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最新热门帖子  »   宫女秦青

“呜呜。。”端云哽咽的坐在龙椅上,面带红晕的小脸上,两行眼泪止不住的直流淌。
  看着她腿根处的红艳,血天君冷喝道:“哭什么哭,谁知道你是第一次啊。”
  斜眼看了一眼血天君,端云想死的心都有了,这个无耻的男人竟然轻薄了自己,而且还是在这大雄宝殿里,更在龙椅上把自己给强占了。
  虽然心有怨恨,但是被血天君这一声冷喝,端云倒是不敢在哭了。
  龙椅边散落着被撕碎的衣服,端云娇声道:“你满意了吧,放我走吧。”
  “走?你往哪里走?以后你就是老子的女人了。”血天君霸道的将她再次搂到了怀里,魏明已死,这端云公主竟然保持了三十年的处子身。
  端云扭捏了几下,逃脱不开,便随着他去了,这事都到了这个份上了,她还能怎么办,一个江湖来的高手,竟敢在皇宫里如此撒野,她真想不通,这个男人到底有什么把握,敢这样做。
  血天君看到端云的眼神,知道她在揣测自己,不论是谁,被自己这么一欺负,也会有猜疑,况且这皇城偌大,这更是高手如云的皇宫,他这样的胆大妄为,端云定是在想着自己会怎么死。
  “好了,端云,我也不会与你计较,若是你真心服我,我便让你好生成为这皇城的第一妃子,若是不服,后果自当是死无葬身之地,你就衡量衡量吧。”血天君站起身,头也不回的说道。
  端云一怔,言语中带着些不屑道:“第一妃子?血天君,你罢我贞洁,做我哥哥的龙椅,你可想到后果,你若被杀了,我岂不是也要跟着遭殃。”
  听她如此的不客气,血天君转身狞笑道:“是嘛,你还不知道我血天君的手段,自然会这么说。”
  在血天君话音刚落,只见他甩手一挥,在一侧的撑着屋顶刻着龙纹的支柱,嗡的一声闷响,也只有这一声闷响,却再无变化。
  看到他帅气的造型,端云不禁嗤笑道:“这就是你的手段,你还真当我是三岁小孩啊?”
  “轰”一声,支柱碎裂,噼里啪啦的散了一地金碎片,血天君看到也是有些心疼,这支柱竟然是全金的,这风云的皇宫,可比神雕里的皇宫阔气多了。
  他是心疼,端云却是惊恐,这距离足有七八米,他是怎么空手白刃,将那金支柱击碎的,是击碎不是击断,端云可是见过一些江湖上的高手,但是如此厉害的,她还是头一次见。
  “我能将那金支柱一击而碎,便能让你的黑甲兵连个渣都找不到,还是想想我刚才的话,和我合作,我便能让你在这皇城享福,做我的女人,你还有什么不满足的。”血天君躬身说着,用手掂起了她的下巴。
  近在咫尺的俊容,端云脸上更是乔红无比,想起这个男人霸占自己的过程,端云自问,那是爽的不得了,如非是初次被进入的刹那,有些剧痛罢了。
  点了点头,端云轻声道:“你要我怎么跟你合作?抢了这皇位?”
  血天君摇头笑道:“这皇位我一点都不稀罕,我只稀罕这皇宫里的美女。”
  “你。。你是采花贼?”端云算是看出来了,这个男人杀了魏明,在混进宫里,竟是为了宫里的女人。
  血天君又摇头轻笑道:“说是采花贼,实在是在贬低我的身份,应该说,我是女人的拯救者,是你们女人的福音。”
  端云尚不知血天君到底从何而来,但是现在他如此直接的表白心声,可见他的话确实不假,而且连神捕门的人都是他的手下,这男人要是真想夺下这皇城,也未必不能。
  “好,我答应跟你合作,但是你一定要保证我的安全。”端云娇声说道。
  她怕死,血天君心底暗笑,一个野心勃勃的女人,将会在以后,变得再没有野心。
  血天君朗声笑道:“这就对了,随我出去吧,外面的人一定都等急了。”
  “我这样怎么出的去?”端云惊声道。
  看着她的赤体,血天君忙笑道:“是我的错,在这等片刻。”
  说完,血天君几步踏到了殿门,闪身走了出去,片刻后,血天君再次进来,而他的身后,亦跟着一个宫女。
  “端云,这衣服你先将就着,回魏府后,你在自己找衣服穿。”血天君指着身边宫女身上的宫服说道。
  端云脸上一阵青一阵红的,撇嘴道:“宫女的衣服,我怎么能穿。”
  一旁的宫女可早就吓得双腿打颤了,这男人出去说是皇上叫进来的,却没想到皇上没有,却是端云公主在这,而且她还坐在龙椅上,在看到地上的血和端云的赤体,与她腿根处的血滴,宫女早就思绪紊乱,在想着,皇上是不是被两人合谋杀害了。
  “你穿就穿,不穿就给我光着身子出去,你还想我给你找身锦衣玉服过来。”血天君冷冷的说道。
  这端云公主娇生惯养,从小就是一个霸道的主,嫁给魏明,她也是想着要借魏明,来谋朝篡位,这阴谋诡计没得逞,她心里一点都不好受。
  在想自己现在,第一次就这么没了不说,还要被逼着穿宫女的衣服,她一个堂堂的公主,以后该怎么出去见人。
  但见血天君脸上表情,端云娇斥道:“还愣着干什么,把衣服给我褪下来。”
  “公主,这。。”宫女脸上绯红一片,在一个男人面前自己脱光衣服,这简直就是在羞辱自己嘛。
  血天君探手在她肩上拍了拍,一脸微笑道:“小妹妹,莫怕,你的衣服借给公主穿穿,回去让她赏你几百件好衣服穿。”
  这宫女年约十六七,粉面小脸倒是长相可爱,但是在这皇宫,这宫女的命运总是不会是好的,她会这么怕,也是有理由的。
  若是衣服借了,自己却被杀了,还要被光着身子扔到皇宫外,这死了也不得好名声啊。
  宫女仰头看着血天君,迟疑了一下,娇怯道:“大哥哥,我。。我脱,但你不要看着。”
  “废什么话,让你脱就脱,我夫君想看就看,你长得这么俊俏,还不能看怎么着?”端云凶恶一脸的娇喝道。
  听她带着夫君的字眼,血天君摆手道:“端云,你这样不是要吓到小妹妹了,好,我不看就是了。”
  转身后,血天君便向墙边走了过去。
  只是一阵梭梭声,当他回头时,端云已穿上了宫女服,而那小宫女,却是一脸惊惧的蹲在地上,双手遮挡着自己的春光外漏之处。
  “把这个披上,随我们一起走。”血天君将手中从墙边扯下来的一大块布,扔到了小宫女的面前。
  但是不知是怕,还是已经懵了,宫女没点动静,只是轻声的呜呜哽咽。
  端云刚要动怒,血天君拦住她,说道:“你该学学做一个女人,该怎么温柔,要是你还这么霸道,我可以让你永远见不到天日,把你关到神捕门的牢里去。”
  “我。。下次不会这样了。”端云老实的站在了一边。
  血天君俯下身,将布披在了小宫女的身上,柔声道:“小妹妹,别怕,我对你没有恶意。”
  小宫女这才抬头,娇羞无比也楚楚可怜的看了眼血天君,用细如蚊声得说道:“我只是一个宫女,还请端云公主和这位大哥哥,不要为难我了。”
  扶她站了起来,血天君轻声笑道:“这怎么算是为难?用你的宫服,可以换取到很多好看的华丽衣服,还能得到端云的赏赐,你觉得不划算?”
  “秦青,我不会亏待你的,随我回魏府,我给你黄金千两,再给你一些我的衣服穿。”端云嘟着嘴说。
  这是端云的真心话,但到了这宫女的耳朵里,却更像是锁魂符,她在皇宫里当宫女三年,对魏府可是早有耳闻,如是不得信的宫女,那进了魏府,就是进了地狱,魏府能留下的宫女,哪个不是心计高明,心肠歹毒。
  被唤作秦青的宫女直摇头道:“端云公主,不用,这是奴婢应该做的。”
  血天君笑道:“你叫秦青。”
  “嗯。。”
  “好名字,真好听,人如其名啊,长得好看,名字也是这么的有诗情画意。”血天君一副猪哥表情,直勾勾的盯着秦青的脸看个不停。
  端云不禁有些头大,这个男人不是采花贼是什么,这只是一个小小的宫女,他竟然也要露出如此的表情。
  秦青脸上更是红得娇艳欲滴,眼眸更不敢去看血天君,直轻呼道:“大哥哥,奴婢只是一个宫女,在宫里,还请大哥哥不要叫我名字,叫我。。”
  她话未说完,血天君拉起她的小手道:“我一个江湖汉子,你虽是这朝中宫女,但是你既叫我大哥哥,就是不把我当成外人,何用跟我如此客套,小青,我这么叫你,你便叫我天君哥,如何?”
  “我。。”秦青看向了端云,她可不敢随意出口。
  端云娇哼道:“小丫头,还不叫。”
  秦青这才嗫嚅道:“天君哥。。”
  血天君直点头道:“这才对嘛,以后你就跟着端云了,不用在这里当什么下人了,做我的妹妹,哪能当一个宫女。”
  “对,不能当宫女,能直接当妃子了。”端云有些吃醋的语义。
  血天君笑了笑,已不在多语,他为何会如此对待一个宫女,端云是不知,就算穿了她的衣服,也不能如此礼待,在端云看来,血天君是色迷心窍,连一个颇有姿色的小宫女都不放过,但是她根本不了解血天君。
  俯视着秦青的脸蛋,血天君轻声道:“走吧,随我们一起回魏府,不用惊慌。”
  三人刚行到门口,血天君突兀的停了下来,看着身边的端云说道:“差点误了大事,你哥哥去哪了?”
  “额,我哥哥去他的御书房了吧,他每日每夜都在那里休睡,这朝政虽然他要天天出现,实际上他就没点用处,只有魏明和尚书林江海,对朝政每日争吵不休。”端云知道血天君担心什么,但是她可熟悉自己的哥哥,就算他跑了,也不敢把有人坐他龙椅的事说出去。
  血天君疑声道:“林江海势力很大?”
  “神捕门的青玄听令。”
  青玄很疑惑的看着端云公主和一旁的血天君,在他们身后,还有一个围着布的宫女,而最让青玄和龚美香和魏府人都疑惑的是,这端云身上怎么穿着一身宫女服。
  虽然想不通眼前的事,青玄还是几步到了端云的面前,躬身等待着吩咐。
  端云靠近青玄,轻语道:“这里的一切由你摆平了,还有魏明的死,随便找个人顶替了,这血天君我要带回魏府。”
  “这。。”青玄一怔,刚刚还要喊杀喊打的端云公主,怎么这会功夫就变卦了。
  “青大人,端云公主的话,你还不遵从吗?”血天君在一旁说了一句。
  青玄这才看向血天君,但见他对自己眨了眨眼,青玄再迟钝,也明白了过来,想必血天君是控制了端云,这对他可不是什么难事。
  但是青玄脸上一惊,她们可是从大雄宝殿里走出来的,那皇上呢?难道他没有看到血天君?
  “好了,这位江湖人士不是杀了魏大人的凶手,你们都散了吧,神捕门继续调查杀了魏大人的凶手,我要你们两日之内给我一个答复,若是不能,我就灭了你们神捕门所有人。”端云公主这时朗声说道。
  血天君看到魏府之人开始回去,不禁暗笑,这端云可真不简单,倒是头脑也挺好用,知道该如何跟青玄交流,她这一句话,也只是说给在场的人听,就算青玄交不出人来,端云也不会真的找神捕门的晦气。
  “姐姐,我没看错吧?”紫狐站在青玄身边,满脸惊叹的说。
  青玄摇了摇头说道:“你怎么会看错,倒是你我都不知道他到底想干什么,若是想找找乐子也就罢了,若是此人在宫里闹起来,那可就有好戏看喽。”
  说出此话时,青玄脸上没有担心,却有着让紫狐和其他四个捕快疑惑的期待表情。
  “回去吧,找个替死鬼吧,还有,那些司马家的女人不要再追捕了,把那些抓人的告示都拆了。”青玄叹了口气,立刻回身看着紫狐和几个部下说道。
  一个捕快疑惑道:“青大人,这是何故,那些司马家的女人可都是皇上钦点的叛国罪人啊。”
  青玄娇斥道:“皇上钦点?好像你很了解皇上似的,于家和魏明有仇,你又不是不知,在说皇上为什么会下诏屠了司马家的人,还不都是遭到魏明的胁迫,现在魏明已死,朝中之事,都要深思熟虑才可做。”
  “姐姐,那司马家的女人不抓,血天君这事虽然有端云公主压着,可是神捕门岂不要背黑锅啊。”几人空手而归,想到这押解血天君来,却如此回去,这路上难免会遭人口舌。
  侧脸看着紫狐,青玄苦笑道:“那我有什么办法,现在就要看端云公主接下来会怎么做了,还有,如果血天君再来找你我,你可一定要把握住机会。”
  紫狐皱眉道:“什么机会?”
  青玄一脸神秘的贴着紫狐的耳边说:“巴结他,此人不凡,若是你能依附于他,定能飞黄腾达,别说这小小的捕快,就是女带刀护卫,我们也能做。”
  带刀护卫,实则是皇上身边的贴身侍卫,保护皇上的终极存在,比起神捕门的捕快来说,那地位自然高了很多,因为带刀护卫,几乎可以比得上一个三品大员了。
  看着紫狐一脸的憧憬,青玄心中暗笑着,她早就看出血天君的不凡,一个江湖上可以统领天下会和无双城的高手,怎么会无缘无故来皇宫。
  魏府上上下下,刚挂起的白绸,皆被取了下来,原本准备好的粗布麻衣,也皆被端云下令焚烧,最让魏府下人和龚美香想不通的是,魏明的尸首最少要停几天才可安葬,端云竟然下令把魏明直接埋了。
  “天君哥,还有什么要改的嘛?”一间房内,端云娇羞的依偎在血天君怀里,轻声问道。
  血天君朗声笑道:“当然还有,这魏府也该换名字了,要是我,定要弃掉这个宅子,有晦气。”
  端云点了点头,娇笑道:“天君哥说的是,我也不想在这住了,只要和你在一起,就行。”
  “呵呵,现在知道我人好了。”血天君双手托起她身前的硕大圣女峰,在手心里掂量着。
  “嗯。。人家一直都觉得你好,只是你初次对人家这么粗暴,而且你知道我的心思嘛,魏明本来是我的棋子,现在却被你给杀了,我会生气,还请天君哥能原谅。”端云嘤咛了一声,脸上顿时红艳无比。
  血天君感叹道:“他不死,我心不安,在说这当皇帝有什么好的,就像你哥哥,还不是个傀儡一般的存在。”
  端云一脸苟同道:“天君哥,我也这么想的,要是没遇到你之前,我一心都想做个号令天下的女皇帝,但是现在却不想了。”
  “那你想什么呢?”血天君靠近她的耳垂,舌伸出在她耳垂上轻舔了一下。
  端云浑身一颤,突然反手环住了血天君的脖颈,眯眼媚笑道:“想天君哥。”
  双手开始搓按着她硕大的奶子,血天君吻住了她的脖颈,笑道:“想我什么?”
  “想你在龙椅上那样对人家。”端云直接说道。
  听到她的话,血天君笑了,这端云是个活泼开朗却又不是妩媚的女人,她会这么直接,也更让血天君有点征服的劲头。
  两人搂着一起倒在了床榻上,看着压在自己身上的血天君,端云呢喃道:“不要太粗暴哦,人家那里还有点隐隐作痛。”
  “痛,那就歇歇吧,等你不痛了,哥哥在宠幸你。”血天君说着,就要起身。
  端云却环着他的脖颈,娇真道:“不嘛,人家现在就想要,你不是说,痛并快乐着,云儿能忍受的住。”
  血天君调笑道:“我看你不是痛,而是欲求求不满,再来个几次,你也不会满足的吧。”
  脸上一红,端云娇嗔道:“天君哥,怎么这么说云儿,我也是在天君哥面前如此,难道你看不出云儿是真心的吗?”
  埋头亲了一口端云的额头,血天君认真道:“我又怎么会看不出呢,云儿是我的宝贝心肝,我怎么会怀疑你对我的真情。”
  说着,血天君探手伸入到了端云的裙领之内,触手可及的奶子,滑腻温热的肌肤,饱满弹力十足,更不失可爱。
  好一会的轻抚挑撩,端云渐渐承受不了血天君带着魔力的双手慰籍,早就被逗得一身发热,小腹更是燃起了一团火来。
  “天君哥,我的好夫君,人家等不及了。”端云娇呼了一声。
  脸上带着淫笑的血天君,用一只手的手指紧按住了端云那娇小可爱、完全充血勃起的嫣红阴蒂一阵紧揉,另一只手捂住她的右乳,手指夹住峰顶上娇小玲珑、嫣红玉润的可爱乳头,一阵狂搓,此时他的舌头更卷住端云的左乳上那含娇带怯、早已勃起硬挺的娇羞乳头,牙齿轻咬。
  “嗯嗯。。好哥哥。。好夫君。。好。。好棒啊。。唔唔。。真舒服。。好爽啊。。”端云娇啼狂喘声声,浪呻艳吟不绝。
  被血天君这样上下猛攻,端云但觉一颗芳心如飘浮在云端,而且轻飘飘地还在向上攀升,不知将飘向何处。
  看着端云脸上的玫红,血天君身子向上移动,低头吻住了她的唇,更激烈的含住了端云那柔软、小巧、玉嫩香甜的可爱舌尖,一阵淫邪地狂吻浪吮,使得端云全身冰肌玉骨酸麻难捺至极,酸甜麻辣百般滋味一齐涌上芳心。
  此时的两人早就赤体,坦诚相待,血天君笑了笑,弓起身,那陡然变大的凶器,在端云的小穴外研磨了一下,突兀的向前一顶,便和端云结合在了一起。
  “嗯。。”端云仰着头,满足的娇吟了一声。
  只见她双手双脚,如八爪鱼一般紧紧的抓住血天君,承受着他先慢后快的驰骋,感受着那内里的次次到底的满足,端云已迷失在了爱的海洋。
  随着血天君的抽插渐渐加大幅度,渐渐粗野,端云的淫声浪语之音也越发高亢。
  “哦。。哎呦。。老天。。啊。。好满足啊。。好大的凶器。。哦。。插的好深。。好爽。。好舒服。。啊。。夫君。。真棒。。你真厉害。。哎。。就这样。。哦。。大力点。。啊。。啊。。”
  听到她的叫春,血天君立即将自己火热硬挺的凶器逐渐往外退出,这一退虽然轻柔缓慢,但凶器已经退到了穴口,只剩下凶器顶端的圆形充血的龟头还停留在端云窄紧的小穴内。
  “不。。不要拔出去。。啊。。进来进来。。”感受到一阵空虚,端云不禁难受的扭动起了娇躯。
  这时血天君猛的又插了进去,大力的贯穿力,让端云忍不住仰头娇吟了一声。
  “啊。。好。。大。。好深。。夫君。。哦。。天呐。。不要这么。。大力。。人家。。小穴。。要被你擦坏了。。啊。。嗯嗯。。”
  此时的端云,雪白丰满的臀部不自觉的用力向前挺,柔软的腰肢不断地颤抖著,魂魄彷佛在三界中快速的交替往返,最后只有极乐世界快速扩大。
  血天君更是低头看着,那粉红的小穴夹紧自己的凶器而抽搐,晶莹的淫液一波一波的流出来,同时小穴的主人更是无法控制的发出了悠长而清脆、喜悦的高声叫床声,只觉全身暖洋洋的有如要融化了般,时间好似完全停了下来。
  “啊。。不行了。。啊。。我要死了。。哦哦。。不。。我。。啊。。。”
  端云的高潮来到了,那刺激的热液喷在了血天君的龟头上,让他倍感刺激兴奋。
  只是刹那间,端云的高潮平息了下来,但是持久力十足的血天君,却依旧没有软下去,粗大的凶器继续挺进,猛烈抽动,身下端云的全身,也再次有节奏的扭动了起来,不顾一切地高声叫床。
  “哦。。唔唔。。夫君。。你太厉害了。。哇。。人家都来了。。你还不。。不射。。这么大的凶器。。真好用。。啊。。爽。。爽死了。。嗯嗯。。”
  端云呻吟着,随着血天君的抽插,她的两团乳子也在左右猛烈晃动,双手抱紧着血天君,浑身一丝不挂、雪白赤裸的娇软胴体在血天君身下一阵轻狂的颤栗而轻抖,一双修长优美、雪白玉润的纤柔秀腿情难自禁地高举起来,享受着血天君霸道且快速的抽插。。
  许久房内才渐渐平息下来,端云粗重的喘着气,她很是疑惑,自己可是一直都在享受,怎的这一场交合下来,自己累的竟粗喘,而身上的血天君,却平稳呼吸,脸上更是没有一点汗彻淋漓的状态。
  “舒服吧。。”血天君嘴角扬起一丝笑,轻声说道。
  端云娇媚的点着头,啧啧有声道:“我原本以为,男女同房之乐,也就那么回事,但是这一享受,却是另一番滋味,云儿真是爽快极了。”
  看着她真挚的表情,血天君怪笑道:“那在来一次。”
  “啊。。可不了,天君哥想折腾死云儿啊,再来人家连床都下不了了,再说现在还是白天,要是我们一直不出去,定有人瞎说的。”端云脸上显出了惊讶,她听闻男人行房厉害的有,但是像血天君这样厉害的,她可是初次跟血天君一起交合,自然不知道和别的男人比起来如何,可是她已经满足的再不敢来一次了。
  重新穿回了衣服,血天君这才与端云走出了房间,到了外面,血天君才想起跟随而来的宫女秦青。
  “天君哥,在想什么呢?”看到血天君停住了脚步,端云回头疑声道。
  血天君轻声笑道:“没什么,我就在这庭院歇会,你去准备离开这府邸的事宜,还有,让那个宫女秦青来这一趟。”
  脸上露出疑惑,端云娇笑道:“天君哥,不是看上那个宫女了吧,她漂亮是漂亮,可是身份低微。。”
  她还未说完,血天君已经摆手道:“在我眼里,女人没有低微贫贱富贵之分,还有,你不要瞎揣测我在想什么,该你知道的,我自然会让你知道,不该知道的,你也别费脑筋去想,那只会让我厌烦你。”
  伸了伸舌,端云低头承认错误道:“天君哥教训的是,人家错了,下次再也不多问多说了。”
  “好了,去吧。”血天君坐在了庭院中的石椅上。
  端云知道他不会一直气,便不多言,走出了庭院。
  只不过一会,庭院门口传来一阵不急不慢的轻微脚步声,血天君侧眼看了过去,那脚步的主人立刻停了下来。
  “呆愣在那干嘛,过来。”血天君招了招手。
  一脸疑惑加怯怕的秦青,这才徐徐走了过来,到了血天君的面前,她立即要下跪。
  血天君忙扶住她的手臂,说道:“见到我不用行如此礼仪,我又不是什么官员。”
  “是。”或许是当婢女当惯了,秦青还是躬身回道。
  看着这十七八岁的秦青,血天君平静的问道:“你是皇帝身边的婢女?”
  秦青摇了摇头道:“奴婢不是皇上的婢女,是。。是皇后身边的婢女。”
  “哦,那你为何会在大雄宝殿外?”血天君又问道。
  这时秦青眼中闪闪烁烁得,那嘴唇蠕动,却未说出一句话来,这么小的年纪,心里若是藏点秘密,怎么会在血天君面前藏得住。
  用手掂起她的下巴,血天君冷声道:“回答我?是不是皇后派你来的,想干什么?如果不说,这庭院的花草肥料,就是你的下场。”
眼看着秦青吓得跪在了地上,血天君脸上带着冷笑,探身直视着她的眼眸,轻笑道:“我说了不会伤害你,那是在你告诉我实话的前提。”
“大哥,我……”秦青咬了咬嘴唇,却是没再说下去。
血天君暗笑,这秦青出现在大雄宝殿外就是一个完全的错误,宫女身份在高,也决不允许随意站在那,而让血天君挑她进到大雄宝殿里,也故因她没有和魏家的人站在一起。
再看她身上的宫女装,虽然不是皇宫之人,血天君却记得,后宫的宫女服侍和皇上身边还有那些大臣的宫女服侍,是完全不同的。
“我不是一个很有耐心的人,说是不说,你自己衡量一下吧。”血天君接着说道。
这个宫女也就十七八岁,论走起血天君的智谋,他根本无需哄骗,只要略加威胁,便可逼得她说出实话。
只是沉默了一小会,秦青才抬眼看着血天君,幽声说道:“大哥哥,如果我说了,你……你能不能保我没事?”
血天君摇头笑道:“那要看你说的事,对我有没有用了。”
犹豫了一下,秦青立即娇声道:“我是皇后身边的贴身婢女,因为皇上没有权势,所以皇后命我每日都要去皇上身边。”
“去他身边?做什么?”血天君追问道。
秦青接着说道:“皇后知道皇上没权势,会有人凯觑这皇位,她……她也想争权。”
血天君挑眉笑道:“哦,呵呵,皇后是个女人,争这天下权势又能怎样,你一个小小的宫女,受她如此指派,你就不怕被人发现你的企图,到时可能连命都没了。”
“这,还请大哥哥饶命,我什么都告诉你了,这事千万不能传出去啊。”秦青连忙对着血天君磕起了头。
看到她这样,血天君暗叹,这皇宫里的斗争,简直比那些平民百姓的世界要危险的多,但是这秦青也是一个单纯的女孩,一切要怪,也只能怪那想争权的皇后。
就算她真的取得了很多的信息,到时如果争权成功,这秦青还是活不了的。
血天君平静道:“站起来吧。”
秦青不敢不从,站起了身。
血天君又问道:“皇后是个女人,就算后宫她说了算,想争权也要有人才行,没势力,争权那只不过是浮云,她凭什么争?”
看了眼庭院的门,秦青走进血天君身前,俯身轻语道:“边塞的护国大将军羽华,是皇后的哥哥。”
边塞大将军,那可是掌握着这世界最重兵权的人,要是羽华想造反,那和她妹妹联手,这皇城倒是真的会变成她羽家的。
这么近的距离,血天君嗅了嗅秦青身上的香味,突然伸手将她揽在了怀里,并在她耳边说道:“不要动,有人过来了。”
秦青刚要抗拒的身子立刻不敢乱动,只是红着脸,小心肝扑扑的直跳。
果然有脚步声踏进了庭院,似乎因为院子里叠坐在一起的两人,那脚步声的主人咳嗽了一声。
“呵呵,是大夫人啊……”血天君这才推开怀里的秦青,站起身笑道。
秦青不免有些害怕,这魏府是出了名的婢女地狱,这大夫人更是皇宫里掌管禁卫军百万的龚阿福的妹妹龚美香,她可是看到了自己和血天君这样亲昵的举动。
龚美香徐徐走了过来,到了两人的近前,白了一眼血天君,轻笑道:“看样我来的不是时候。”
“怎么会呢,你什么时候来都可以,我只不过和她有些话说。”血天君讪笑道。
脸上带着醋意,龚美香娇真道:“什么话还要坐在身上说啊。”
秦青不知血天君到底会说出什么来,立刻躬身道:“见过大夫人。”
“免礼,在我面前,不需要那么多的礼仪,秦青,你不好好的在后宫伺候皇后,跑到皇上那干什么?”知道她和血天君有些不可告人的秘密,龚美香也不多问,但是这秦青是后宫的宫女,怎的跑到前宫来了。
脸上一紧,秦青忙回道:“是皇后让我去看看皇上,龙体是否安恙。”
“哦?是这样啊。”龚美香虽点着头,却看向了血天君,她不是很相信秦青的话,倒是血天君露出了肯定的眼神,龚美香才没有在追问。
血天君该问的也问了,在知道这皇宫其实是四分天下后,他更觉得有意思,只是龚美香虽然和她的哥哥,在宫里最占据优势,可是这龚美香没有争权之心。
而另一大势力便是尚书林江海,血天君从端云口中得知,尚书林江海其实也算是个忠心爱国的人,但是当皇上下令屠杀于家一百多口人命时,又将司马家的男丁们都杀了时,他也对皇上心灰意冷了。
虽然这些事都是魏明在主事,但是皇上的懦弱,也是让人气愤的。
端云说过,她和于家没仇,一切都是魏明的所作所为,然而魏明有了权势后,竟将端云不当以前那般尊敬对待,这也是他死了后,端云连他口棺材都不给,直接扔到了皇城后面的山上喂野兽去了。
“秦青,你先回去吧,若是皇后问起,你知道该怎么说吧。”血天君看向了秦青说道。
秦青点头躬身道:“天君哥的话我都记住了,奴婢先告退了,大夫人。”
看着她走出庭院,龚美香娇嗔道:“你们在商议什么计谋呢,还要那样亲密。”
一手搂住了她的腰,血天君坏笑道:“你说呢?”
感受着他双手放在了自己的翘股上,龚美香娇怯道:“不要在这里,被人看到就不好了。”
“你还怕什么?魏明都死了,还有什么好顾忌的。”血天君才不理会她的抗拒,双手不断得捏搓着她的股瓣。
龚美香一脸担心道:“人家当然有顾忌了,魏明虽死,可是人家怎么说也是被娶过来的,这偌大的皇宫,可最容不下……”
她的话还未说完,血天君已探头吻住了她的唇,霸道得用舌钻进她的口腔,灵巧的舌顺势探入到里面,更是肆无忌惮的左右扫撩着她的口腔壁。
知道这庭院是端云公主的,龚美香也知道此时的端云不在魏府,她也没有什么好怕的,双手环住了血天君的腰肢时,双手也开始上下的轻抚了起来。
只是一会的功夫,龚美香便已哼出美妙的鼻音,舌与舌不断的挑撩,两人都在尽力的用手给予对方最大的快乐。
“天君,你弄得人家浑身都热了。”
好一会,两人才分开唇,龚美香满脸娇红的媚笑道。
血天君抬手按在了她的心口窝,轻声笑道:“是里面热了,还是外面热了啊?”
扭捏了一下,龚美香亦双手绕前,一下抓住了血天君腿根崛起的硬邦邦凶器,娇滴滴的笑道:“哪里都热,我要你给人家消消火。”
龚美香的主动,让血天君丝毫没有感到意外,像她这样的一个美妇人,阔别了多少年的同房之乐,一天不来个两三次,她绝不能好受,但是这也要看她能受不受得了。
横身抱起龚美香,血天君可不客气到手的肉,虽然现在还有很多事没做,但天大的事,也不会让血天君失去和美女同欢的乐趣。
看着要进的屋,龚美香急道:“天君,这……这可是端云的房间。”
已开门走了进去,血天君才朗声笑道:“那又如何?”
被血天君放到了床榻上,龚美香更是羞怯无比,娇红的脸蛋上虽是妩媚的期待,但是一想到这张大的主人是谁,她还是有些害怕。
“要不去我那里吧,你想多久就多久,在这里,人家心不安。”龚美香娇声的仟媚道。
血天君双手已附在了她裙下的硕大圣女峰上,轻轻揉搓着笑道:“心不安,我可以让你心安,只要有床,在哪里不都是一样的嘛。”
龚美香哪能经受得住血天君的挑撩,只是被捏搓了几下,鼻音就变成了嘤咛,想到端云一时半会还回不来,她连忙催促道:“天君,那就快点嘛。”
看到她脸上的表情,血天君忍不住双手向下搂住了她的,低下头去顺势在龚美香盈巧玲珑的耳朵上轻吻,甚至伸出自己的舌尖尖探入她晶莹的耳洞,轻顶旋转地细舔着,再微微张开牙齿,轻轻咬住她圆润的耳珠,忽轻忽重的着。
“嗯……”
随着血天君的挑撩不断升级,和他双手在腰上的抚撩,龚美香扭动着娇躯,嘴中更是“嗯嗯”哼吟。
血天君双手继续亲薄着已经星眸迷离,满脸羞红的龚美香,亲吻了一会她的耳垂,血天君抬头调笑道:“香美人,是不是很舒服啊?”
龚美香依偎在血天君怀中纤弱润滑的娇体,不停地扭动,紧紧的贴着他的身体,已经如火焰般滚烫烧红。
现在有着倾城之貌的龚美香大美人,脑海中早已一片迷糊,更何况挑撩自己的又是自己第一次就倾心爱恋的人呢?
“坏人,舒服是舒服,可是人家好痒痒啊,你不要再折磨我了嘛。”龚美香娇滴滴的娇嗔道。
然而血天君可没有这么急着就要翻身上去的意思,掀起了龚美香的裙摆,血天君顿时一怔,原来这龚美香早就准备好了,下面竟然是真空上阵。
那嫩的粉缝处,流出的汩汩爱意,那生理及心理上的极度需求,体内久蕴的媚态,都已被血天君轻易地挑得一发不可收拾。
用手轻抚着她的腿内侧,血天君俯身看着她漂亮迷离的眼眸,轻笑道:“这怎么是折磨了,好美人,我疼你还来不及呢,若是上来就一阵汗彻淋漓,你又说为夫不懂情调了。”
听他这么说,龚美香无奈的笑了笑,心里却还是担心着,端云可是皇上的妹妹,就算这皇宫的势力一盘散沙,皇上不过问朝中之事,可是自己和血天君在她的大,那端云怎能饶了自己。
只觉一阵浑身无力,龚美香媚眼如丝横飘,娇喘细细,哪里还能答得出话来,双手勾住血天君的脖子,身子更是向上不断的挺起。
“美人,为夫还想多和你接触接触呢,你可莫要催我。”
龚美香只是哀怨的眼神“唔啊”了两声,算是回应了
血天君看着龚美香乔红的俊美容颜,不禁轻轻的吻上了她光洁的额头,到处留恋游移一番,然后才滑到她早已羞涩半掩的美眸,掠过美香长而卷曲的乌黑睫毛,舔上她丰挺圆润的粉红鼻尖。
“夫君真坏……”
龚美香嘴上说着,血天君已经吻住了她芬芳可口的朱唇,贪婪地着她唇内的香甜津液,不时还用舌与她的舌在一处。
唇舌纠缠间,龚美香这本就对特别需求的女人,自然受不住血天君如此的亲吻,已是越发意乱情迷呼吸急喘。
只见龚美香情不自禁地仰着因为刺激而红艳无比的俏脸,一双摄人心魂的美眸,不自觉地慢慢睁开,柔情似水地仰望着身上的血天君,眼神迷离间,散发出水波荡漾,摄心勾魄的冶艳风情。
“美人,感觉如何?”血天眼君很满足自己的所做一切,这龚美香只不过是自己在这皇城里的第一个女人,而这魏府的女人,他自当要全部纳入后宫在说。
龚美香一脸满足的娇笑道:“感觉嘛,很一般啊。”
听到她的话,血天君噗嗤一声笑了,这龚美香明明享受的不得了,却用一般来形容自己对她的爱、抚,脸上故意现出生气的模样。
这时龚美香眨着美眸可爱的笑道:“夫君,生气了?”
“哈哈,我有这么小气嘛,我在想,是不是我该在粗暴些,不然你感觉老一般,岂不是没有什么乐趣。”血天君说着,竟真的要作势撕扯她身上的衣裙。
龚美香面上一惊,急忙娇真道:“人家开玩笑罢了,夫君这么厉害,美香实在太满足了,若不是因为夫君这么厉害,我……我也不会这么急着来找夫君了。”
这话龚美香倒是不会说假话,魏明刚死,端云公主是皇亲国戚,大可用她的身份,去解释自己为何不为夫吊孝的事,而作为魏府的第一夫人,龚美香却没有端云那样的背景,魏明既死,她才要做一个榜样才对。
只是此时的龚美香,脑袋里哪有魏明,丧父之痛,不止她没有,端云没有,即是那二夫人孟子晴的脸上,也是毫无悲伤,或许是这三位夫人如此冷漠的表现,这魏府上下,又有几人对魏明的死有半点伤感。
想到此,血天君忍不住埋下头,就这么隔着一层丝薄轻纱,吻上了龚美香的圣女峰,牙齿轻啮,舌尖尖微顶,嘴唇乍触又离,贪婪而不失温柔地享受这硕大酥软的女人圣器。
如此微妙至极的挑撩,让龚美香尝到了非一般的感觉,她何时享受过如此美妙的之乐,脑中尽是血天君的笑脸,和他身上散发出的淡淡男人味道。
对,她不要做一个没有快乐的女人,她不要再被世俗的枷锁所困住,女人,一辈子不能只守着一个男人过,她从没想过这些,但是她也没有胆量想过,自己有一日,会和魏明以外的男人在翻云覆雨。
魏明死了,死的很突然,龚美香很突兀的感到,心底没有一丝痛楚过,反而知道是血天君杀了魏明,她竟有无限的悸动。
是他,是身上这个男人,解救了自己,让自己再次尝到了做女人的滋味。
感受着血天君的手在触动,龚美香身子向上仰起,任凭他的左手绕过自己的小蛮腰,分开了自己身上的轻纱罗衣低开衣领,直到那带着些微热的手掌,攀上并掌握了一边的圣女峰,龚美香激动无比的哼吟了一声。
她的心情波澜起伏时,血天君亦是同样的刺激,想到自己占有了魏明的大老婆和三老婆,他就无比的悸动。
手掌体会着龚美香那光滑如缎,温润如玉,更是弹力十足的圣女峰,他的右手也没有闲着,撩起了龚美香轻纱罗衣的下摆,抚上了她光滑平坦的小腹,绕着娇嫩的肚脐画着圈,食指还不时逗弄着那浅浅的浑圆的脐窝。
被血天君如此挑撩,龚美香早就情YU中烧,有些忍不住了,但是这快意连连的感觉,却让她喜欢上了血天君的抚撩,原来之乐,并非只有进入才会有飞升天际的畅意感,这样的触摸,也会很舒服。
只觉手心中龚美香那小巧的粉尖变得立刻膨胀变硬,鲜红娇嫩得也同时在茁壮挺立起来,感觉到她扭动娇躯的身体变化,血天君更加兴奋起来,越发尽情地挑撩着着龚美香那不不能满足的春情。
“夫君……”
龚美香轻吟着,她仿若做了一场美梦一样,但是这场梦却是那么长。
眼看着身下美人的上半身都袒露在外,看着那脂白如遇的圣女峰,血天君一张大嘴亲吻了上去,更是用舌在那粉尖上挑撩不已。
而血天君得右手更是进一步扩大战果,已经在龚美香不知不觉间悄悄滑入了她最神圣隐秘的粉缝处,欣喜地从手指间滑腻的触感得知,龚美香早已动情,粉缝已经有爱意流出,而且源源不断,甚至快要将身下和腿根完全湿透。
舌一路下滑,从那圆润高耸的圣女峰滑落,来到平坦的小腹上,之后旋转绕过浅浅的肚脐,最后终于停住在龚美香的粉缝处。
略微抬头的龚美香,看到血天君埋首在自己腿根处,更可感到他的呼吸,吹得自己的黑丝都摆动,想到他接下来有可能要做的,龚美香娇羞的呼喊道:“夫君,那里……那里不能用嘴的。”
“为何不能?因为不干净嘛,傻瓜,在为夫眼里,老婆的一切都是干净的。”血天君笑着说道。
话音刚落,他已低下头,张嘴吻住了龚美香下面的小嘴,并且用舌轻轻舔过那如丝的一片黑,时而用牙齿咬住她两边的哈贝,又不时用手指在她晶莹凸起的小可爱上捏来捏去。
如此致命的挑撩,使得龚美香吐出声声娇呤,越来越急促,也越来越大声。
而最让龚美香发疯似的狂叫,是血天君竟然将舌顶入了她的粉缝之内,灵巧的舌在她深处旋转,更刺激着她粉缝内再次宣泄出了一股爱意。
不堪血天君如此情挑,龚美香得一双腿弯曲蜷缩了起来,小蛮腰腰急挺,身子微拱,绝美的容颜更是无意识地左右摆动,显得十分意乱情迷。
听着龚美香那荡人心魂的娇声,和她身体的反应,血天君再忍不住了,如果这样下去,龚美香倒是爽到了极点,而他却被憋的一身难受。
有些粗鲁的将她身上的衣裙扯了下来,耳听得从龚美香口中吐出的迷人之音,那滋味让血天君顿感蚀骨的快意。
血天君双手用力地在龚美香柔如丝缎、嫩如玉脂的上揉搓着,嘴巴则不停地着她那高耸、触之弹手的晶莹圣女峰。
同时伸出灵巧的舌舔撩着圣女峰之上那娇嫩的殷红两点,不时还用牙齿轻轻的啮咬一下,令早已意乱情迷的龚美香,赤着得娇躯顿时陷入了阵阵的颤抖和中。
“夫君,人家受不了了……”
听着龚美香的呼唤,血天君按耐不住的挺着凶器,双手握住了龚美香的腰肢,看着她自动的将腿根打开,并用一只手撑开了那粉缝。
血天君异常激动,身子向下一压,只听扑哧一声,凶器应声而入。
只听“啊”的一声,龚美香满足的低吟了一声,与之和血天君的第一次相比,虽然这次有足够多的前戏,可是那巨大骇人的凶器,所给她带来的还是痛楚在前。
不得不说,血天君最让龚美香着迷的地方,就是他的本事,一炷香都不带松懈的,这样的男人,上哪找去。
不管血天君冲击的快慢,龚美香都已经压制不住的狂吼狂叫,就算此时端云回来看到这个场面,她也绝不会害怕,因为这个男人带给了自己无穷的美妙快意。
如此上下大起大落的姿势没多久,血天君突然俯身抱起已经羞红双颊、闭着美眸一脸享受的龚美香,将她洁白润滑的腿缓缓分开,让她跨坐在了自己的上。
一直没有分开,如此变换姿势的奇妙,更是让龚美香享受不已,怪不得这个男人有着让女人无法自拔的魅力,这当然不仅仅是他的外表,他的武功,还有他在征服女人的时候,说表现出来的强大持久力和粗鲁霸道。
与血天君结合在一起的龚美香,双手扶着血天君的肩头,双腿蹲在床榻上,不停的大起大落的起伏,紧窄的粉缝套动着那枪头,不时还转动几下,用深入来研磨,增加两人之间的乐趣。
阵阵快意袭遍着两个人的全身,龚美香毫不顾忌地大喊大叫,血天君毫无怜香惜玉的不断上挺,两人默契的配合,宛如已有十年同房的夫妻一样。
过了许久之后,龚美香上半身伏趴在床榻上,气喘吁吁的回头看着跪在自己身后的血天君,感受着他那一股股喷发出来的滚烫爱意,全部洒进了自己的体内。
好一会,那滚烫停止,龚美香才娇喘道:“我的天,夫君,你差点要了我的命,要是你每次都这样,人家一个人怎么能应付的了你啊。”
龚美香已有三次一泻如虹,血天君满意的退了出来,拍了拍她的翘股笑道:“所以我不会只找你一个女人啊。”
“那你还想找几个啊?”看着血天君躺在了自己的身边,龚美香半个身子压了上去,一脸红晕的娇美笑道。
血天君摇了摇头说道:“没算过,但是比起这后宫佳丽三千,我的后宫可不止这些。”
听到他的话,龚美香挑眉道:“夫君,你这样好嘛,你能应付的来吗?”
“难道老婆你还不知道我的厉害,若是我想,若是你能受得了,别说一天一夜,就是一年不眠不休与你每日都来个两三次,为夫也累不趴下。”血天君毫不谦虚的说。
其实他也没必要谦虚,现下极乐界你的女人,为数早就超过八千,要是血天君想一起满足她们,最多也就花个几天而已,只不过这些还没进入极乐界的女人,是不能长久如此的,必须日后进了极乐界方可能做。