知哪一户人家门外的石狮子,竟然已经变成了粉末,他们同时跪在了地上。
  “好汉饶命啊。。”
  待他们磕了几个头,在抬头看去时,眼前的男人早就不见踪迹了。
  “老三,你死定了,那个人一定和司马家是朋友关系,他要是去救司马家的女人被抓到,把你供出来,你就完了。”
  “老二,你别吓唬我,他又不认识我们,哎,看来这皇城呆不下去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